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金会:只见王乙康穿梭,王瑞杰和陈振声跑哪儿去?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王乙康、金正恩和维文。
6月11日晚,我国教育部长王乙康(左)和外长维文(右)陪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中间戴眼镜)夜游新加坡市区,还步上了金禧桥。(朝中社)

外长维文倒是满场飞。

特朗普和金正恩在我国逗留三天期间,第四代领导班子核心成员当中,王乙康毫无疑问是最抢眼的,重要场合都有他的身影。

金正恩抵达樟宜机场,王乙康以侍从部长的身份和外交部长维文迎接贵宾到来。李显龙总理在总统府会见金正恩时,王乙康是新方要角之一。特金会另一主角特朗普在总统府与李总理共进午餐时,王部长也列席。金正恩玩自拍——这个让全世界惊呆的一幕发生在新加坡时,金委员长身边的两位新加坡部长,其中一人又是王乙康。最后,金委员长离开新加坡,去机场送机还是有王部长的份。

20180614 vivian kim ong selfie.jpg
我国外长维文(左一,举起手机自拍)和教育部长王乙康(右一)陪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夜游新加坡,并在金禧桥上玩起自拍。(彭博社)

在“李特会”午餐会上出现的4G领导班子成员有:王乙康、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通讯及新闻部长易华仁。现身“李金会”的我国青壮年官员有:王乙康、国防部兼外交部高级政务部长孟理齐、通讯及新闻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

4G领导班子中,只有王乙康(48岁)出现在新美、新朝两个官方场合当中。从贵宾抵达到离开的三天,王部长可以说是李总理和维文外长以外,第三个亮相最多次的新加坡部长。

20180614 OYK receives Kim( Ong fb).jpg
6月10日,王乙康(右一,背向镜头者)和维文一起到樟宜机场迎接金正恩。(王乙康面簿)
20180614 OYK at Istana with Kim(Ong FB).jpg
6月10日,王乙康在总统府与金正恩握手。(王乙康面簿)
20180614 kim at marina.jpg
6月11日晚,金正恩(中间戴眼镜者)在维文和王乙康的陪同下,步上金禧桥观赏鱼尾狮。(联合早报)
20180614 OYK at lunch with trump.jpg
6月11日中午,李显龙总理(右排右五)和到访我国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左排左六)在会谈后共进午餐。新加坡和美国各有12名政府要员出席总统府午宴。新方代表包括副总理及社会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通讯及新闻部长易华仁、教育部长王乙康(右排右二)和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美国则有国务卿蓬佩奥、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白宫幕僚长凯利和总统高级政策顾问米勒等人。(联合早报)

很多本地政治八卦员在问:王瑞杰和陈振声发生什么事了?

这么一个全球瞩目的超级重量级峰会在新加坡举行,这两位4G核心成员、总理接班人选“领跑者”都跑到哪里去了?难道行情有变,政治资历最资浅的王乙康黑马“后市看涨”了?

红蚂蚁查了一下,原来是这样的。

王瑞杰去日本出差了

那段时间,财政部长王瑞杰(56岁)随张志贤副总理去了日本,出席由日本经济新闻社主办的第24届《亚洲未来》国际大会。(建国总理李光耀还在世时,经常是由老人家亲自出席,他也是论坛的常任主宾。)

20180614 HSK.jpg
财政部长王瑞杰。(联合早报)

人在东京的王瑞杰还是很关心特金会。12日大日子那天,王瑞杰还通过面簿发言,并附上一张有关美朝峰会的日本新闻报道照片。

王瑞杰说:“在新加坡举行的‘朝美峰会’备受全球关注。为新加坡能够为和平进程的开启扮演一个小角色感到高兴。在日本经济新闻社论坛上遇到了韩国、日本和其他同僚,大家都对峰会抱以期望。非常感谢所有在国内辛勤工作的官员们,他们让峰会得以安全进行、圆满落幕。”

那么陈振声突然“销声匿迹”,又怎么解呢?

陈振声休假 面簿没有更新

据红蚂蚁了解,这位总理接班人“大热”人选出国去了。根据网上信息,陈振声(48岁)请假获准的通知在6月8日已经公布了。

20180614 ccs on leave.jpg
网上资料显示,贸工部长陈振声(Chan Chun Sing)请假获准的通知在6月8日发布。(网上截图)

红蚂蚁推断:请假+出国+六月学校假期 = 带家人出国旅行。

估计陈部长早早就申请假期了吧,特金两个狂人反反复复,来或不来都说不准,陈部长也只好按计划出国度假了。另一可佐证的线索是,陈部长的官方面簿账号最新贴文仍停留在6月9日,截止今天傍晚为止都没有更新,也没有针对特金会发言,说明部长很可能在“放空”中。

20180614 chan chun sing fb.png

天时地利人和:维文“赚”到

与王瑞杰和陈振声“缺席”形成巨大反差的是,外长维文(56岁)在两大巨头逗留三天内,简直风头无两。

自2015年10月担任外交部长以来,维文挨过2016年南中国海仲裁案出炉之后的艰难期,2017年下半年形势逐步改观,然后在2018年的6月,凭借特金会的际遇迎来个人仕途巅峰期。

(用“巅峰”形容,因为根据今年1月4日突然冒出的联署声明,维文并不在第四代16人核心名单,相信仕途已攀到顶点。)

小国大外交,维文外长经常得飞来飞去出席各种区域会议和双边互访,肯定很忙很忙,但仔细回想,外长这几年来也没有太多让人印象深刻的亮眼表现。这一次,终算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出尽风头,曝光指数一再爆表。

20180614 vivian receives trump.jpg
6月12日,维文(右)到巴耶利峇空军基地给特朗普送机。(通讯及新闻部)

在特金会举行前的一周,部长已忙着穿梭于美国和朝鲜之间。特金两位贵宾抵达新加坡,维文部长也非常热情地亲自接机。

有本地政治八卦员就问了,为何需要出动“双部长”去迎接金正恩?根据外交礼节,王乙康作为侍从部长去接机不就很足够了吗?红蚂蚁查看了一下2015年11月那场“习马会”的前例。当时王瑞杰以侍从部长的身份去机场迎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刚刚接任外长的维文没有同去。

那这一次的“双部长”接机情况怎么解释呢?

20181406 vivian meets kim (vivian fb).jpg
我国出动“双部长”迎接金正恩。(维文面簿)

据红蚂蚁向熟悉外交礼节的相关人士了解,一般上是由侍从部长去接机的,但是外长可以决定自己去或不去。维文部长是想争取多曝光吗?

不一定。一个可能是,金正恩较少出国访问,对外交礼节可能不太熟悉,由我国外长亲自接机或有助于免去一些可能出现的小尴尬。为了以示对等,外长也亲自去巴耶利峇空军基地迎接特朗普。

维文部长也多次热情地通过面簿账号,抢先发布那些备受全球瞩目的照片。细数所有场合,最抢镜的要算是维文和王乙康两位部长与金正恩夜游新加坡的自拍照。

20180614 vivian with kim FB.jpg
(维文面簿)
20180614 Ong selfie with Kim(ong fb)jpg.jpg
(王乙康面簿)

有意思的是,两位部长都尽显记者本色,非常“怕输”地各拍一张自拍照,然后抢在第一时间上传到自己的面簿账号,部长们是改行当记者抢发新闻吗?有网民比较之后说,貌似维文部长那一张拍得比较好。

所以说,维部长虽然不是什么4G核心成员,却在那三天成了最抢镜的部长。

但估计维部长自己也清楚,现在之所以能抢镜,靠的绝不仅是自身的热情和努力。除了整个现任团队的辛勤耕耘,更多其实是在收割新加坡50多年来坚定奉行务实和原则性外交的成果。这也是这场在新加坡上演的“特金会”大戏,给第四代领导班子最好的政治启示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