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不了柔佛王室呱呱叫? 马哈迪再U转撤销签署《罗马规约》

更新:
2019年04月08日 22:19
受不了柔佛王室该该叫? 马哈迪撤销签署《罗马规约》
柔佛王室强烈反对马国签署《罗马规约》,马哈迪宣布撤销签署。(李国豪制图)

再次U转。

马来西亚政府再次做事只做半套来个政策大U转,这次U转的是放弃签署一项联合国旨在防止灭绝种族等屠杀行为的规约。

马国首相马哈迪日前(5日)宣布马国将正式撤除签署《罗马规约》。

“不是因为《罗马规约》对我们(国家)有坏处,而是因为一些人在挑起政治上的混淆,包括一些有特定政治野心的人。我们知道这一点。”

在宣布撤销签署《罗马规约》的记者会上,马哈迪意有所指地说明马国政府被迫撤销《罗马规约》是因为某人搞小动作,挑动王室的情绪,并诋毁联邦政府的名声。搞小动作的人是谁?马哈迪没有指名道姓,但从他在记者会义愤填膺的发言来看,始作俑者的身份呼之欲出。

20190408 mahathir_mohamad_pmo_0504_(1).JPG
马哈迪召开记者会宣布马国撤出《罗马规约》。(马来邮报)

《罗马规约》专约束大型种族屠杀等罪行

根据联合国网站资料,《罗马规约》全名为《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这项条约旨在建立一个常设国际刑事法院,针对国际社会的四种罪行具有管辖权,其中包括灭绝种族罪、危害人类罪、战争罪及侵略罪。目前已有139个国家签署这项规约,其中的118个国家已经正式批准履行这项规约。红蚂蚁发现,新加坡不在此列。

20190408 icc.jpg
《罗马规约》常设国际刑事法庭审判种族屠杀等罪行。(互联网)

柔佛苏丹和王储带头反对签约

2018年12月12日,马国政府内阁宣布在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的建议下,准备签署加入《罗马规约》。马哈迪和马国外交部长赛夫丁也分别在12月26日和今年2月15日致函马国代最高元首纳兹林沙(霹雳苏丹)和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彭亨苏丹),告知内阁决定加入《罗马规约》的决定。

马哈迪来自柔佛王室的两位“老朋友”,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和王储东姑依斯迈很快跳出来反对政府的这项决定。后两者声称签署《罗马规约》将影响马来王室权力、马来人特权及伊斯兰教地位。

其中,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在整起事件中表现异常活跃。他多次通过社交媒体发文强调《罗马规约》将会危及9个州属的世袭王室地位,在这个前提下政府却未将该决定呈上由9个州属统治者组成的统治者理事会,并认为未经后者同意即签约是一项违反马国联邦宪法的举动。

20190405 tmj-tunku-mahkota-johor-1310.jpg
东姑依斯迈多次发言批评《罗马公约》将影响王室地位。(互联网)

东姑依斯迈反对《罗马规约》的理由包括该规约明订国家元首将可在犯下灭绝种族罪、危害人类罪、战争罪及侵略罪的嫌疑下,被带到国际刑事法庭受审。实际上,马哈迪早在1993年执政时即已推动废除最高元首和各州统治者的司法免控权。但中间的灰色地带是,最高元首和各州统治者不能被带上一般法庭受审,而只能在马国成立的特别法庭受审。东姑依斯迈在这方面强调统治者仍有司法豁免权,因此不能被带上国际刑事法庭。

东姑依斯迈第二个反对《罗马规约》的理据是该规约规定武装部队的指挥官(最高统帅)必须为麾下士兵犯下前述四种罪行负责,并被带到国际刑事法庭提控。马国最高元首是武装部队名义上的最高统帅,但实际上能够调动武装部队行动的是联邦政府。

他暗示最高元首有可能“吃死猫”,在联邦政府而非元首下令军队犯下四种罪行的情况下,元首会被视作武装部队的指挥官而被提控。但红蚂蚁发现,罗马规约第18(1)阐明只有在军事指挥官(最高统帅)“有效”指挥、控制或管辖下的部队犯下罪行时,才需要附上刑事责任。最高元首只是名义上的统帅,没有实权,因此应该无需对麾下士兵的罪行负责。

马哈迪在记者会上也对此回应最高元首没有行政权,后者只能按照首相的建议行事。因此国际刑事法庭不会因为最高元首名义掌控的士兵涉及的罪行而对元首采取行动。

马哈迪政府在压力下撤销签署《罗马规约》

无论如何,在重重压力下,马哈迪政府仍决定撤回签署《罗马规约》。马哈迪在宣布撤销签约的记者会上,说了几番耐人寻味的话语。他强调有心人士试图挑破他和王室的关系:

“当(前首相)纳吉在偷钱、卖地等等的时候,他们一声不吭。”

“我不知道他们躲在哪里,但他们担心我们会对他们采取行动。”

“(他们)想抹黑包括我在内的政府,我知道原因,因为我对洗钱等行径不退让。”

“如果我们抓到谁触犯了法律,我们不管他是谁,我们会采取行动,不管他是王公贵族还是平民百姓,我们会采取行动。这就是我们的立场。”

背后藏镜人对马来社群有巨大影响力

对于这位背后藏镜人的身份,马国候任首相安华也对媒体指出,马哈迪所指涉的对象应该是一位特定的王室成员,而不是特定政党。

马国外交部长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些非民主的“暗势力”(Deep State)想要推翻民选政府。在政治术语中,“暗势力”指涉那些未经民选的政府官僚、情报机构、财团等组成的集团,通过幕后操纵国家,以保存自身的既得利益。

联邦直辖区部长卡立沙末今日(8日)也对记者表示政变有可能在马国发生:

“尤其是马来人占人口的70%,而他们又充分相信马来人的地位受威胁的时候。你知道的,警察和军队基本上是马来人为主的机构。”

马哈迪幕僚疑似发文暗批柔王室与州务大臣

马哈迪的媒体顾问兼资深媒体人卡迪耶欣今天也发文不点名暗批王室干政的行为。他指出,一些王室成员将触手伸到政治,对民选政府做出政治指控是非常危险的行径。他强调,马国奉行君主立宪,王室不能凌驾法律,并应超越政治和保持政治中立,避免卷入政治斗争。

20190408 kadi jasim.jpg
卡迪耶欣是前报人兼马哈迪的亲近幕僚。(中国报)

他也奉劝马国的统治者们应该专注在自己的官方职务上,避免涉入商业并与人民竞争,并暗示王室能够过上优渥的生活全赖一般民众缴税:

“别忘了纳税人,他们每年花费数以亿计令吉的费用使我们的王室可以舒服且安全地端坐在华丽王宫的宝座。”

他最后在文中也提到有某个州务大臣“吃里扒外”:

“身为州务大臣应该向该州人民及委任他的首相负责。很遗憾的,并不是每个州务大臣都这样做。”

恰好,之前陷入假学历和巴西古当金金河化学毒气污染事件处理不当等丑闻的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今天也有一个和马哈迪会面的行程,而坊间也揣测他州务大臣的位子或许坐不久了。

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jpg
陷入假学历和化学毒气泄漏事件处理不当风波的柔大臣,奥斯曼沙比安盛传将被去职。(互联网)

马哈迪和柔佛王室一直不Ngam Key

马哈迪与柔佛王室的矛盾可以追朔到1984年修宪限制元首御准权,和1992年已故柔佛苏丹依斯干达殴打钩球教练,引起马哈迪发动修宪剥夺各州统治者司法免控权的历史。

2017年,尚未回锅担任首相的马哈迪呛声柔佛新山的碧桂园森林城市计划将大量土地售卖给外国人,使当地土地被大量外国人士占据。根据《当今大马》的调查,森林城市计划由中国公司碧桂园集团和一家Esplanade Danga 88私人有限公司联营。柔佛苏丹依布拉欣正是这家Esplanade Danga 88私人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换句话说,马哈迪这一骂,连柔州苏丹也骂上了。

20190408 forest city.jpg
柔佛苏丹在森林城市计划中有庞大利益。(新海峡时报)

2018年马国大选前夕,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曾透过其拥有的柔佛足球队官方面簿发表疑似呼吁选民票投国阵的贴文,引起王室是否干政的争议。他在文中暗讽当时反对阵营希盟的首相人选马哈迪“阴险如蛇”,并以引擎和船长隐喻,鼓动人民切勿投选反对阵营更换政府:

“如果引擎还没坏就别换船,甚至也别更换船长(指首相),请让柔佛苏丹陛下和我为你们带领船长。为了我们挚爱的国家,更换需要更换的,升级需要升级的。”

2018年年底,作为马国最大红树林岛的龟咯岛突然在州政府宪报中失去国家公园地位。事后发现原来前国阵州政府在2018年稍早曾议决取消龟咯岛的国家公园地位,并将之赠送给柔佛苏丹依布拉欣。换句话说,原本的国家公园将变成苏丹依布拉欣私人拥有的苏丹领地,此事继而引起舆论攻击。

马哈迪和东姑依斯迈在这起事件再次有了言语交锋。东姑依斯迈当时坚称龟咯岛是柔佛州土地,州政府想送谁就送谁,联邦政府是是“外人”,无权置喙。马哈迪则反击称联邦政府并非外人,反而有责任看管国家一切事务。最后,联邦政府内阁决议保留龟咯岛的国家公园地位,龟咯岛在柔佛州宪报重新被登记为国家公园,而非苏丹领地。

20190408 kukup.jpg
龟咯岛一度成为柔佛王室的私人财产,随后恢复国家公园地位。(互联网)

今年1月曾有和解迹象

2019年1月,马哈迪前往柔佛王宫觐见柔佛苏丹依布拉欣,这趟“破冰之旅”的和解意味浓厚。东姑依斯迈也发文感谢马哈迪到访,双方关系看似回暖。

20190408 proton saga.jpg
苏丹依布拉欣亲自驾驶马哈迪在80年代送给其先父的普腾赛佳载送马哈迪到机场。(互联网)

不过,随后柔佛王室再度因《罗马规约》和柔佛新山港口的船对船运输中心计划而重生龃龉。

《罗马规约》这一仗,之前稍尽优势的马哈迪不得不撤回签署规约的决定,看来让柔佛王室扳回一城。但马哈迪在5日的记者会中发言依旧强势:

“今天早上内阁关于我们将会撤销签署《罗马规约》的决议是因为(特定人士的)混淆,不是因为我们认为(规约)对我们不好,而是因为某个想要随心所欲殴打人和做类似事情的特定人士造成混淆。”

这句”想要随心所欲殴打人和做类似事情的特定人士“(one particular person who wants to be free to beat up people and things like that)是不是暗指曾因殴打人民闹得满城风雨留下黑历史的柔佛王室,看来恐怕就不是听者有意,说者无心这么简单了。

他也警告这个想随心所欲殴打人的特定人士:

“还有如果他再打人,我会派警察去逮捕他,我才不管他是谁。”

红蚂蚁头脑再简单,也听得出他话中有话啊!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会的问答环节中一名记者这样向马哈迪提问:

“照您(马哈迪)形容这个反对签订《罗马规约》人士来看,请问这是不是来自一个南方州属的特定王子?”

马哈迪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你可以做出猜测,欢迎(做出猜测)。”

柔王室欢呼胜利,执政联盟和公民组织有异议

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在马哈迪做出取消签订《罗马规约》后在推特发文:

“吾王万岁。为了宗教、民族及国家。吾王万岁。”

而柔佛苏丹也发布文告感谢政府聆听民意,撤销签署《罗马规约》。

马国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林吉祥和查尔斯山迪亚戈皆开腔批评政府决定撤回签署《罗马规约》的决定,多个公民组织也对这项决定表达不满。

一名马国宪法专家也告诉《星报》,联邦宪法并无规定马国政府在签署《罗马规约》前,需要征求统治者理事会的意见:

“唯一担心马来西亚加入《罗马规约》的人,是那些怀有恶意、犯下危害人类滔天罪行的人。”

除了这一次签署《罗马规约》U转,马国政府先前也在签署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一事上半途而废。无独有偶,当时反对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的主要理由也是害怕马来人特权、伊斯兰教和统治者地位被影响。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