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车内3军人全犯错夺一人命!有网民难接受冯伟衷也有疏失的结论

更新:
2019年05月08日 22:36
冯伟衷1月19日在新西兰怀乌鲁(Waiouru)训练区参加实弹演习时胸腹受重伤,送院急救四天后伤重不治。(取自冯伟衷面簿)
冯伟衷1月19日在新西兰怀乌鲁(Waiouru)训练区参加实弹演习时胸腹受重伤,送院急救四天后伤重不治。(取自冯伟衷面簿)

一堆小错加起来铸成大错。

我国艺人冯伟衷离世快四个月,有关他死因的调查真相今天公布。这个真相肯定要让他的粉丝再一次深深地感到震惊又遗憾,因为军训事故完全可以避免,而冯伟衷本身也有疏失。

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今天针对冯伟衷军训意外死亡的事件发表部长声明,公布了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调查结果。

20190506 NEH screenshot.PNG
国防部长黄永宏今天在国会针对冯伟衷军训意外死亡的事件发表部长声明,公布了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调查结果。部长也说,武装部队的特别调查组(Special Investigation Branch)快要完成调查,待调查完成后,军事法庭总检控官将决定是否在刑事与触犯军事法罪状下,将涉案军人控上军事法庭。(视频截图)

这一句重要结论,黄部长说了两遍:

事件是因在事发现场的全部军人的疏失所造成的,他们是榴弹炮车指挥官(Gun Commander)、技术组组长(ME-Tech)和战备军人冯伟衷。

三个人的多个小错加起来铸成大错

三个人都有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1月19日傍晚6时许,军备技术员冯伟衷、技术组组长和榴弹炮车指挥官三人在一架155毫米榴弹炮车内,准备维修炮尾后方的机械系统箱。

-按照标准程序,炮管须完全降下并上锁,炮车总电源得关掉,维修工作才能进行。技术组组长指示指挥官这么做,但他没等到步骤完成就到系统箱旁施工,开始松开系统箱的螺丝。技术组组长处在安全位置,但冯伟衷处在非安全位置,而且是背对着炮管,他这时也帮忙松开螺丝。

(注意,原来胸腹被压伤的冯伟衷事发时是背对着炮管,而不是面向炮管。)

2019-05-06 graphic.jpg
左一是炮车指挥官所处位置,左二是技术组组长所处安全位置,右一是冯伟衷所处非安全位置,而且背对着炮管炮管还没有完全降下并上锁,炮车总电源还没有关掉,技术组组长和冯伟衷就开始维修工作。(黎晓昕制图)
20190506  SSPH interior.png
技术组组长(ME-Tech)和冯伟衷要修的就是图中MDCU-AHS Box的系统箱。技术组组长站在安全位置(safe position 3),冯伟衷站在靠近炮尾后头的危险位置,事发时他在松开系统箱右边的螺丝。(国防部)

-炮车指挥官准备降下炮管时,技术组组长以华语掺杂英语,要冯伟衷移向他或到旁边的安全位置,冯伟衷用华语答复,没关系,炮管不会打到他。(......it was fine and that the gun barrel would not hit him.)

-在炮管移动之前,炮车指挥官表示,看到冯伟衷离炮管很近,但由于当时炮管处于最高位置,他误判冯伟衷有足够时间移开。(按武装部队之前的说法,炮管平均在9至10秒钟内完全降下

-指挥官接着喊出“准备,避开”的警告并降下炮管。那声“准备,避开”,技术组组长和站在炮车外的人员都听到。

-炮管开始移动,背对着炮尾的冯伟衷仍在扭转螺丝,没有要移动的意思,直到炮尾逼近时他才尝试躲开。

-技术组组长惊见冯伟衷还处于炮管移动的方向,试图用手推开炮管。榴弹炮车指挥官则尝试通过主控屏幕制止炮管移动

-独立调查委员会认为,技术员和榴弹炮车指挥官当时因惊慌失措而做出非理性的反应,他们都没有启动紧急停止按钮,冯伟衷最终被夹在炮管和炮车内墙之间。

20190506 safe position mindef.jpg
炮车指挥官负责降下炮管,他必须从他所处的“一号安全位置”,视察确保周围没有障碍物,同僚也不在炮管的移动路径之内,所有人都应站在二号或三号“安全位置”。二号的安全位置宽约1.55米,三号的安全位置宽0.9米。三个安全位置都装有紧急停止按钮。(国防部)

冯伟衷事件的五个导因

从调查委员会点出的五个事故导因,不难判三个人在不同环节出错,也都没有遵守安全守则:

  1. 冯伟衷站在炮尾后方炮管降下所触及的位置,而不是一个安全位置。 (冯伟衷疏失)
  2. 即便获警告得知炮管将降下,冯伟衷没有及时移到安全位置。(冯伟衷疏失)
  3. 技术组组长已知道炮管将降下,却没有确保冯伟衷到安全位置。(技术组组长疏失)
  4. 指挥官看到冯伟衷站在炮尾后头的危险位置,却操作降下炮管。(指挥官疏失)
  5. 技术组组长和指挥官见状没有按紧急停止按钮,让炮管停下。(技术组组长和指挥官疏失)

炮车内只有三个人,结果每个人都出错,每一个环节的小错加起来就铸成大错,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白白牺牲掉,令人悲恸莫名。

冯伟衷是在今年1月19日在新西兰参加军事演习,在维修155毫米榴弹炮车(Singapore Self-Propelled Howitzer,简称SSPH)时,因炮管降下,在狭小的空间里被往上翘的炮尾挤压胸腹,送院急救四天后伤重不治,在1月23日离世,终年28岁

偶像英年早逝让粉丝们惋惜不已,也引发网民对军训安全的激烈讨论。粉丝和网民纷纷向国防部讨说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冯伟衷永远回不了家?每个家庭把孩子交给了国家,他们的安全有没有保障?好些网民甚至激动地要求取消国民服役制度。

独立调查委员会在向超过20名证人问话后,还原了事发经过,也给了冯伟衷家人、网民和粉丝一个说法。只不过,这个真相恐会让粉丝和网民更悲痛。没有证据显示事故中有恶作剧的成分,或是因任何刻意行为导致,这是一场完全可以避免的悲剧,三个人如果不接连犯错,冯伟衷就能继续活生生地站在大家面前,继续他精彩的演艺之路

调查委员会的报告给出了真相,却也留下至少三个疑团和一个疑虑

一、技术人员为何那么心急赶着进行维修?

炮车内的三人在时间压力下赶工吗?为什么那么心急要进行维修?炮管还没有完全降下并上锁,炮车总电源也还没有关掉,技术组组长就动手扭开了系统箱的螺丝,他们在赶什么?难道维修工作必须在指定的时间内完成吗?

二、冯伟衷有听到指挥官喊出“准备,避开”的警告吗?

调查报告说,指挥官喊出“准备,避开”的警告时,技术组组长和站在炮车外的人员都听到了。那么,在炮车内的冯伟衷到底有没有听到那声警告?

独立调查委员会提到,炮车指挥官和维修人员之间在安全控制程序上缺乏协调,也有好些不明确的模糊地带,包括谁该在炮车内,以及在炮管移动之前,需不需要先等待炮车内人员回应,确认他们听到指令。冯伟衷有没有听到指令,并针对“准备,避开”的指令做出“准备好了”的回应呢?

根据调查报告,冯伟衷之前还和技术组组长说,没关系,炮管不会打到他,可见他还处在能够沟通的状态。

三、为何冯伟衷有信心炮管不会打到他?

冯伟衷说没关系,炮管不会打到他,为什么他这么老神在在,信心十足地认为炮管不会打到他呢?难道技术人员在军训时违规,在炮车内不站在安全位置是一种“军中文化”吗?

在巨压下惊慌失措,这样能打仗吗?

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也引发一个很大的疑虑,技术组组长和指挥官在应对危急情况时,表现得惊慌失措,一人用手想挡住炮管,一人想通过主控荧幕阻止炮管下降,两个人都没有想到启动紧急按钮,让炮管停止下降。

巨压下就乱了阵脚,连一个按钮都不会按,真打起仗来,能派得上用场吗?如果说,那两人真是吓坏了,那么平时训练是不是要加强军人的思想准备和心理素质?如果不行,那就必须把启动紧急按钮内化成一个标准动作。

据本地媒体引述黄部长说,作为安全措施,现在155毫米榴弹炮车人员在进行相关操作之前,都必须演练启动紧急按钮,技术人员在进行维修工作之前,也必须接受一个含九步骤的演练,厘清任务和职责范围,以及提升对潜在危险的警觉性。

冯伟衷被指有疏失,有部分网民质疑这个说法

20190506 aloysiuspang (1).jpg
冯伟衷被指在事发过程中也有疏忽,有网民质疑这个说法。(互联网)

伤重过世的冯伟衷被指在事发过程中出现疏忽,可想而知,这个结论一定引发网民两极化反应。

一方质疑调查结果,认为人死不能复生,人死也无法为自己辩护,别人(包括政府)要怎么推卸责任都可以。另一方认为,应该坦然接受调查结果,名人也是人,总是会犯错的,重点应该放在加强预防措施,避免一错再错。

典型骂政府的贴文:

AP fb post reax 1.png

这位网民说,他们把错推给了冯伟衷,为什么我不意外?早就料到,武装部队会拿出101个借口和理由来保护自己和那些精英,这些精英以后会在政府里当官。

AP fb post reax 4 ST.png

这位网民呼应说,你是对的,(炮车内)另外两个人说什么都可以。受害者无法为自己辩护,并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支持调查报告的贴文:

AP fb post reax 2 ST.png

这个网民说,你看到(交通灯的)“红人”,你没有等它转绿,而是继续过马路,然后你被车撞。这要怪谁?怪太阳太热,怪“绿人”姗姗来迟,最后再怪陆路交通管理局和交通部长?怪所有的一切,就不是怪(自己)?

AP fb post reax 3 ST.png

这个说,为何那么多人质疑这起事件?这么多愚蠢的评语。面对真相,你并不受这起事件影响,你只是利用这个机会发泄不满。独立调查委员会报告出炉了,就接受吧。是不是名人都好,人为错误就是人为错误。向前看,专注在加强防范和补救措施。

炮车内有没有装置摄像头?

向前看,同意。

往后看是为了理清真相,向前行是为了避免重蹈覆辙,走一遍这个“往后看又向前行”的过程就是为吸取教训。

当然,和很多事件一样,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黄部长已经强调了调查委员会五名成员的独立性,他们不受雇于国防部或新加坡武装部队,但那些对公权力持怀疑态度的人肯定还会继续质疑报告的独立性。

红蚂蚁想问的是,炮车内有没有装置摄像头?如果有,是否能公布事发时所拍到的车内情况?如果没有,是否应该考虑装置,除了可以清楚掌握事发经过,也可以避免任何掩盖真相之嫌。

20190506  Singapore Self-Propelled Howitzer.jpg
155毫米榴弹炮车(Singapore Self-Propelled Howitzer,简称SSPH)。(互联网)

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叹息

人死不能复生,人死不能辩白。

我们不知道在天上的冯伟衷如果看到调查报告会作何反应。冯伟衷的大哥曾经透露,弟弟伤重却还清醒时,母亲是家中第一个见到弟弟的人。冯伟衷和母亲说了什么,外界不得而知。

或许冯伟衷说了很多很多往事(可能包括事发经过),也或许母子之间,千言万语只能化作一句道别、一声叹息。

20190506 mum.jpg
白发人送黑发人人。1月27日冯伟衷出殡当天,冯妈妈抱着儿子棺木哭断肠,站在冯妈妈身旁的是冯爸爸(没戴眼镜者)。(新明日报)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