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如果也颁红星大奖,最佳男主角归王乙康

更新:
2019年03月08日 22:57
教育部长王乙康(左)和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
王乙康(左):“叫我'改革仔!'”李美花(右):”知道啦,你肯定不是‘死鬼仔’!” (国会视频截图/郭跃男制图)

中学分流制在他手上终结。

十几天的国会辩论今天终于结束,媒体天天报道,你记得多少?红蚂蚁只记得王乙康和教育部。

教育部长王乙康自诩为“改革者”,看来还真有点像。他掌管的教育部是这次国会辩论中,是唯一做出重大政策变革的部门。推行近40年的中学分流制度(streaming)在他手上终结,改由科目编班(banding)取代。

很棒。

20190308 streaming ST.jpg
2018年的“N”水准考生领取考试成绩。(海峡时报)

分流制早早把小孩打入十八层地狱深渊

遥想当年,红蚂蚁小学三年级就开始被分流了,懵懵懂懂的小孩,每三五年就被送进足以改变一个人一生命运的考场。虽然一路幸运过关,但回过头看,总觉得那样的制度严重摧残孩子的身心灵。

过关的人,无时无刻得为下一个考试而啃书,分到“普通源流”(“N”)的孩子身上几乎烙上了“失败”两字的印记。重大考试受挫,小孩早早被打到十八层地狱深渊的永无翻身之地,这种过早在小朋友产生“贴标签”负面效应的教育制度,早该废了。

叫我“改革仔”!这一届教育部长很行

听到王部长在国会上的宣布,红蚂蚁很是振奋,然后想起他去年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那番自我定位为“改革者”的谈话。

“我们每天早上起床上班,你会很高兴地去上班?还是拖着脚去上班?我是很高兴上班的,因为我觉得我正在改革……如果不是改革方面的工作,我可能没这么起劲。”

王乙康也说,每一个团队会有各式各样的人,有些人会努力去维持和保留机构的机制,“我也很敬佩他们的工作。但那不是我的专长。”

意思浅浅。“维持”和“保留”不是部长的那杯茶,改革才是。自去年4月全权掌管教育部以来,他已经推出至少两项影响深远的重大政策,除了废除中学分流制度,还有取消小一小二生的考试与计分测验。

20190308 Edgefield Secondary School ZB.jpg
育德中学率先从2019年起,将不同源流的中一新生编入同个级任班,让他们能更好地融合、交流,淡化标签效应。(联合早报)

当然,教育制度大刀阔斧改革,功劳肯定不完全是部长一个人的,教育部的公职人员和教学人员肯定要记上一功。更关键的是,时代洪流推着掌舵者必须果断地砍掉不合时宜的政策,你不改,整个形势也会逼着你改,越迟改就越被后人骂惨。

一个错误的教育制度足以影响几代人,改或不改,掌舵的部长都得承担责任。几年到几年是哪一位担任教育部长,后人随时都可以查到,然后把政策的失误算到某个部长头上。做多错多,少做少错,不做不错,守成者想的是自保,改革者想的是大局。改革者敢于改变的勇气,绝对比懦弱保守的守成者更值得肯定。

2090308 OYK SM.jpg
王乙康和学生交流。(新明日报)

这一切来得太晚了?

只不过,那些被分流制祸害的一代人肯定想弱弱问一句:

“都近40年了。PAP修正一个过时的政策需要修到天荒地老吗?”

虽然说,政策制定必须配合不同时代的社会需求而做出调整,但那些因为在政策转变过程中吃大亏而一辈子被打趴的群体,他们就该活受罪吗?对分流制度的受害者而言,这个宣布来得太晚了。

对王部长来说,这个重大政策宣布也来得太晚。

2011年阿裕尼战役吃败仗,丢失了五年,也让49岁的王乙康落在其他4G大将后头。 如果废除分流制的决定,在第四代领导班子众星拱月推出接班的一把手(王瑞杰)和二把手(陈振声)之前宣布,王部长会不会有望“截糊”,卡到更靠前的位子?

“国会红星大奖”:最佳男主角王乙康

如果搞个“国会红星大奖”,这次表现最亮眼的王部长肯定囊括最佳剧本、最佳男主角两项大奖。通篇演讲稿行云流水,例子用得传神到位,有大事件的叙事能力,也有个人经验分享。大家熟悉的黄梨塔、鱼、bar-ber全用上

20190308 OYK parl .JPG
教育部长王乙康3月5日在国会发言。(国会视频截图)

“我们的鱼儿今后不是在三条隔开的水道往前游,而是在一条宽阔的大河里一起游,但每一条鱼是以自身速度来展开各自的旅途。”

“每一个源流就像一个大瓶罐,你可以将不同的饼干放入瓶罐内,但当你将罐子标上‘黄梨塔’的时候,罐内所有的饼干都会被归类为同样的食品,不管是准确或不准确。”

“然而小学三年级的某个时候,他突然顿悟了,发现能用学拼音法学英文。“我发现如果b-a-r读bar, b-e-r读ber,如果我把两者放在一起,它就变成barber。”

“从那时起,我开始读一些英文书。我能读懂这些句子,但几乎不知道它们的意思。在中学时,我的英语水平被同学们形容为“‘cannot swim”(福建话指很差劲)。这影响了其他依赖(英语)语言教导的学科,如历史和地理。备考时靠的是死记硬背一大段文本才及格。”

(注意看,出现在视频左下方的副总理尚达曼也听得津津有味。)

(视频来源:gov.sg)

连福建话“不会游”都用上了,王部长看来是花了不少心思准备啊。都是草根语言,都是大家日常生活吃到或用到的,艰涩复杂的政策就是要用简单易懂的话去传达。部长或他的撰稿人有空的话,不妨向其他部长也传授一下心得。

“国会金草莓奖”:最佳女主角李美花

但草根语言也不能随便乱用,用不好更会被网民骂到臭头。我们的“义顺花姐”李美花在国会发言中,一下激动地骂那些不明白Ah Gong(政府)一番好意的“Ah Seng”(新加坡民众)是“死鬼仔”,惹得众网民大怒,连日来网上炮轰不断

如果设个金草莓奖,最佳女主角肯定归花姐。(红蚂蚁听到掌声响起了。)

20190308_siguikia.jpg
本地漫画家刘敬贤为在国会上骂Ah Seng是死鬼仔的李美花作画。(曾庆祥制图/取自刘敬贤面簿)

花姐千万不要难过,一次失手不代表你永远被贴上“失败”的标签,国会发言不是什么“分流考试”,你不会像小孩那样被打入深渊。据说花姐勤走基层,真的很接地气,大家都很期待你下次在国会中为民请命,再做一个很接地气的演出发言。

说回我们的教育改革。

红蚂蚁已经听到有蚁粉在骂,把部长说得那样好,难道废除分流制的教育改革就足够吗?

社会流动的手扶梯不能停,教育改革没有终点

当然不够。

不难看出,教育部过去几年一直努力改变人们对学业成绩过度追逐的社会现象。现在废了分流制,算是进一步摘掉学业成绩垫底的小孩身上“我很笨”的标签。那接下来能不能也废掉高才班、直通车和特选中学?除掉那些学业成绩顶呱呱的学生身上“我是精英”的标签呢?

从教育部“保底不封顶”的理念判断,想要政府废掉“精英”标签,你等久久吧。所谓“保底不封顶”指的是,不是为学生的成就设顶限,而是扶持底层的学生,所以精英还是精英,平庸还是平庸,仍然属于两种不同的阶级。这种现象无法避免,即使在共产主义社会也会有阶级之分。

关键还在于,我们能不能保持社会阶层的流动性?能不能确保社会底层向上移动的那台电动扶梯(副总理尚达曼比喻)绝对不能停下?通过教育帮助弱势和底层向上提升,以及促进“精英”和“平庸”阶层交流互动方面,我们的教育部可以做得更多。

内阁将调整  王部长的职位会变动吗?会迎头赶上吗?

国会辩论结束之后,内阁将进行调整。在任内终结分流制的王部长会不会继续留在教育部,还是调到另一个重量级部门呢?财政部长王瑞杰接任“一把手”已无悬念,估计将获擢升为副总理,还有其他4G成员会当上副总理吗?

20190308 PAP CEC.jpg
人民行动党于2018年11月23日公布新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职务。人民行动党新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包括:委员迪舒沙、司徒宇斌(左一左二)、英兰妮(左四起)、第二助理秘书长陈振声、第一助理秘书长王瑞杰、助理财政王乙康、委员维文、组织秘书傅海燕和委员黄循财。外交部兼国防部高级政务部长孟理齐博士(左三)也出席记者会。

都说王乙康部长的重大教育政策宣布来得太晚。如果在下任总理人选还没有敲定之前宣布,整个排阵或许/可能/大概就不同了?但来日方长,如果继续有亮眼表现,难保这位自诩“改革仔”(不是“死鬼仔”)的部长不会更上一层楼,说不定还会迎头赶上另一匹马?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