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我国公交车资12城市对比不算贵   网民神回:这是要涨价的节奏吗?

更新:
2018年10月24日 21:14
调查显示,在纽约、悉尼和香港等全球12个城市中,我国一般家庭每日的公共交通花费占可支配收入的4.8%,可负担性排第二。
调查显示,在纽约、悉尼和香港等全球12个城市中,我国一般家庭每日的公共交通花费占可支配收入的4.8%,可负担性排第二。(联合早报)

接下来是涨多少的问题了。

最近有关我国排名的新闻特别多,让人眼花缭乱,但这一则你不能跳过,因为它关系你每天的出行花费。

包括《联合早报》在内的本地主流媒体报道,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纽约、悉尼、香港、台北等全球12个城市中,我国公共交通车资的“可负担性”排第二。

全球12城市中    我国公共交通车资“可负担性”排第二

“可负担性”是从英文“Affordability”翻译过来的,听来相当拗口。简单的说,就是对比其他城市,新加坡一般家庭的公共交通开支负担不算很重,在12个城市中是第二个“负担得起”的城市。

这个排行榜是长这个样子:

transport graphic 1.jpg
(联合早报)

“最负担得起”的城市是旧金山,新加坡第二,第三是台北;排在最后是日本东京。换句话说,旧金山人的交通开支负担最轻,东京人负担最重。

红蚂蚁接下来会列出调查的计算方式和多组数据,如果闷到抽筋可以直接跳过。

怎么计算负担有多重?

听好了,城市交通开支负担多重,是根据一般家庭每日的公共交通花费,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大小得出结论。

我国家庭每日公交花费平均占可支配收入(disposable income)的4.8%。排第一的美国旧金山是4.1%,台北第三(5.9%),香港第四(6.1%)、北京第五(6.2%),榜末的东京是16.2%。

数字越小,意味着交通费负担越轻。报告也指出,虽然旧金山人的交通费是12个城市中负担最轻的,但实际上旧金山人的交通花费比新加坡人高28%,旧金山人是胜在可支配收入比新加坡人高48%。

言下之意,如果不是可支配收入低过旧金山,新加坡有可能再夺一个“最”——交通费最负担得起的城市。

调查对象是谁?

这个调查的对象是我国收入最低21至40百分位数的家庭,因为这个收入阶层是最可能依赖公共交通出行的。这个报告昨天出炉,由公共交通理事会(PTC)委任南洋理工大学商学院负责调查。

就新加坡而言,这份报告的结论和国际顾问公司麦肯锡(McKinsey & Company)今年6月完成的《全球24个城市交通系统的成功要素》报告相差不远。在那个报告中,新加坡更赞,公交可负担性指标在调查城市中排第一。

学生和年长者“赚到”,新加坡人提早“变老”

南大的这份调查有·一个和老蚁粉、小蚁粉相关的好消息:本地学生和年长者支付的优惠车资在12个调查城市中大致上算是最低的。

transport graphic 2.jpg
(联合早报)

以平均10公里车程计算,我国学生支付的平均地铁与巴士优惠车资是5角8分,在所有调查城市中属最低;我国年长者的平均优惠车资是8角7分,除了英国伦敦年长者是免付车资,这也是调查城市中最便宜的。

而且,我国与澳大利亚悉尼和伦敦都把年长者的年龄设为60岁,是调查城市中的最低年龄界限。好处是,更多人能“提早”变老,成为享受优惠车资的年长者。

还有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信息是,调查报告指出,我国公交乘客在地铁或巴士之间转车无需多付一次上车费(boarding charge)。这样的车资架构能让乘客根据生活习惯,更灵活地选择出行方式及路线,无需担心得支付额外的费用。

我国公交业者车资收入   12个城市中最低

红蚂蚁知道,调查报告的这种种发现,让各位太受宠若惊了。甚至不禁要问一声:真的吗?假不了,不是广告时间,请继续读下去。

还有一大发现:我国公交业者的车资收入是12个城市中最低的。以2016年的数据为准,我国乘客平均乘搭公交1公里,业者收1角1分,比收入排第二低的香港低27%。
  
调查显示,香港乘客平均乘搭公交1公里,公交业者收1角4分,伦敦的收费则是1角9分,比新加坡高出71%。报告指出,如果香港和伦敦都采用新加坡的车资,将分别亏损7.13亿元和21.6亿元。

transport graphic 3.jpg
(联合早报)

据《联合早报》报道,本地两家地铁业者近期都蒙受亏损,SMRT地铁在截至今年3月底的2018财政年里亏损8600万元,新捷运经营的滨海市区线在截至去年底的财年里亏了约4760万元。

舆论密集铺垫     网民神回:接下来要涨价了吗?

能坚持读到这里的蚁粉也太厉害了,你们心里肯定也有些想法。

公共交通理事会这个时候发布这样的报告,向大家灌输新加坡“公交车资不高、公交业者收入不高”的“两不高”信息,是想给大家洗脑吗?

网民的神回复是:接下来要涨价了啦!(不止一位)

网民的脑筋动得快,记忆力也超好。公交理事会上个月才宣布,今年的地铁和巴士车资最多可调高4.3%,或每趟车程的车资不超过1角钱。

最后会涨多少,年底前就会有答案。随着大选脚步不断逼近,公交车资涨多少已不只是一道“数学题”,更是一道“政治题”了。也难怪当局要“有组织、有想法、精心策划”舆论密集铺垫,让大家为车资调涨做好心里准备。这也将是地铁和巴士车资过去三年来首次上调。

什么都涨,车资不可能不涨

根据当局的说法,过去三年来,车资总共调低了8.3%,主要是因为能源价格持续呈双位数减幅。

但好景不长,去年能源价格比前一年回升了26.2%。再加上工资变动指数、核心通胀率指数、反映供需的公交网容量因素(Network Capacity Factor,新加入的因素)等等,这些都推高了交通业者今年可调整车资的幅度顶限。

如果听不懂上面那段讲什么没关系,反正意思就是:什么鬼都涨了,车资不可能不涨。

说句公道话,这年头,水价涨电价涨,到组屋楼下咖啡店点杯teh si都要$1.3,车资有可能不涨吗?只是涨多少的问题罢了。

khaw boon wan ST.jpg
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海峡时报)

早在今年3月,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就在国会说了:

“维持一个高质量的交通系统需要投入资源,便宜的车费会受欢迎,但却是不可持续的。”

若公交服务故障频频  车资调涨肯定引不满

车资调涨,人们肯定是不高兴的。哪怕是涨几分钱,对低收入家庭来说都是血汗钱。对那些平时就不满政府的“反党反政府”人士来说,不管涨价合不合理,反正先一口咬定政府是“吸血鬼”就对了。当然,SMRT和巴士公司自己要争气,如果故障频频或服务不到位还涨价,那就是自己讨骂了。

这既是鸡蛋跟鸡的问题,也是“可持续性”和“可负担性”拉扯的问题。

投入的钱少,维修和经营不到位,故障很可能就会增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我们是宁愿要公交业者服务差、故障频频、但不调车资,还是要一个服务好、故障少少、但车资调高的业者呢?而且,如果低车资让业者难以回收成本,并陷入更大的债务困境而难以为继时,政府就得拨出更多公交津贴,那笔钱又从哪里来呢?

还用问吗,当然就是红蚂蚁、红蟑螂、红苍蝇这等做牛做马的纳税人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