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事件发生后的第10个月 两名男主各自重新出发?

更新:
2024年05月14日 20:15
想低调却不能低调
前国会议长陈川仁(左)和前工人党议员贝理安(右)在2023年7月因卷入桃色事件而相继辞职。(海峡时报、贝理安脸书)

想低调却不能低调

蚁粉应该都不会忘记,去年7月17日新加坡政坛掀起了轰动一时的“川贝之乱”

当时身为行动党议员的陈川仁和同僚钟丽慧发生婚外情,双双辞去议长和议员职务还退党。另一边厢,工人党议员贝理安也因与“党花”佘雪玲搞外遇而辞去议员一职。两人后来也双双退出工人党。

事件发生至今时隔10个月,两名女主依然销声匿迹,但是两名男主却已各自重新出发,开始露脸。

前国会议长陈川仁开大师班教领导力

陈川仁原本在社交媒体相当活跃,离开政坛后他删除了所有社交媒体账号,过去10个月的动向成谜,直到日前才有了些眉目。

新加坡制造商总会(Singapore Manufacturing Federation,简称SMF)旗下的企业学习中心(Centre for Corporate Learning)脸书专页在5月10日贴出一则开班通知,为7月10日开课的“领导才能大师班”(Masterclass in Leadership)招生。

这则通知虽没有写明讲师是谁,但配图却放上了陈川仁的名字和照片。

想低调却不能低调
(新加坡制造商总会的企业学习中心脸书截图)


不少网民都很惊讶:陈川仁要“重出江湖”了?

虽然贴文在5月10日就贴出,但昨天(5月13日)才在网上疯传。

奇怪的是,这则开班脸书贴文昨晚突然被撤下,但申请参加大师班的线上表格依然还在。

新加坡制造商总会再完全没有任何交代的情况下就把课程贴文撤下,加上与桃色事件才相隔10个月这么快就复出等种种原因,让好些网民怀疑,陈川仁当讲师开课的广告可能是假的。

经网络媒体慈母舰向新加坡制造商总会的企业学习中心求证,陈川仁开课教领导能力是千真万确的。不过企业学习中心并没有进一步说明为何要撤下贴文。

想低调却不能低调
(取自新加坡制造商总会的企业学习中心脸书)

这个领导才能大师班有三个系列,每个系列有两堂课。

第一个系列的第一堂课将在7月10日上午9点至下午1点在制造商总会举办。

据介绍,第一系列课程包括帮助企业领袖了解现在所处的大环境、学习作为企业领袖能为社会做出什么贡献等。陈川仁将会是讲师。

另外两个系列的课程内容包括了解领导力的重要性、如何发展个人领导能力、帮助企业领袖掌握有效的沟通与领导能力、如何赢得人心、信任与尊重等。

大师班收费为1090新元(含消费税),而且注明不能使用政府发放的技能培训补助(SkillsFuture Credits)来支付,但完成课程后会颁发证书。

企业学习中心也透露,课程的报名情况“相当好”。

此外,在谷歌上只要输入陈川仁关键字,就会看到“tan chuan jin masterclass”(陈川仁大师课)、“tan chuan jin leadership”(陈川仁领导能力)都成了热搜关键词。

只是不知道大家是对这门课有兴趣,还是对陈川仁比较感兴趣,或者只是纯粹八卦而已。

想低调却不能低调
(谷歌截图)

前工人党议员贝理安当邀请嘉宾分享新加坡政治状况

另一名桃色事件的男主贝理安虽然没有删掉个人脸书页面,不过自去年9月20日之后,他就没再更新内容与动态,其动向也同样成谜。

贝理安的最后一则贴文写到:

“这是来自贝理安的简短说明,想告诉大家我的脸书专页遭黑客入侵,但现在已重新夺回页面管理权限。(虽然黑客将大约两年的旧贴文全都删除了,无法逆转)。感谢Meta团队的协助。”

无独有偶,本地网媒Jom也在5月7日和8日,分别通过Instagram和脸书宣传了一场私人活动,活动的特别来宾与主角就是贝理安。Jom邀请贝理安与他们的读者聊聊即将到来的大选和新加坡的政治状况。
 

这场私人活动将在5月20日晚上6点至8点,在位于达士敦路(Duxton Road)的Book Bar举行,只限于Jom的支持者和赞助人参加,仅有的40个名额已全部订阅完。

Jom有三个订阅级别:会员(96新元)、支持者(255新元)和赞助人(950新元)。

活动的细节是公开的,但额外的信息则只保留给订阅者。

Jom也为贝理安设了问答题,邀请有疑问的人通过电邮向他提问。一些样本问题包括:你对选民,尤其是中间选民的偏好有什么看法?以及“你认为工人党在下届大选的前景如何?”   

Jom今年7月曾因为针对黑白洋房事件所发表的文章有三处不实,接到当局援引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POFMA)发出的更正指令。

Jom的创办人兼总编辑瓦迪科(Sudhir Thomas Vadaketh)曾经加入经济学人集团,负责分析与撰写研究报告。他的电子书《李光耀最后遗嘱之争》(The Battle Over Lee Kuan Yew’s Last Will)对建国总理遗嘱的执行过程做了不可靠的叙述,今年3月被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指为“意在误导读者”。

两位男主似乎都悄悄地通过不同渠道重新出发,而且踏入的领域都跟“老本行”有关系。不过他们当日如此高调的“离场”,现在想要低调“登场”是有点困难啦。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