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退休金1换3手头宽松不少? 去马国退休看似美好挑战也不少

更新:
2024年05月27日 21:53
将退休金1换3手头宽松不少? 去马国退休看似美好挑战也不少
有报道指出,有越来越多新加坡考虑到马国退休。(海峡时报)

有得必有失

上周末,本地媒体《商业时报》有篇文章引发了不小关注。该文指出:

由于令吉贬值和马来西亚签证计划放宽等因素,有越来越多新加坡人把退休地点的目光投向了马国。

无独有偶,马国近年来也经常成为西方外媒评选的理想退休地点。

今年2月,美国权威生活杂志《国际生活》就将马国列在全球最佳退休国家的第八位,也是亚洲唯一上榜的国家。

据报道,该杂志的评选标准为数百条意见及现实生活经验,并根据住房、生活成本、签证和福利、亲和力评级、气候、发展和医疗保健方面的表现给予总体评分。

排名在马国之前的国家包括哥斯达黎加、葡萄牙、墨西哥、巴拿马、西班牙、厄瓜多尔和希腊。

“性价比”高(即花最少的钱,得到相对更好的生活品质)是马国获得垂青的关键。对有意到马国退休的新加坡人而言,其出发点也大同小异。

新元币值近年来维持强势,从过去的1新元兑换2令吉,涨到1兑换3,再到如今几乎可以1元换3.5令吉,部分新加坡人产生了让手中退休金产生更大效益,到消费水平较低的马国享受更高档次生活品质的念头。

马国去年底进一步将“第二家园”计划门槛调低,这一举措也提高了其作为外国人退休目的地的吸引力。

“第二家园”计划是马国为外国人所设的签证计划,只要达到一定经济条件,即可获得至少五年的可自由出入签证。

根据马国当局去年12月的相关宣布,外国如欲申请入门级的“第二家园”通行证,年龄须超过30岁(旧制为35岁),并在马国存放至少50万令吉(约14万3600新元,旧制为100万令吉)的定期存款。

此外,新马文化相似,地理上相近,即使在当地退休,心理上和地理上都不算离新加坡太远,也是部分新加坡人考虑到马国安享晚年的考量因素。

截至今年1月底,马国共有5万6066名第二家园通行证持有者,其中有2万4765人是中国人,另外还有1282人来自新加坡。

有专门代办第二家园通行证的代理和移民顾问公司透露,询问前往马国退休相关信息的新加坡人有增加的趋势。

现实未必如想象中那般美好

诚然,移居马国退休对一些人来说极具吸引力,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实务面上仍有不少挑战,是有意到当地退休的国人不得不考量的课题。

首先,大不一定好。

本地有超过八成家庭住在政府组屋,相信为数不少的新加坡人对住在宽敞的有地房产是有所憧憬的。

但人总会老,行动能力也会随着年纪退化。

马国双层有地住宅不少,家中长辈年纪渐长而无法爬楼梯,生活空间反倒受限的事时有所闻。

住在偌大的有地住宅,对行动能力不佳的退休者究竟是福分还是变相折磨,答案不言而喻。

“少即是多”,或许才是比较适合黄金岁月的生活哲学。

此外,宽敞空间也不易打扫,若年长者无法自行清理卫生,那就得多一笔开销,聘请钟点清洁工或女佣。

当然,在马国购置空间相对较小,公共设施充足的公寓是另一选项。

必须注意的是,在马国购买公寓,有时不啻是一项“风险投资”

马国偶有公寓项目出现施工品质及日后维护的问题。

过去就曾出现一些个案:入住率不佳的公寓因公共设施维护不力,周边地区未如预期发展,导致生活品质及日常便利大打折扣。

已买下单位的住户想搬离,却又得面临转售价跳水,血本无归的局面。

对行动不便的年长者而言,以空间为卖点的双层排屋其实一点都不“友善”。(互联网)

其二,医疗。

马国整体医疗品质不差,但相较新加坡仍属逊色。

同时,外国人在马国公共医疗机构接受医疗服务,也无法享有和当地人一样低廉的价格。

因此,如欲在马国退休,又想享有和新加坡相近的医疗品质,往往只能选择费用较高昂的私立医院。

除了考量个人在新加坡购买的保险能否涵盖国外的医疗支出,也必须估算,若计入在马国使用私立医疗服务的支出,在马国退休的性价比是否仍高,以免分分钟因病痛使退休老本被吃掉大半。

退一万步言,若选择在与新加坡只有一桥之隔的新山退休,是否就能享有在马国退休的好处,又能继续使用新加坡的医疗服务?

现实情况可能也未必如设想般美好。

尽管新柔地铁服务即将在2026年底前开通,新马两国政府也有意简化通关程序,但两国通关问题沉疴已久,相关措施无法一蹴而就,在新山退休的新加坡人能不能享有地利之便,恐怕还是未知数。

如果身患慢性疾病,需要经常往返医院,身体未必能负荷频繁通关的繁琐。

在一些情况下,年长者无法使用需要“走上走下”的公共交通,只能使用费用较高的包车或跨境德士服务,相关成本,亦须计算在内。

通关时间冗长,是有意移居对岸的国人必须考虑的课题。(海峡时报)

第三,交通。

在马来西亚,没有一车在手,等于没了一双腿。

这句话不算夸大,马国大部分地区的公共交通发展有限,对大半辈子习惯在新加坡乘搭公共交通的新加坡人,这将是另一大挑战。

买车是选项之一,但部分年长者到了一定年纪,若身体有点状况,也未必还适合在路上开车。

第四,针对年长者的社区服务。

持平而论,马国尚未像新加坡一样迈入老龄化社会,因此针对老龄化社会的政策未臻完善,包括社区服务、基本医疗网络等皆未完备。

相较之下,新加坡各地区几乎都已设立提供多项服务的活跃乐龄中心,让年长者能到中心活动筋骨,进行各类兴趣活动,并与他人社交。

在马国,这类社区服务据点相对较少,作为在当地没有太多人脉的外来者,社交活动也可能相对匮乏。

有越来越多研究发现,社交孤立可能对年长者的生理健康造成伤害。因此,能否持续保持社交活跃,也是新加坡移居海外须充分考虑的课题。

在马国,针对年长者量身定做的相关社区服务相对匮乏。(海峡时报)

最后,马国政府政策的一致性。

前述的“第二家园”计划虽已在去年底由当局宣布调降申请门槛,但新措施何时落实,目前却还未明朗。

马国“第二家园”计划过去曾经历数番变动。去年底放宽前,马国当局曾在2021年大幅收紧相关计划,让不少本已定居当地的外国人怨声载道,不得不放弃将马国当作第二家园的梦想。

马国近年来政局较不稳定,各党派意识形态落差不小,移民政策会不会随着政治氛围不同而出现大幅变动,没人说得准,却又必须纳入考量。

否则,钱砸了,房子也买了,放下在新加坡的一切,却仍无法安度晚年,那就得不偿失了!

1换3.5的确看似美好,毕竟不到30万新元就能让人在马国成为“百万富翁”,生活水平还能得到一定程度提升,但实务面上却是挑战重重,因此移居海外展开退休生活前,务必谨慎权衡。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