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样的女教授,能让国大8名教授以及5名行政人员相继离职?

更新:
2018年12月26日 12:44
有钱赚谁不要
(曾庆祥制图)

教授辞职苦了学生。

这年头,连教授这么安稳的工作都不好做吗?《今日报》昨天爆出,新加坡国立大学传播与新媒体系的8名教授以及5名行政人员在8个月内相继离职,原因竟是为了一位女教授。

这位教授是余燕珊(Audrey Yue)。新加坡人,曾在墨尔本大学任教,去年7月加入新加坡国立大学。

 教授辞职苦了学生。
(取自国大网站)

5名已离职的教授告诉该报,余燕珊教授是在今年6月13日接过传播与新媒体系前主任杜塔教授(Mohan J. Dutta)的棒子。而辞职事件是在今年4月开始,那也正是前系主任杜塔教授3月递交辞呈后的期间。

报道指出,这8名教授以与新系主任意见分歧为由而辞职。离职教授也透露,差不多整个行政部门的职员(约5人)也在这期间辞职,他们是觉得和新来的系主任难相处,所以丢辞职信的。

你没看错,报道真的写几乎整个部门的行政人员都炒老板鱿鱼,红蚂蚁真想了解这新系主任的来头,竟有如此大的威力。

根据国大的网站,余燕珊教授是这么自我介绍的:

在我回到新加坡(我出生和上学的地方),入新加坡国立大学之前,我在澳洲生活了30年,回国前担任墨尔本大学文化研究教授和公共文化研究部门的主任。我出版了7本学术著作,80余篇的期刊论文和章节......我从澳大利亚、香港和加拿大获得了超过600万澳元(582万新元)的国际竞争性研究经费。......2010至2012年间,我被任命为澳洲政府多元文化艺术政策咨询委员会的委员。......我也是墨尔本大学荣誉教授。

长话短多,总之是一名博学多才的教授。

其实,《今日报》和红蚂蚁一样好奇,早就发邮件问余燕珊教授这是咋回事,不过对方并没有回应。

国大文学暨社会科学院的发言人则回复说,

基于保密原因,无法透露有关讲师辞职的详情。教职员离职背后有“多种因素”。有的重返业界,有的到其他大学的任职。这些人事变动符合整体人员流动的趋势,而所有腾空的职位也获得及时的填补。

奇怪的是,发言人今早告诉《联合晚报》,自从余燕珊教授正式接棒后,离职的讲师少过8人。(也就是说,至少有7人吧,那还是很多。)

 教授辞职苦了学生。
(联合早报)

不过,教授辞职,却苦了学生。

离职教授负责的课程被取消  学生宁愿换主修

在4月递辞职信,6月离开的前助理教授南希·傅鲁德(Nancy Mauro Flude)说,

有数名学生因有不少单元课停办而选择更换主修,从传播学改为东南亚学研究。

没机会选修与主修相关的课程  学生直呼不公平

另外三名担心被受牵连而不愿具名的学生告诉该报,他们在8月新学期开始时发现,一些比较有趣的选修课程都被取消了,这些课程内容包括社交媒体、摄影、视频拍摄、新闻写作等。一名大二女学生表示,像她这种念新闻学的学生,没有机会选修这些课程,是“不公平的”。

合适的论文指导教授辞职  被迫更换论文题目

大四生Emily Eng说,以往她的学长学姐的毕业论文导师,与他们有一定的认识,导师对他们的论文题目也有一定的专业知识。

但她今年5月寻找毕业论文导师时却碰到困难,她本来想写有关新闻写作的论文,但一名原本能够指导她的讲师准备离职,而她也不清楚,到底还有哪些教授会留下。

Emily后来找到一位博士后研究生为她指导论文,不过想做的论文题目得更换。幸运地是,她对新的论文题目也感兴趣,才不觉得被迫退而求其次。

担心教授辞职  博士生另寻别校教授作后备

已离职的前助理教授Andrew Quitmeyer描述得比较严重,他说部门被“快速清空”。因此,他建议他的博士生先到其他大学找后路,以防整个部门“瓦解”,她就无法毕业了。他最终选择在8月才辞职,帮助学生完成论文。

真有这么糟吗?国大发言人说,

对于那些论文指导师已经离职的学生,传播与新媒体系现有教职员和明年加入的新教职员,将能很好地指导学生。

据报道,包括余燕珊教授在内,国大传播与新媒体系目前还有18名教授。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在教职员工纷纷辞职后,部门里出现了各种流言蜚语称,课程被取消是因为出现了“辞职潮”。余燕珊教授和助理教授张玮玉博士在12月4日联合发邮件给学生辟谣。

根据《今日报》拿到的邮件,这两位学者指出,辞职的讲师共教35个单元课,虽然承认离职讲师会导致短期的人手短缺,但也强调只暂停了3个单元课,而也增加了现有单元课的配额。换句话说,系主任要传达的信息是,课程减少与教职员离职没有多大关联。但是,电邮里头并没有说明,到底有多少个单元课被完全停掉。

报道说,一些离职的教职员透露,有超过一半的单元课被砍掉。前系主任任职期间共开办了130个单元课,新系主任接棒后有意停办75门单元课,由于有学生抗议单元课选择有限,才将删减的单元课减至56门。其中大多是被停掉,只有少数课程是被合并。

根据《今日报》掌握到的一份《课程检讨与更新》(Curriculum Review and Update)内部提案,那56门课程从2019 年8月起将停办,新的单元课总数为73。换句话说,新单元总数课程将比旧的少将近一半。这份课程内部提案是由余燕珊教授在12月4日审核并提交审批。

据了解,被删减的课程包括新闻报道与编辑、智能城市、数码媒体与政治传播学、以及摄影、公共文化、视觉修辞(visual rhetoric)等。(一些课程红蚂蚁的确听了也不懂是学什么的,一些听起来好像与传媒学沾不着边。)该系倡议的新课程包括社交媒体行销、数码人文,数码新闻报道,以及计算传播学等。

学生们告诉《今日报》,校方已进行了一个“非正式调查”来收集学生的反馈。该系在11月底与学生进行了两次小组讨论会,听取他们的意见,学生提出的一些担忧包括课程内容重叠。反馈将在明年1月举行的学校政策会议上公布。

国大文学院发言人称:新系主任领导更新课程  将让学生受益

国大文学暨社会科学院的发言人说,余燕珊领导本系更新课程,以让本科生受益,并为他们未来的职业生涯做好准备。课程内容将根据当前的学术和行业趋势进行更新并进行精简,为学生提供“更多的选择、有广度和深度的教育”。该发言人说,这也符合各院系目前对课程的持续检讨和改进。

学院发言人说:“已咨询业界咨询委员会成员及相关政府,课程检讨确认了近期停办的课程中需要删减的,而在内容上有重叠的课程也将应学生的意见及业界意见而合并及加强。”

离职教职员不完全认同课程更新   称系里失去明确方向

国大发言人今早向《联合晚报》指出,课程检讨其实仍在进行中,很多细节还未敲定。

不过,离职教授对于编改课程不是那么认同。

不愿具名的前教授就说:

“说句公道话,是的,有些课程已经过时了。但是他们应该认真地评估课程,而不是冲动地改变。删除数码媒体课程如何帮助学生跟上时代?”

另一位要求匿名的前讲师也说,如果说有一些课程过时会令人感到困惑,因为它们是根据媒体和传播领域专家的协商设计的。

除了必须应对大学里“令人窒息的气氛”,前讲师们表示,他们也对系里的方向不确定感到不满。另外,系里对他们的工作、教材和他们购买的教科书也有更严格的审查。

已离职的前助理教授南希·傅鲁德说,系里的行政员开始针对她使用的教课书问一些“奇怪的问题”,而离职的前助理教授Andrew Quitmeyer则说,在杜塔教授不再担任系主任后,有人(没有指名道姓)会告诉系里的讲师,“系里的老将如何把我们引入歧途,而新将将如何解决我们的问题”。

Andrew Quitmeyer还说,希望国大可以自我调整,发挥自己的才能,而不是追逐指标,追逐毫无意义的声望。

这听来是一种改革的阵痛,离职教职员和新系主任可能对于如何更改教程看法不完全一致,也可能是离职教职员不适应新系主任的领导方式。在这种阵痛期,受苦的一方肯定包括想要长知识的学生,他们付出的代价可能是最高的,因为他们不能像教职员那样说走就走。苦谁都好,千万别苦了学生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