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柔苏丹殴打平民 马哈迪26年前再杠柔王室摘免控权

更新:
2019年04月05日 21:56
已故柔苏丹殴打平民 马哈迪26年前再杠柔王室摘免控权
马哈迪1993年推动修宪摘除各州苏丹及统治者免控权。(设计对白,曾庆祥制图)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红蚂蚁昨天写了一篇有关柔佛王室和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的争端起源,一切恩怨来自马哈迪首次任相摘除最高元首御准权的举措。1983年马哈迪推动修宪,经过民选政府和统治者会议的一阵对立拉扯后,1984年的宪法修正案成功将最高元首御准期限缩减至60天,1994年进一步修法将御准期缩短至30天,无论法案是否经元首御准都可自动生效。该次修宪大幅降低世袭王室在马国政治所能扮演的支配地位,可说是马哈迪对柔佛王室和各州王室地位所开的第一炮。

时间来到1992年,马哈迪再次以修宪为手段,对王室权力开了第二炮,进一步推动限缩王权。这一次开刀的是各州苏丹和统治者的免控权。如果用一句话简单的概括,就是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概念写入宪法。

在那之前,除非苏丹或统治者放弃自己的豁免权,否则在原有的宪法中,苏丹及统治者享有绝对的民事和刑事免控权。换句话说,苏丹及统治者犯下的任何罪行,都不必被法律追究。

柔佛苏丹殴打致伤一名钩球教练

1992年马哈迪开的第二炮,对准的核心正是当时柔佛王室及时任柔佛苏丹依斯干达,正是因为苏丹依斯干达和他的两位王子(现任苏丹依布拉欣及二王子东姑阿都马吉)恶名昭彰的暴力史,让马哈迪和其执政的国阵有了在国会提案修宪的口实,藉此摘除苏丹及统治者的豁免权。

1992年11月30日,一位钩球队教练哥美兹(Douglas Gomez)被柔佛苏丹依斯干达传召进宫。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哥美兹在入宫觐见苏丹数小时后离开。守候在宫外的记者看见一脸惊恐和身上满是伤痕的哥美兹出现,很明显在宫内被人袭击,但后者不发一言。

根据当时的马国宪法,各州苏丹和统治者都享有民事及刑事免控权。同时,任何对苏丹和统治者的批评都有可能被控煽动罪名。这应该足以解释,为何哥美兹满腹委屈,却只能往肚里吞。

20190405 douglas gomez.jpg
哥美兹(白衣者)为失去比赛机会的麾下球员发声却被苏丹依斯干达秋后算账。(互联网)

柔佛二王子涉嫌在一场钩球赛后攻击对手守门员

哥美兹为什么被打,得从苏丹依斯干达的二王子东姑阿都马吉(现任苏丹依布拉欣的弟弟)在1992年一场钩球赛后的暴力攻击事件说起。1992年马来西亚运动会,东姑阿都马吉代表的柔佛队在钩球决赛败给霹雳队。

输球后心有不甘的东姑阿都马吉在赛后跑到霹雳队的休息室和对方守门员西华拉惹(Mohd Jaafar Selvarajah)对峙,并掌掴和飞踹对方至昏迷。事后东姑阿都马吉被法庭宣判有罪(王子没有免控权),赔偿对方1千令吉(约333新元),并被马国钩球总会禁赛5年。

20190405 tunku abdul majid.jpeg
当年22岁的东姑阿都马吉涉嫌殴打对手。(互联网)

苏丹依斯干达要求柔佛所有球队罢赛

苏丹依斯干达为帮儿子出气,谕令柔佛的各级钩球队罢赛。柔佛钩球协会宣布杯葛所有全国性的比赛以示抗议。哥美兹当时执教的苏丹阿布巴卡学院钩球队由于苏丹依斯干达的施压,不得不在一场全国校际比赛开赛前几个小时退出比赛。

哥美兹有感于自己的子弟兵被剥夺了比赛的权利,于是开腔炮轰柔佛钩球协会的这项罢赛令无异于“摧毁(柔佛)州内的钩球运动”。这番言论传到苏丹依斯干达耳中,哥美兹随后被传召入宫,并在几位柔佛御林军的注视下,被苏丹依斯干达殴打,导致他的脸部、肋骨和腹部受伤。

哥美兹在同年12月6日,即事发一个星期后向警方报案。由于苏丹享有免控权,因此无法入罪。事件引起轩然大波。马哈迪为首的马国政府于是开始动员,准备在国会通过新的宪法修正案以取消苏丹及统治者的民事及刑事免控权。

马哈迪推动修宪取消苏丹免控权

马哈迪在“哥美兹事件”后,对媒体指出:

“虽然几乎每一任首相和州务大臣都有向巫统理事会报告他们(苏丹们)的问题,但是公众从来不知道。所以公众不会知道政府所面对的问题。”

马哈迪形容苏丹依斯干达殴打哥美兹是“做了不该做的事”,而这件事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根据《透视大马》报道,马哈迪当年回应此事时说:

“王权不能凌驾法律。他们不可以杀害平民,也不可以打人。”

马哈迪在1993年年初在国会提呈修正法案时表示,各州苏丹及统治者的免控权必须予以免除,以避免马国君主立宪制招来人民的厌恶。

“如果不修改法律,最坏的情况可能发生……可能有一天议员们将被迫废除王室。”

时任副首相嘉化峇峇也强调政府并没有打算废除君主立宪制,相反的各州王室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他说道:

“一个公正的君王会被尊重,一个残暴的君王则会被罢黜。”

他强调马国宪法虽然赋予苏丹们一些特权,但并不代表他们可以肆意殴打、杀害或伤害任何一个普通公民。

20190405 mahathir 2.jpg
马哈迪在哥美兹事件后推动修宪取消苏丹免控权。(互联网)

柔王室成员在20年间涉及23宗案件

在国会特别会议期间,更多苏丹依斯干达和其两位王子(现任苏丹依布拉欣及东姑阿都马吉)的暴力罪行全数曝光。参与辩论的国会议员在下议院揭露柔佛王室在1972年至1992年间所犯下的罪行。据统计,柔王室涉及23宗刑事案件,其中包括伤人、强奸及误杀罪。苏丹依斯干达包办了其中15宗。

部分罪行由于过于严重而无法在马国媒体刊登。综合当时《海峡时报》及《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来看,苏丹依斯干达仍是王储期间就已犯下各项刑事罪名,由于当时他尚未登基为苏丹,因此没有免控权。

上述罪名中,最严重的是在1970年代涉嫌射杀一名男子,苏丹依斯干达辩解自己以为对方正在走私,因此开枪。法庭最后判处他监禁六个月,但其父亲也就是时任柔佛苏丹旋即赦免他的罪行。

1981年苏丹依斯干达登基后,也被指控犯下多项殴打及掌掴州议员、警员和军人的罪行。由于当时已登基为苏丹的他享有免控权,最后总是能全身而退。

志期1993年1月21日的《海峡时报》也报道,马国《每日新闻》除了报道上述所列罪行,也留下一段注脚:

“尚有其他几项涉及到柔佛苏丹(依斯干达)和王储(现任柔佛苏丹依布拉欣)的事件,例如高尔夫球场事件和强奸案都有在国会被提起,但无法刊出。”

柔佛王室至今对于议员在国会做出的上述指控始终保持缄默,即不承认也不否认。 

20190404 sultan iskandar.jpeg
国会议员在马国国会揭露苏丹依斯干达曾涉及的案件。(互联网)

国外媒体和民间曾传闻苏丹依斯干达打死一名球童

根据国外媒体如美国《华盛顿邮报》和英国《独立报》分别在1992年12月和1993年1月的报道,高尔夫球场事件发生在苏丹依斯干达于1987年兼任马国最高元首期间。当时他使用高尔夫球棒将一名球童殴打致死。据报道,球童因为干扰到苏丹依斯干达开球,而惹来杀生之祸。

已故马国民主行动党议员卡巴星曾在国会询问苏丹依斯干达为何从未因这起案件被对付。无论如何,在1992年”哥美兹事件“发生前,马国媒体对苏丹依斯干达犯下的刑事罪名一概噤声,因此相关指控也都无疾而终。

更多未经证实的坊间传闻

根据坊间传闻,苏丹依斯干达在出巡时会在其劳斯莱斯轿车放上一把霰弹枪。如果一般平民胆敢超车,就有可能被罚款,或当场被罚交互蹲跳。当然,红蚂蚁必须再次强调,这是坊间传闻。

当年红蚂蚁的父亲也曾吐过苦水,说他开车时因为来不及将车子停放在路边让后方的苏丹车队经过,车身被开路的交警大力踹了几脚。再次强调,这也是(红蚂蚁)道听(父亲)途说。

红蚂蚁在中学时代在新山的某个海边玩耍时,曾亲身经历苏丹依斯干达车队从身旁呼啸而过的感觉。因为当时还没有驾照,所以无法亲自确认在路上挡路或超车会不会被教训,但当时所有路上的车辆倒是都乖乖停到了路旁(不是让路,是停下)。

第二版修正案正式生效,取消免控权但保留部分特权

经过议员陈述及辩论以上柔佛王室所涉及的刑事案件后,掌握国会三分之二议席的国阵于1993年1月成功在国会通过较为激进的第一版修正案。根据这个版本修正案,各州苏丹及统治者不再享有免控权。一旦涉嫌犯罪,他们将和平民一样在民事和刑事法庭被提控。

各州苏丹及统治者组成的统治者理事会对此强烈反弹,抗议王室专属的特权被剥夺。

马国政府随后在1993年3月提呈了另一个较为温和的修正案版本,并再次跨过国会三分之二议席同意的修宪门槛,而这个稍微给王室留点颜面的修正案也终于获得统治者理事会的同意。

根据生效的宪法修正案,各州苏丹及统治者的民事及刑事免控权仍将被取消。然而,假如他们犯罪,他们也不会在一般的法庭被提控。反之,案件将由一个特别法庭审理。特别法庭将由五位法官组成,统治者理事会有权任命其中两位法官。一旦被判有罪,苏丹、统治者及他们的家属仍有权获得统治者理事会特赦。无论如何,被判刑超过一天以上的苏丹或统治者必须自动退位。

一名新加坡人曾尝试民事起诉彭亨苏丹但失败

宪法修正后,一名新加坡公民曾在1996年入禀特别法庭控告时任彭亨苏丹阿末沙诽谤,但被该法庭以外国公民无权起诉马国苏丹为由驳回。而森美兰统治者端姑嘉化则成为第一个在特别法庭被做出不利判决的统治者。他在一起民事案件被判必须偿还积欠一家银行的100万美元欠款。

现任柔佛王储对当年王室不被礼遇耿耿于怀

虽然苏丹依斯干达已在2010年驾崩,但其孙子,也就是现任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似乎仍对马哈迪当初剥夺王室免控权的那段历史耿耿于怀。

1992年,苏丹依斯干达在王宫殴打钩球教练哥美兹的时候,东姑依斯迈8岁。他在2016年3月在其面簿贴文控诉:

“我永远不会忘记1992年的宪法危机。我还记得当时联邦政府官员是怎么对待我的家人。”

“我记得当时他们试图解散柔佛御林军,柔佛的行政议员也被令不能到机场迎接我的祖父(苏丹依斯干达),工程局被下令不能来维修柔佛王宫的任何东西。”

“我的母后甚至在从新加坡进入柔佛时被马国关卡截停。她被要求下次以便让他们检查车里的东西。我还记得这一切,也仍然记得必须为此负责的人(暗指马哈迪)。”

他的贴文明显规避谈论这一连串事件发生的起源,他的祖父殴打了一位平民,并因享有免控权而逃过法律追诉。

20190405 tmj-tunku-mahkota-johor-1310.jpg
东姑依斯迈抱怨柔王室当年不被礼遇。(互联网)

哥美兹之子发文回应父亲的委屈更不能忘

真正的受害者,当年那位被殴打的钩球教练,哥美兹的儿子布莱恩哥美兹(Brian Gomez)随后发文以更多的“我还记得”做出回应:

“我还记得他(哥美兹)说起当时在王宫发生的事,还有(他脸上)的黑眼圈出自谁的手。”

“我还记得,在当时两个巨人(指马哈迪和苏丹依斯干达)的斗争中,是一般平民百姓站出来并照亮了前路。”

“我还记得当时那些拒绝跟我父亲收费的新山计程车司机。”

他最后留下一句:

“真正的权力属于人民。”

这句“真正的权力属于人民”值得细细品尝,或许才是这场马哈迪与柔佛王室斗争中最佳的注解。无论马哈迪、苏丹依斯干达、苏丹依布拉欣抑或东姑依斯迈,都没有权力逾越这个分际。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