高学历女性爱上暴力男 愿打愿挨就是真爱?

更新:
2017年12月13日 20:07
abuse
(谢静怡制图)

我们生命中的恶魔,并不会披着红色长披肩,头上长着尖角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会以我们最想看到、最喜欢的样子出现,让你措手不及。

“天哪,他都将你打成重伤毁容,还不快离开他!你们又还没结婚。”

“唉~~我太爱他了,根本离不开他。他本质并不坏,我们结婚后他一定会慢慢变好的。”

《海峡时报》上星期天(10号)刊登了一则名为“聪明、单身的女性与打她们的男友”的评论文章,娓娓道出遭暴力男友施暴的单身女子的故事,并带出一个发人深省的议题:在一段充满暴力的感情中,受害的女性并非都是弱势群体。她们当中有不少是财貌双全的白领、骨干、精英女性。

她们单身、受过高深教育、独立自主,内心渴望拥有一段美好的感情归宿。一旦爱上了,即便不幸爱上暴力男,也愿打愿挨,被暴打至遍体鳞伤依然不离不弃。

她们的男朋友个个都受过高深教育,仪表堂堂,拥有令人羡慕的职业与社会地位,但都是不折不扣的“连环暴力男”。

20171213-bash and flowers.jpg
(联合晚报)

新加坡法律无法妥善保护单身女性

新加坡法律里的“人身保护令”(Personal Protection Order, 简称PPO)目前只能保护那些结了婚的女性,无法保护那些遇上渣男的未婚女性,除非她们已经被打至重伤,才能报警处理。

这篇文章见报后,在网上掀起一番讨论。许多女性都在《海峡时报》面簿上留言谴责这种毫无人性的暴力行为。

其中一名女网民看了实在忍不住,对《海峡时报》提出了以下建议:“请你们修改文章标题……这些都不是‘聪明’的女人……一个聪明的女子在第一次遭受暴力后就会立即转身离去,而且永远不会再回头!”

许多男网民也留言呼吁这些遭受暴力的女性赶紧逃离,或者寻求帮助。他们也从男生的角度指出,企图通过婚姻来改变暴力男的想法本身就是一种妄想,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一个向女性挥拳的男子根本不配称为男人。无论你是女人或者男人,如果你正在面对感情暴力或身体暴力,请立即离去。如果觉得很困难没法离开,请寻求帮助。:(”

另一名男网民说:“请不要妄想你自己能够通过婚姻来改变一个暴力的伴侣!婚后情况只会变本加厉!!一段感情里,只要有一方有暴力倾向,这段感情就是错误的。赶紧放下竭尽所能离开,要快要快!!”

《海峡时报》的这篇评论文章主要是介绍了本地PAVE防止家庭暴力中心近日所主办的第一场未婚女性暴力受害者分享辅导会的情况。本地遭“约会暴力”的未婚女性每年都在增加,该中心的数据显示,2015年挺身求助的只有41人,属于冰山的一角。

PAVE防止家庭暴力中心创办人苏达·奈尔博士(Dr Sudha Nair)在文中受访时说,主办集体辅导会主要是因为以往前去寻求帮助的未婚女性每次最多只有一两人,可以一对一辅导。这次却来了8名介于20岁至30多岁的女子,7人未婚,第8人嫁给了暴打她的男友。于是她决定改用定期集体辅导形式,这样更有效率。

被施暴的都不是“弱女子”

这8人并非“弱女子”,而是拥有“女强人”的风范,表述能力强,外表自信满满,超过半数拥有大学文凭,其中一人是医生、另一人是律师。

这不仅让红蚂蚁想到上个月在高庭下判的震惊全新加坡的“恐怖夫妻施虐案”中的受害者余玉莲(26岁)。余玉莲智商较低、经济不独立,在面对房东夫妇长达8个月的施暴时,完全不懂得反抗与求救,最后被暴打虐待致死。

连上厕所都必须得到男友同意

实在难以想象,上述高学历的新时代独立女性竟也会像余玉莲那样逆来顺受,允许男友长期欺负暴打她们。实际上,她们全都这么做了。与男友同居时,一个个身心饱受虐待,有的忍受了4个月、有的忍受了三年都还没离开,只因为放不下感情。

除了肢体上的伤害,她们的男友也不断用言语辱骂她们,并千方百计剥夺她们的人身自由、管制并操控她们的生活。无论是选择穿什么衣服、接见哪些人、通话内容、在面簿上交朋友等都必须先经过男友同意。其中一名女子甚至连什么时候上厕所都必须经过男友同意。

8名女子的伴侣,有两名是医生、两名商人、一名健身教练,其余的则是服役军人。

坚信要得到爱情必须做出牺牲

她们所分享的暴力细节极其恐怖,但更吓人的是她们的男友为了控制她们可以多么不择手段。这些女性竟然一致坚信,要得到爱情就必须做出牺牲,于是心甘情愿忍受反复的伤害。

我们或许会感到不解,单身女性既没有婚姻束缚,比起已婚妇女不是更容易就走出这座名为爱的牢笼、离开伤害她们的伴侣吗?奈尔博士却告诉我们,是不切实际的乐观想法将这些女性困得死死的。

奈尔博士说:“几乎所有人都告诉我,她们真的很爱自己的男友,希望有一天能嫁给对方,她们坚信自己的爱能够改变这些男人。有一名女子说,‘如果我爱他爱得够多够用力,就能用爱融化掉他的暴力’。”

过去20年来,PAVE防止家庭暴力中心的义工们,听到的都是千篇一律的自我安慰与借口。

无数女受害者依然前赴后继选择嫁给对她们施暴的男朋友,然后希望爱情、婚姻和孩子能够改变这些男人。结果,婚后还是年复一年持续忍受暴力。

暴力倾向有迹可循

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伴侣是有迹可循的。

  • 对方通常自尊心较低。
  • 他/她很容易嫉妒吃醋,对你有很强的占有欲。
  • 他/她经常会控制你的行动或举动。例如他/她会限制你可以和哪些人见面,或者控制你能穿哪件衣服。
  • 他/她有过不止一段暴力感情,或者父母与家庭成员曾经对他/她施暴。
  • 对方经常情绪不稳、大喜大悲或者脾气火爆。
  • 他/她会不断孤立你,不让你与家人、朋友、同事见面。
  • 他/她会用情感和言语来造成伤害。
  • 他/她否认自己打人或曾对你施暴。
  • 他/她经常会怪罪于你或者他人,但从来都不是他/她的错。
  • 他/她经常会威胁要自杀。

个案一:杰出校友变暴力男友

Melinda是一名30多岁的专业人士,她在一年半前与杰出校友Jon重聚,擦出火花,两人很快就陷入热恋并同居了5个月。

其实Jon的暴力倾向很早就有迹可循。他可以为了很小的事情突然暴怒、在开车时因为其他车子挡路而大发雷霆,甚至在与他人讲电话时,会突然大声尖叫辱骂对方。

Jon第一次对Melinda动粗时,先抓住她手臂然后暴打她的肚子。为了阻止Jon的袭击,Melinda的其中一只手臂全被淤青覆盖。“太可怕了,从来没有人对我做出这种事。”

20171213-what-is-violence.jpg
(互联网)

但是她没有因此而离开Jon。她说:“隔天他看着我的淤青,一脸忧伤地对我说‘我不敢相信我做了这种事’。然后他哭了,不断向我道歉并承诺要做出改变’。”

可是这种改变并没有出现。

Jon后来脚踏几条船,经常与不同女人上床还不断殴打Melinda,直到这段感情彻底破裂,Melinda还认为问题出在当初她心太软,太快原谅他。“没有人是一星期全天24小时都坏透的。我可以不断回味与他在一起的美好时光,这样就足以让我撑下去了。”

个案二:他只是无法控制脾气

20岁的Dhershini是8名女性中最年轻的,目前还在上学,但已经为男友Jason生下一名11个月大的儿子。Jason刚服完兵役。

Dhershini告诉大家:“Jason是一个非常好的男人,他很照顾其他人和动物。”不过她也指出,Jason有酗酒的问题,容易暴怒,不尊重所有人,包括他自己的母亲,而且常与陌生人吵架,甚至还曾因醉酒滋事而被捕。

Jason在与Dhershini交往的两年中经常掌掴她、殴打她和大力推她,在公共场所和Dhershini的朋友面前也依然我行我素对她施暴,就连她怀孕5个月时还打她。有两次,Dhershini被Jason打到不省人事。

20171213-home-signs-abusive.jpg
(互联网)

被问及为何不选择离开时,她笑说:“他这人啊,真的很会道歉。”

他们原本计划在今年11月30日结婚,但是辅导会的其他女士都劝Dhershini再三考虑。Dhershini最终取消了婚礼,但她还未死心,依然想成为Jason的妻子。“我一直都希望他能改变,好起来并学习控制怒气。如果他不改变,我真的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局面。”

个案三:标准医生情人原来是披着狼皮的暴力男

25岁的Rachel与33岁的医生男友通过网上交友App结识后一见钟情,很快就成为一对情侣,爱得如痴如醉。

谈恋爱两个星期后,噩梦开始了。医生男友第一次对她拳打脚踢。接着就将她的裤子撕裂,强迫她上床,最终导致她全身上下多处流血并淤青。

1501173862407.jpg
Rachel第一次被打。(Rachel博客)

Rachel回忆说:“我当时吓坏了,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创伤,但是我怪罪于酒精。他当时喝醉了控制不了自己,这不是他的错。事后,他充满了歉意和懊悔。他还送花给我,并告诉我不会再发生了。”

“我当时应该意料到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他在看到一个女人哭红了双眼、拼命高声尖叫求饶让他停下时,竟越变越兴奋,在身下驰骋。当时我脸上的妆都花了,满脸都是鼻涕眼泪和口水,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但是他非但没有停下动作,反而一脸的踌躇满志,得到莫大的满足。似乎在享受着对我的控制。”

Rachel有一天与男友对峙时说:“你很清楚你当时强奸了我,对吧?”对方一脸的无所谓,反而讥笑她小题大做答说:“你自己也乐在其中,很喜欢整个过程,别假装你不觉得享受。”

因为默许 反而变本加厉

有一天,医生男友性欲高涨又想要做爱,但被Rachel拒绝后突然大发雷霆,用前所未见的力度袭击她,先暴打她的脸,猛力将她的头撞到墙上,再抓起头发不让她逃脱,接着掐住她的颈项使她窒息,整个过程中都辱骂着污言秽语。

Rachel说,“我当时根本无法呼吸也逃脱不了,我以为我会死在我最爱的男人手里”。

这次袭击将她的鼻梁和左手臂生生打断;脸颊骨和眼窝多处骨折,脑部出血、眼睛连续几个星期浮肿充血。医生后来在她的脸颊骨和手臂都植入金属骨架来修复骨折。

她记着,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时,仍一直重复说着自己有多爱医生男友。直到一名好友过来探望她时诱导她说出感情中的大小事,她才第一次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遭受了约会暴力(dating violence),于是决定报警。

她也将被暴打三个星期后的照片放上网让别的女性借鉴。红蚂蚁看了这些照片,照片里的人简直不成人形,实在难以想象她在遭受暴打后的隔天是什么样子。由于照片过于血腥,恕不在这里刊登。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点击Rachel的博客链接阅读。

Rachel最近在博客中写道:“他极度自我,要他承认事实及犯下的错误太难了。他会急于辩护,说自己是受害者。他会排斥我、怪罪他母亲,将犯下的错归咎于儿时的创伤、归咎于命运甚至是基因。酒精是他最常用的借口。他不断哭诉社会多么不公平,尤其是对男人而言。当我指出我们身处于男权社会,在政治领袖圈、在工作上、在职场上男人的权力还是大于女人,而且每年都有成千上万名女人被男人杀害时,他就会说我是憎恨男人的女权纳粹主义分子,为什么不干脆变成女同志?”

或许你会问,被打到这么惨,Rachel为什么还不逃跑?其实她曾企图逃走,但医生男友却一早就躲在她家楼下等她,将她拖回家再度施暴,然后再开车带她去买化妆品,似乎只要化了妆就能掩饰一切的伤害。

求助联系方式

  • 防止家庭暴力中心(PAVE),电话: 65550390
  • 传希家庭和睦中心(TRANS SAFE),电话:64499088
  • 关怀家暴援助中心(PROJECT START),电话:64761482

从小遭受暴力创伤 长大后不一定会成为施暴者

其实,很多在破裂家庭长大的孩子不见得就会变成施暴者。他们很多因为经历过痛苦,非常清楚当中的伤害,反而会更加小心翼翼不去伤害他人。

诚如Rachel在博客中所总结的:“我们生命中的恶魔,并不会披着红色长披肩,头上长着尖角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会以我们最想看到、最喜欢的样子出现,让你措手不及。”

(除Rachel之外,文中其他受害者及她们男友的名字,均为化名。)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