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指新加坡破坏棕油生产国形象,反被网民打脸

更新:
2019年05月03日 22:08
郭素沁
马来西亚的原产业部长郭素沁。(新海峡时报)

真相不能被扭曲。

对环保与动物保育颇感兴趣的红蚂蚁今天看到一则新闻,忍不住想给新加坡动物园点个赞。因为动物园在保育方面的宣传,尤其是呼吁大家抵制森林砍伐这方面的公共教育工作,似乎做得很成功!

有多成功呢?成功得连马来西亚的原产业部长郭素沁都注意到了,而且还公然指新加坡动物园歪曲了信息呼吁人们抵制棕油,丑化了棕油与棕油生产国马来西亚的形象。是的,新加坡又被马国批评了。

20190503-TeresaKok.jpg
郭素沁:所有马国部长去到外国,在国际论坛发表谈话时,必须捍卫马国棕油业。(光华网)

也难怪郭素沁会如此紧张,过去几年棕油价格一直在下跌,直接影响到仰赖棕油相关产业生存的65万名小农户和约300万人的生计。马国首相马哈迪上星期到访北京,见证了中国下了单,在未来5年内向马来西亚购买190万吨的棕油,总算扳回一局。

单在2018年,棕油业就为马国赚取了675亿马币(222亿新元)的出口收入。

对上任10个月的马国原产业部长的郭素沁而言,棕油就是她的一块摇钱树心头肉。对棕油极富热忱的她为了化解棕油危机,经常以“棕油大使”的身份用各种方式来宣导棕油,甚至还鼓励马国议员一起喝棕油。

据马国媒体报道,今年一月,郭素沁还带头推介了“爱马来西亚棕油”运动,旨在向全马来西亚人民传达正确的棕油资讯,以及学会如何回应任何歧视性的指控。

《光华网》说,上星期郭素沁在马国上议院回答上议员林思健的提问时曾说:

“我认为不可以只由一个部门,对抗整个欧洲和西方国家基于砍伐森林和健康问题,所展开的大型反棕油运动……当所有部长去到外国,当在国际论坛发表谈话,必须捍卫棕油业,以及批评歧视我们棕油业的行为。”

放在这个大背景下,郭素沁昨天(5月2日)在新加坡出席一场“可持续性世界资源”的对话会上,进行主旨演讲时向与会者表明了自己对新加坡动物园的失望与不满,其实只是坚持了自己一贯维护棕油的做法,也算是说到做到、言行一致。好吧,红蚂蚁其实也很想悄悄为她的坚持点个赞。

20190503-Malaysia Mail.jpg
(马来邮报)

郭素沁在演讲时指出,新加坡动物园在红毛大猩猩(Orangutan)展示区内有一个展示牌“破坏了本区域棕油生产国的形象,事实上这些国家都在可持续资源和野生保育等方面作出了进步与努力”。

“在这个情况下,相信新加坡动物园应该是仓促行事,才会反映出一些知识不到位的访客的情绪。”

(不知道动物园内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看到这样的一句话,心里会有什么感受。)

红蚂蚁很好奇那块“破坏棕油生产国形象”的展示牌上究竟写了什么,让马国部长如此“顶不顺”?亚洲新闻台派记者到现场拍下了那块展示牌的真面目。

orang-utan-display-singapore-zoo.jpg
让郭素沁感到极度失望的就是这块展示牌上的内容。(亚洲新闻台)

展示牌的标题写着:亚洲唯一的巨型猿类。

内容介绍说,红毛大猩猩(Orangutan)100万年前曾遍布全亚洲,包括印度尼西亚的爪哇、老挝甚至是中国。但今时今日却只能在婆罗洲和苏门答腊的岛上才能见到踪影。

20180503-orangutan.jpg
濒临绝种的红毛大猩猩。(路透社)

第二个大标题是“留住最后的树木”

“再过10年,就只能在动物园里看到红毛大猩猩。如果我们还快速砍伐森林,就会将这些巨型猿类赶上绝路。

非法砍伐树木以及将森林转化为棕榈园,对热带雨林的动物是一种严重的威胁。被这些活动和森林大火(因为需要大量平地来种植棕榈树而放火焼森林)逼得走投无路的红毛大猩猩走进棕榈园偷吃年幼的棕榈苗充饥。农夫发现后就将成年红毛大猩猩杀死,再活捉小猩猩非法倒卖给他人当宠物。

很多产品都使用棕油来制作,例如面包、曲奇饼和牙膏等等,从棕油衍生出来的生物燃料的需求也在不断飙升,导致热带雨林的动物正迅速失去栖息地,比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快。”

20190503-baby orangutan.jpg
小猩猩被活捉后,经常被非法倒卖给他人当宠物。(互联网)

红蚂蚁大胆猜想,郭素沁应该是认为,上述内容的写法,直接损害了棕榈园及其生产国的形象,让人只看到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农民与国家,于是就“自动”对号入座了。

野生动物保育集团:抵制棕油业的做法行不通

针对郭素沁的指责,万礼生态园控股公司的首席执行董事巴克莱在书面答复本地媒体时写道:“有鉴于棕油生产的效率和广泛的用途,野生动物保育集团相信,抵制棕油业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咦,好像和展示牌上的信息有点自相矛盾……别急,听他说完。)

“我们意识到棕油是产量最高的植物油,而且棕油产业也为本区域许多人创造了稳定的就业机会。”

巴克莱接着说,野生动物保育集团是可持续棕油圆桌会议(RSPO)的积极成员,这个组织致力于保护生物多样性与碳源丰富的热带雨林,因为这对千千万万名仰赖森林来过活的土族居民与当地人都极为关键。

20190503-WRS.jpg
新加坡动物园于2015年9月16日迎来的一只小红毛猩猩。它是昔日园内动物明星“阿明”的曾孙,属于极度濒危的苏门答腊红毛猩猩。(野生动物保育集团)

巴克莱补充说:“我们相信确保使用符合认证的可持续棕油,可以协助减少棕榈园的开发对野生动物和它们栖息地所带来的负面冲击。”

听好了,这句话才是关键。不是抵制棕油,而是抵制不负责任开发的行为,以及不可持续的生产做法

巴克莱还说,野生动物保育集团旗下的所有园区的主要任务是提供公共教育,提高公众的保育意识。集团将通过所有管道包括动物展览解说、园区海报和网站,继续宣导保护野生动物和栖息地的信息。

马国网民非常支持新加坡动物园

有许多马国网民在郭素沁的面簿上留言说,他们虽然能理解她作为部长维护棕油的心理,但新加坡动物园的展示牌上写的内容并没有错。

“非法砍伐森林和过度种植棕榈的确是马来西亚和本区域其他国家面对的真实问题。与其出手反驳真相,我们必须尽力保护我们的热带森林和动物。我相信马国的动物学家和环保人士都会同意新加坡动物园和世界其他动物园所指出的真相。我们不能一味为了坚持自己的立场和维护我们的生意而扭曲那些对环境有益的做法。身为原产业部长,积极宣传棕油是没错,但对这样的课题作出这样的发言,并不是高明的做法。如果今天换作你处在环境部长的位置,你还会坚持同样的立场吗?”

Comment - KS Ong.png

“我持不同意见……森林在碎片化是真实发生的事。它不只影响红毛大猩猩,还影响生物多样化。我们在马来西亚沙巴大学的生物保育课程上有学过……你可以为真相裹上糖衣……但真相还是真相。新加坡动物园的立场是对的。”

Comment - Cheng Huat.png

红蚂蚁在此为马国网民的明辨是非点赞。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