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捷运地铁亏钱,车资肯定要涨,红蚂蚁只想呵呵两声

更新:
2019年08月17日 12:23
滨海市区地铁线经营四年亏了1亿6400万。
滨海市区地铁线经营四年亏了1亿6400万,地铁肯定要涨价了,大家准备省钱大作战吧!(新明日报)

大家准备省钱大作战。

上周有一则消息大家都没在关心,主流媒体也没怎么报道,但红蚂蚁认为应该咬一咬。

那就是本地交通业者新捷运(SBS Transit,简称SBST)上周四发布成绩单。2019年第二季业绩集团整体赚钱,巴士服务也赚钱,就是铁路(地铁和轻轨)惨亏。

同样亏钱,SMRT大剌剌SBST羞答答 

新捷运地铁的故事脉络和SMRT很相似。但最大不同点是,SMRT好像怕别人不知道它亏钱,大剌剌宣布截至今年3月底已蒙受1亿5500万元亏损

20190816 SMRT ST.jpg
SMRT截至今年3月底的2019财年蒙受1亿5500万元的巨额亏损。(海峡时报)
20190816 SBST mrt internet.jpg
新捷运在业绩报告中表示,旗下铁路运营入不敷出。(互联网)

新捷运则羞答答地在官网发布的业绩报告中暗示性地说:

“整体铁路收入不足以承担铁路运营费和维修费。”

这句话什么意思呢?入不敷出,就是亏钱啦。单凭这一句,红蚂蚁敢和大家打赌一杯kopi C,新捷运的地铁车资和SMRT的命运一模一样——涨价!

红蚂蚁是怎么卜卦的晚点再透露,先看看新捷运的地铁业务亏得多惨。(看数据会看到睡着的蚁粉,建议直接跳过下面这个小标题)

SBST三条铁路线都亏, DTL连续四年亏1亿6400万  

新捷运负责经营的三条铁路是东北线(Northeast Line, 简称NEL)、滨海市区线(Downtown Line,简称DTL)、盛港-榜鹅轻轨系统(Sengkang-Punggol LRT,简称SPLRT)。

据了解,三条铁路没有一条赚钱,全亏。

20190816 downtown line.jpg
惹兰勿刹(Jalan Besar)是新捷运经营的滨海市区线沿线地铁站之一。(联合早报)

亏多少呢?新捷运集团业绩报告没有详细说明,红蚂蚁爬了爬ACRA,找到了滨海市区地铁线的亏损惨况。

滨海市区线亏损一览表:

2015年:亏3600万
2016年:亏3300万
2017年:亏5000万
2018年:亏4500万

四年:亏1亿6400万

如果把2015年的数据也算在内,滨海市区线过去四年惨亏1亿6400万

根据2018年业绩报告,滨海市区线的年收入和运营成本如下:

年收入(交通服务及商业收入)

:约1亿2771万

年运营成本

员工开支:8850万
修理与维修:874.8万
能源成本:3329万
场地成本:2020.4万
折旧: 302.6万
其他营运开支: 1887.1万

总营运开支:约1亿7264万

在刚发布的第二季新捷运业绩报告中提到这么一句:

“在2018年,滨海市区线把62%的车资收入都用在维修相关的开支上。” 

不知道新捷运如何定义“维修相关的开支”,但从它的运营成本明细不难看出,大笔钱花在员工、能源成本和场地成本及其他营运开支上。

我们无法掌握东北线和盛港-榜鹅轻轨系统的数据,但交通部7月13日在《海峡时报》交流版曾搬出这个数据:滨海市区线过去三年亏1亿2500万元,导致新捷运整体铁路服务亏数千万元。

20190816 no money.jpg

新捷运赚钱,但铁路还是赔钱货

亏亏亏。头脑转得快的蚁粉这时肯定要反问,红蚂蚁一直说新捷运铁路亏钱,但报纸却经常说,新捷运这一季那一季又赚了多少多少钱,到底是谁在报“假新闻”啊?

都不假。今年第二季新捷运的利润确实猛增了52.9%。  

营收:

约3.45亿 (+19.8%)

净利:

1940万 (+52.9%)

每股股息建议:

5.8分 (+58.9%) 

报纸没有报错,新捷运整体是赚钱的,巴士服务、商业广告和店面租金都赚。但无奈铁路就是个赔钱货,而且相信会持续好几年。

20190816 sbsbus vs sbst-01.jpg
新捷运整体业务包括巴士服务、商业广告和店面租金等等都赚钱,但旗下铁路业务全亏钱。(叶安琪制图)

新捷运就放话说:

“过去几年,铁路运营和维修成本已经超出营收增长。特别是,东北线和盛港-榜鹅轻轨系统都进入中期循环阶段,需要投入更多的维修费,而滨海市区线大部分系统的保修期也过了。”

新捷运还说:“我们也需要投放更多资金去维护铁路的功能,以便可持续地维持铁路系统的可靠度。”

说到可靠度,新捷运可以“好练”了,今年上半年最可靠的地铁线就是旗下东北线,平均行驶413万7000公里才会发生一起超过五分钟的延误

想象你是咖啡店店主,那煮炒摊一直亏钱…… 

维持可靠度要钱,维修也要钱,车资抵不过就亏钱。

新捷运是一家上市公司,如果你是公司总裁,虽然整体业务赚钱,但你能放任旗下铁路运营一直亏钱吗?

20190816 think .gif

20190816 coffee shop.jpg
老板陷入沉思:就是有一摊一直不赚钱……(示意图取自互联网)

想象咖啡店里有四个摊位:鸡饭、煮炒、鱼圆面和饮料摊。那个煮炒摊花很多钱去请头手帮手,修补煤炉大锅铲子和水喉等等,一天生意再好也入不敷出,其他三个摊位就赚得满堂红。老板该怎么办?

  • 继续让煮炒摊亏下去,靠其他摊位的收入去维持咖啡店的生意?(长期店主可能吃不消)
  • 让煮炒摊偷工减料,虾少放几只,菜少炒几条?  (最终吃亏的是顾客)
  • 让煮炒摊涨价,以抵消人手和修补工具的大洞?(可能会吓走顾客)

从做生意的角度看,涨价虽然不是最好的方式(可能会吓走顾客),却是老板最可能选择的方法。如果咖啡店是一家上市公司,老板必须向股东交代业务情况,那想都不用想,涨价是涨定了。

这个故事有三个利益相关者,咖啡店老板(新捷运)、咖啡店股东(新捷运股东)、顾客(乘客)。屁股决定脑袋,你是哪一方就决定你怎么看问题。

1)咖啡店老板(新捷运):一个摊都不能亏

生意之道:任何一个“摊位”都不能长期亏损,作为一个上市公司,它必须向所有股东和全体员工有所交代。

2)股东:每个摊都要赚钱

持股之道:股息红利必须最大化,每个“摊位”都必须收益最大化。

3)食客(乘客):省钱大过天

吃饭(搭车)之道:餐价(车资)越便宜越好,管你老板是一个“摊位”还是全部“摊位”亏钱,我付越少钱越好。

三角关系,你是哪一角?一个人可能同时是乘客也是股东,那肯定内心交战了。

脱售或国有化,行吗? 

如果新捷运不想上调地铁车资,也不想地铁业务长期亏损,那有两个更极端的做法:脱售或国有化。

卖掉?地铁是重要的公共交通服务,不是想不玩就能不玩的,而且经营执照都还没有到期。

国有化?看看淡马锡在收购SMRT时,如何费劲解释那绝对不是“国有”化行为,就知道不会了。

如果不能涨车资,又不能脱售、不能国有化,那一直亏钱怎么办?伸手跟政府要津贴咯。

政府表明不愿长期津贴, 大家准备多付车钱吧

20190816 KBW.jpg
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国会视频截图)

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7月初就在国会说:

“未来五年,政府预计会在营运津贴方面花费45亿元,几乎每年10亿元。这将是政府在投入250亿元建造和装备新地铁线后,需拨出的额外开支。”

有政府津贴,业者没亏,股东没亏,搭地铁的小市民也不多花钱,很好啊。但问题来了,津贴的钱从哪里找?

就是纳税人的钱,也就是你我的钱,还不是我们还钱?

政府也很会打算盘,许部长就说了,政府给的营运津贴目前超过30%,根据地铁融资新框架,目标其实该是“零营运津贴”

20190816 zero.jpg

零啊,看清楚,是零。

说到底,就是要我们纳税人、乘客和交通业者去分摊。

还记得红蚂蚁跟你说的咖啡店故事吧?既然新捷运(咖啡店)不能让旗下地铁业务(煮炒摊)持续亏损,新捷运不能想卖掉地铁业务就卖掉、政府也不愿接手,那只能涨车资。

涨幅多少,10月份会有定数。政府一般在车资上调时,会通过公交基金发放交通补助劵,到时可以去民众联络所或民众俱乐部问问。

20190816 coupon.jpg
钱不够用?有lobang。可以去去民众联络所或民众俱乐部问问你能不能申请交通券。(联合早报)

天地良心,政府要公平 

红蚂蚁建议,大家不要再“靠北”了。许部长不要再“靠北”地铁亏钱(涨价就是),交通公司的股东也不要“靠北”股息不好(涨价就是),乘客也不要“靠北”车资太贵(一起分摊就是)。

但天地良心做人要公平,做政府也要公平。当有那么一天(不知道猴年马月),地铁维修费和人工成本稳定下来,乘客量逐步提升,地铁不再亏钱时,我们的公共交通理事会一定要做做好事,来个车资大减价才行,这样大家条气也比较顺嘛,呵呵。

20190816 i also no money .gif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