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洲妈祖是“奉旨”下南洋重走海丝路?

更新:
2017年08月08日 23:11

妈祖文化被写入十三五规划纲要当中,中国各个层面自然要大开绿灯,全面配合妈祖正殿金身下南洋巡游。

中国福建省莆田市的湄洲妈祖坐镇祖庙整千年以来几乎“足不出户”,今年7月初却举行了隆重的起驾仪式,第一次乘坐厦门航空商务舱到东南亚巡安。

有人说这是“家长千里迢迢过来看望她的孩子们”。也有民俗专家认为,一尊本该永远坐镇庙内的正殿神尊,外出巡游本身就是一种带有浓烈政治色彩的语言。亦有种种蛛丝马迹显示,妈祖其实是“奉旨”下南洋。

所谓“奉旨”,指的是奉2016年3月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简称“十三五”)里所列出的工作方针。

Mazu135.png

妈祖下南洋处处大开绿灯

高1.8米的湄洲妈祖正殿金身此次下南洋的行程一共8天7夜,先后到访马来西亚吉隆坡、马六甲及新加坡三地。终点站是新加坡的福建会馆天福宫,驻跸一晚后,于7月7日启程回銮到湄洲祖庙安座。

莆田市这次安排湄洲妈祖在诞辰1057年后到东南亚出任”巡回大使“,首要任务就是打响妈祖文化这一国际品牌,并通过‘妈祖下南洋·重走海丝路’的民间活动,让拥有“大爱”形象的妈祖,将中国大陆、台湾、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地的“华族心“紧密联系在一起。毕竟在历史上,妈祖信仰一直被视为维系华族同胞的重要精神纽带,能够产生强大的民族凝聚力。

妈祖文化被写入十三五规划纲要当中,中国各个层面自然要大开绿灯,全面配合妈祖正殿金身下南洋巡游的所有环节。

于是,我们看到妈祖不但拥有了中国身份证,厦门航空还特地为她发出商务舱登机牌,上面写着妈祖的本名:林默。

20170804-Mazu ID Card.png
妈祖“林默”的虚拟中国身份证,诞辰是北宋建隆元年960年3月23日。(图像取自莆田小鱼网)

 

20170804-Mazu Boarding Pass.jpg
妈祖正殿金身的登机牌,座位号是商务舱第一排的11J。
20170804-Mazu Business Class.jpg
机上多数乘客都是随行工作人员。
20170804-Mazu protection against turbulence.jpg
为避免飞行时出现气流颠簸,工作人员必须用特制的绳具套紧妈祖正殿金身的“脚部”及椅子。

此外,妈祖的左右护法千里眼和顺风耳,也同样享有乘坐商务舱的特殊待遇。妈祖这次真的是名副其实乘坐商务舱到东南亚“出差”。

20170804-Mazu 3 boarding pass.jpg
妈祖的两位“护法”也拥有各自的登机牌,分别写着“SHUNFENGER” (顺风耳),和 “QIANLIYAN” (千里眼),被安排在妈祖身后的那排座位。
20170804-Qian Li Yan and Shu Feng Er.jpg
妈祖正殿金身的左右护法:千里眼(左)与顺风耳(右)。千里眼青面绿衣,右手执斧,头上有两只角,左手横在前额眺望远方。顺风耳赤面红衣,左手持戟,头上只长一只角,右手指着耳朵。

仪式庄重气派非凡

此次巡游,湄洲妈祖祖庙共派出130多名工作人员随行照料。每到一处,都有成千上百名信众簇拥迎接、还有张灯结彩的花车与无数五颜六色的舞龙舞狮帮忙开路,场面庄严壮观,比任何一位名人或明星出行都更为气派。

中港台与新马各大媒体都大篇幅报道了妈祖正殿金身的巡游活动。新闻焦点几乎毫无悬念都放在身为“航海守护神”的妈祖此次重走海丝路,竟没有选择坐船而是搭乘飞机坐商务舱,拥有自己的专用登机牌与“御用保镖”。

在乘飞机前来南洋之前,妈祖正殿金身先在湄洲妈祖祖庙的寝殿里举行了隆重繁琐的起驾仪式,包括信众上香、行三拜礼、宣读起驾祈告文、行三献之礼、行三跪九叩礼等。

20170804-Mazu leaving Meizhou.jpg
高1.8米的湄洲妈祖正殿金身在登机前于湄洲举行了隆重的起驾仪式。

湄洲开基妈祖

福建湄洲妈祖祖庙(朝天阁)是世界上最早的妈祖庙。据史料记载,开基妈祖(真发软身黑面,代表妈祖拯救黎民百姓时受苦受难的相貌)一共有六尊,体型都比较娇小。

第一尊开基妈祖(大妈)原本供奉在湄洲祖庙,不过已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毁。第二尊开基妈祖(二妈)在明末清初被福建水师提督施琅将军请到台湾的鹿港天后宫。第三尊(三妈)则被供奉在台湾新竹长和宫。鹿港妈祖是目前世界上仅存的湄洲开基妈祖。

20170804-Mazu founding statues.jpg

此次下南洋巡游的是湄洲妈祖祖庙的正殿金身,是妈祖得道之后的神仙相貌,又称镇殿妈祖,尺寸接近真人身高,常年镇守于庙中,不能随意请出正殿,只有在极为特殊的情况下,才有例外,可谓千载难逢。

绕境巡安

绕境巡安是湄洲妈祖此次到访东南亚的重头戏。

湄洲妈祖的正殿金身在抵达新加坡后,就乘花车巡游新加坡九个供奉妈祖神像的宫庙(正华村金福宫、木山圣母宫、半港天后宫、云峰天后庙、金榜山亭天后宫、兴安天后宫、文山联谊社、粤海清庙和福建会馆天福宫),巡游路程约100公里。

20170804-Mazu and float.jpg

午夜过后,全岛38家宫庙的妈祖神像也齐聚福建会馆天福宫,共同接受湄洲妈祖巡安,场面十分壮观。

20170804-Mazu at Thian Hock Keng-4.jpg

比较有意思的是,参与祭典的舞龙舞狮成员竟有不少本地其他族群的年轻人,体现出南洋一带独有的文化氛围。

20170804-Mazu multiracial.jpg

巡游花车上坐着的虽然是湄洲妈祖,扩音器里大声播放着的却是台湾街头年轻盲人歌手徐承邦演唱的台语歌曲《妈祖的囝仔》(妈祖的孩子)。

《妈祖的囝仔》歌词讲述一群没有妈妈的孩子,从小就必须活得比别人更坚强勇敢。他们将自己对母亲的思念全部寄托在妈祖身上,所以身边的人都称呼他们为“妈祖的囝仔”。许多新加坡信徒在现场上香后都纷纷掏出手机将这首动听的歌曲录下,待花车走远后再慢慢播放来听,一脸的陶醉。

主办这类大型活动,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必须经过深思熟虑确保万无一失。至于《妈祖的囝仔》为何会被选为绕境巡安的“主题曲”,是纯属巧合,还是这又是另有所指,想传达某些信息呢?

新加坡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这次也受邀以主祭人身份,参与了祭祀礼仪,还在妈祖面前行“三叩九跪”之礼。这是古代祭天的最高规格礼仪。根据清祀典,只有对“宣圣孔子、圣武关帝、女圣妈祖”才能行此大礼。

20170804-Mazu and Khaw Boon Wan.jpg

天福宫的妈祖也来自湄洲

天福宫的妈祖神像是在1840年从福建湄州运到新加坡安座。目前正殿摆放的是粉面妈祖,代表妈祖成仙之前的凡人相貌。

20170804-Mazu at Thian Hock Keng-3.jpg

1840年的那尊妈祖与湄洲开基妈祖的形象一致,是黑面妈祖,身形娇小,只有在每年农历3月23日庆祝妈祖诞时才会被请出来,坐上轿子参加迎神赛会,前往滨海南码头坐游轮绕行新加坡南部海岸一周后才算完成出巡。

20年前曾到台湾巡安

湄洲妈祖正殿金身这次虽然是第一次下南洋,却并非首次到海外绕境巡安。

早在1997年1月农历新年之前,湄洲妈祖也曾经乘搭飞机到台湾巡游了100日,当时在台掀起了一股不小的“妈祖热”,轰动一时。当年妈祖乘坐的是长荣航空的专机,第一站是台南。至于当年湄洲妈祖所乘坐的是否也是商务舱,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没有登机牌的照片,新闻报道中也没有提到这点。

20170804-Mazu in Taiwan 1997-2.jpg 20170804-Mazu in Taiwan 1997-1.jpg

1997年也是香港回归中国大陆的同一年。中国的妈祖特地选择在如此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赴台,当年台湾政党都纷纷表示害怕中国大陆会借此活动对台进行“统战”,而且这种担忧当时也透过各大传媒广为宣传。

中国大陆的说法则是,湄洲妈祖出游是为了证明各地同胞骨肉相连、一脉相承、人同祖,神同缘,亲情非同一般。

20年后,在香港庆祝回归中国20周年的7月,湄洲妈祖又再次离开祖庙南下发挥其凝聚民众的作用。看来,这就是一张旨在凝聚中国大陆以外的民族情感、发挥中国文化影响力的“大统一”情感牌。

毕竟,湄洲妈祖信仰在200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后,目前全球40个国家和地区有1万余座妈祖庙,信众约3亿人。能够将3亿人凝聚统一起来,也算是功德无量,而且是一股不容忽视的软实力。

莆田市委副书记程强早前接受媒体访问时曾指出,“妈祖下南洋•重走海丝路”只是一个开篇。湄洲妈祖祖庙非常欢迎“天下妈祖回娘家”,借此推动中马、中新之间的经贸、文化、海洋交流合作。

这,应该才是妈祖文化的积极作用和真正的影响力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