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美花国会上只讲了一个阿公故事 就被网民骂到臭头

更新:
2019年03月07日 22:07
老猫烧须
本地漫画家刘敬贤为在国会上骂Ah Seng是死鬼仔的李美花作画。(曾庆祥制图/取自刘敬贤面簿)

老猫烧须。

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上周三(2月27日)在国会用华语穿插福建话,以一个grandfather故事大赞政府谨慎处理财务,才能有盈余分发给国人,让财长王瑞杰听了几开心一下。

红蚂蚁过后把李美花这段精彩秀制作成视频,光在面簿上就有超过2万4000人观看,引来不少社交媒体平台转发,不少网民觉得花姐的讲故事风格很幽默,不过也引起一些网民的反感,炮轰她吹捧政府。

李美花在国会上七情上面这么说:

我家隔壁有个男孩“Ah Seng”,他有一个非常爱他的阿公,阿公总是省吃俭用,衣服破了总是补了又补,把每一分钱一分一分地储蓄起来。

每三五年,阿公会取出一笔钱给他心爱的Ah Seng,比如说,Ah Seng要进大学、出国参加浸濡活动、结婚娶老婆,或是跟朋友做小生意,阿公都会拿钱给他。

有一天,Ah Seng问阿公:“阿公,阿公,你为什么总是三五年才给我钱,你为什么不每年都给我钱?”

阿公非常伤心和生气,以他的方言(福建话)破口大骂:“你这个死鬼仔,你这个败家子,你有一个很好的阿公,你都不知道。你的阿公省吃省穿,完全是为了你,别人的阿公有那么好吗?”

李美花的搞笑故事讲完了,话锋一转,很认真地接着说:

“议长先生,我的居民都很了解,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政府,非常细心谨慎地处理我们的财务,我们才会有预算盈余,我们才会有财政盈余,我们才会有建国一代和立国一代配套,这不是每个政府都能做到的,因此我要在此代表我们义顺南的居民,向我们的财政部长和我们的政府谢谢。

如果蚁粉你没看过这个视频,真的是走宝,赶快看看恶补。

在众多网民评论中,大家除了觉得花姐拍马屁拍得太响外,也不同意她在国会这么严肃的平台上讲那么接地气的故事,不过大家对她以“阿公”比喻政府,“Ah Seng”比喻国民,还是觉得很贴切的,只是不太喜欢被称呼为“败家子”或是“死鬼仔”。

红蚂蚁把网民的评论分成三大类:

1、阿公不是穷的,阿公给钱Ah Seng是良心发现的行为。

2、Ah Seng并没有一味向阿公要钱,Ah Seng也有给家用

有网民也反驳说,Ah Seng并没有一味向阿公要钱,Ah Seng也有贡献,还每个月都上缴20%的薪水(意思浅浅,说的是CPF啦)给阿公保管。然而Ah Seng每次想要取回自己的血汗钱时,阿公却只给几百块敷衍Ah Seng。

除此之外,Ah Seng生病要用钱,阿公就说只可以用一点点,因为怕你以后没有钱。有一天,Ah Seng老了,要钱出国旅行,阿公说只可以一个月给你几十块给到你做到太公为止。

3、阿公没有关照50岁以上,非建国一代 ,也非立国一代的Ah Meng 

有网民比花姐的编故事的功力还要强,说花姐的故事还有PART2,也就是 Ah Seng 还有个50多岁的弟弟 Ah Meng ,他不是建国一代 ,也不是立国一代,在今年的财政预算没什么优惠。他因受教育不高,目前在打兼职工,没有多余的钱生病看医生。

红蚂蚁也趁机爬了爬今年的预算案,看看像Ah Meng这个岁数的人,有什么优惠?

1)未来五年,每年为这批民众的保健储蓄户头(Medisave)填补100元。今年达到50岁或以上
2)年龄介于50至64岁,公积金户头退休存款少于6万新元的新加坡公民填补最多1000元的公积金。这笔钱将进入年龄介于50岁至54岁的国人公积金的特别户头,和年龄介于55岁至64岁的退休户头。
3)较高的就业入息补助金年龄介于50至64岁,并有就业奖励资格的新加坡公民,也将从就业入息补助金(Workfare Income Supplement)受惠。政府将在2020年调高就业入息补助金的收入顶限,从2000元增加到2300元。

红蚂蚁屈指一算,的确不是很多优惠啦。

“义顺有朵花,她叫李美花,做事顶呱呱,我要这朵花。”这是2015年大选,李美花的粉丝为她量身定做的支持口号。花姐出了名敢怒敢言,最爱为民请命,一向都深受居民的喜爱,不过这次在国会上讲了这个故事,真的是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