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踏板车一夜间被禁骑上步行道 骑士真的走投无路吗?

更新:
2019年11月07日 19:49
太安于现状?
(联合早报)

 

太过安于现状。

电动个人代步工具(PMD)不能使用步行道,禁令从生效从宣布到实施一天内搞定,让人感觉为了560万名国人的安全,牺牲了10万(有向当局注册的)名电板车骑士的方便。当中约有7000名送餐员的饭碗

为了少于1%的害群之马,牺牲了99%守法的骑士,毕竟平均每月只有370名违例者。乍看之下,似乎有欠公允。

不过,个人代步工具骑士是否真的走投无路?

不全然,红蚂蚁为你钻洞找点路。

1、好好利用两个月过渡期应对突如其来的改变

禁令来得太急,让电板车骑士觉得措手不及?别忘了,电板车车主可是有两个月时间调适。

不是说了吗?接下来两个月内,即使不小心开上步行道,也不会马上被罚款,最多只是接到警告信。

其实就是在变相告诉大家:

有两个月缓冲期,这期间电板车送餐员或一般骑士,可以照常使用电板车,不过别乱开、别横冲直撞。

两个月一眨眼就过去,骑士们应该抓紧时间想办法应对。

例如:熟悉一下“不犯法”的新路线有哪些,评估一下两个月后是否还要继续使用电板车?体力不太好的送餐员,可以在这段时间边送餐边寻找其他出路,或许有份工作就在转角处等着你。

换个角度想,突如其来的改变,不一定意味着100%没人情味逼迫大家走投无路,也许只是在督促自己踏出每天的“安逸区”,寻找新的风景。

2、换骑电动脚踏车

太安于现状?
(联合早报)

电动脚踏车整体构造类似一般脚踏车,有可转动的踏板和马达(motor),骑士只有用脚踩转踏板时,车上马达才会发动电力驱行。

电动脚踏车虽然不像电板车那样,不费丝毫脚力就能抵达目的地,但起码它目前可以在畅通无阻的马路上行驶,还有强身健体的好处。

太安于现状?
电动脚踏车,虽然不能在步行道上行驶,但可以在共用道路和马路上畅通无阻。(叶安琪制图)

一些业者已经抓紧商机,推出促销活动,为消费者和送餐员提供取代个人代步工具的其他选择。

电板车和脚踏车零售商Mighty Velo在面簿上推出“以旧换新”的促销,顾客只要带着电板车到店里,并提供过往的购买证明,就能以优惠价购买到原价1000多元的多款折叠式脚踏车。

创办人袁佩清告诉《联合早报》,禁令生效后,每日平均接获至少30次询问。当中的问题包括:可以用什么工具取代电板车,更有顾客希望能尽快将旧电板车以旧换新,降低禁令对他们的冲击。(你看这些人都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法,其他骑士也要加油哦。)

袁佩清说,公司搞促销真正的目的是帮助使用者渡过难关。

另一个零售商Mobot则在官网和面簿上主打售卖电动脚踏车,还免费帮顾客向陆交局注册和申请车牌来吸引消费者。

不过,还是要温馨提醒一下。

根据活跃通勤法令,电动脚踏车与个人代步工具的重量都不可超过20公斤,宽度不超过70公分,最高时速不超过25公里。 

若大家又鲁莽骑行,下一个被禁的很可能就是电动脚踏车了。“罚款城市”(Fine City)不是浪得虚名的。

官委议员、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指出,政府实施这项禁令是合理的,但更为重要的,是必须了解用户的鲁莽骑行行为并进行教育,否则当这些用户改用脚踏车或电动脚踏车时,这些器材也会出现和电板车类似的鲁莽骑行问题。

3、送餐业者将协助送餐员更换可负担的交通模式

在本地经营7年的送餐业者FoodPanda告诉《新明日报》,它们的平台上有超过8000名送餐骑士,当中12%的送餐员(960人)使用个人代步工具。平台将给予全岛所有受影响的骑士(包括非FoodPanda平台的送餐员)支援,协助他们转换可负担的交通模式。

4、若有需要,可向当局寻求经济协助

交通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蓝彬明医生也说:“我也尝试了解这一禁令对他们家庭的影响,如有必要,福利委员会也能提供援助。”

义顺集选区议员黄国光告诉《联合早报》,为了帮助来自低收入家庭、依靠送餐维持生计的送餐员,他和团队正探讨给予临时经济援助。

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会探讨为电板车送餐员提供特别执照。

淡滨尼集选区国会议员朱倍庆告诉《海峡时报》,一些电板车使用者问他,若送餐员能通过测试并且受保险保障,是否能获得特别执照。“这个建议或许可行,值得进一步探讨。”

看到这里,电板车使用者有没有觉得前路没那么茫茫?

电板车零售业者是冤大头

红蚂蚁觉得电板车零售业者比较冤,他们连两个月的过渡期都没有。

本地有约20至30家电动代步工具零售商。

电动踏板车零售业者Electrowolf股东之一的潘先生向《新明日报》指出,本地7月1日起,禁售不符合UL2272安全标准的电动个人代步工具,他们早前已经配合更换车队、申请安全标准费用。目前也已向制造商预定了几千辆电动踏板车,完全无法退货。估计公司前后三个多月,连本带利亏损100多万新元。

位于克拉码头一带的City Scoot主要做的是游客生意,才营业两年多。老板梁文泰(38岁)受访时表示,2个月前他将约200辆不符合安全规格的器材出口,仅拿回约1万元,后又投入10万元来购买90辆符合UL2272防火标准和符合重量的电动踏板车。

梁文泰说:

“若早有耳闻这项禁令,或许我不会投10万元进去购买新车队,现在只希望当局能够帮助业者,至少让我们经营到年底。”

梁文泰透露,投入资金都是多年储蓄,原希望明年6月能够回本,如今仿佛“石沉大海”。

他指出,市中心一带的公园连道和脚踏车道设施不尽完善,他对禁令充满疑问,不知是否可进行合法租赁?如果游客因不熟悉条例而触犯法令时,业者是否要为他们负责?

另外,他也表示不知该如何向游客解释哪些路可以行走哪些路是犯法的,生意几乎难以做下去。目前只能积极寻求陆交局、旅游局和其他途径来弥补亏损。

接下来两个月,这些业者也需要思考如何应对改变、重塑业务,来应付销量下降的局面。

只要是人,都喜欢安于现状,不爱改变。

但人生就是这样,不可能一帆风顺,总有猝不及防的事情发生。与其唉声叹气不愿改变,不如学会积极面对。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