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网站“网络公民”主编被问话近九小时后步出警局

更新:
2018年11月21日 17:09
本地英文时政网站“网络公民”(The Online Citizen)主编许渊臣
被警方召去问话的本地英文时政网站“网络公民”(The Online Citizen)主编许渊臣,昨天深夜步出警察总部。(海峡时报)

学到新词汇:Hiatus。

昨天下午3点左右被召去新加坡警察总部问话的本地英文时政网站“网络公民”(The Online Citizen)主编许渊臣,已被该网站证实,于昨晚约11时50分步出了警察总部。

网络公民昨天下午1时44分在面簿上发贴文宣称,该网站将“be on hiatus”。

Hiatus在英文里有“断层、暂停”的意思,可以解释为“暂时停止运作网站”。该贴文补充说,这是因为“所有用于运作网站的电子设备,已被新加坡警方取走,警方怀疑网站涉嫌触犯刑事程序法(Criminal Procedure Code)第68章第21条1项下的刑事诽谤罪(Criminal Defamation)。”

该贴文还说,

“被取走的电子设备包括桌面型电脑、移动设备和膝上型电脑。这些物品今早(20日)从许渊臣住家由五名警员取走。归还日期目前仍是未知数,因为调查需进行一段时间才会结束。”

不过有网民留言说,刑事程序法里并没有刑事诽谤这条罪状。红蚂蚁去咬了咬刑事程序法也确实没找着,不知道是不是旁引错了?刑事诽谤与民事诽谤的最大区别在于:涉嫌刑事诽谤的人,是带有明确与恶意的意图。

网民也由这个事件联想起本月8日,时政网站“States Times Review”因刊登一篇内容毫无根据、充满诽谤性的假新闻之后,政府也报了警并要求删稿,否则封网的事件。有网民担心,接下来是否还会有其他时政网站被“开刀”?

其实,这两者属于完全不同的性质,风马牛不相及。

States Times Review刊登的是假新闻,网络公民的文章则是有某个评论意见“涉嫌刑事诽谤”。网络公民昨天称将暂停运作,但hiatus并不代表关闭网站,只不过是没有更新网站内容而已。《海峡时报》也注意到,截至昨晚10时,该网站依然正常运行。

网络公民昨晚也一如既往地在面簿上发贴文,除了更新主编许渊臣被问话的进展,也于今天凌晨1时左右转发异见人士张素兰昨晚9时40分在面簿上所发表的一篇题为《被警方骚扰?》的文章。张素兰写道:

“我收到的消息是,警方正在调查一封刊登在网络公民网站的简短读者来函。这封信函被指存有一些涉嫌诽谤某些‘最高层’人士的评论意见,这封信已经从网站上删除。我被告知许渊臣正在接受警方盘问信函内所出现的那些意见。写信的那名作者的电子设备已被取走,但他并没有接受盘问。”

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nfocomm 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简称IMDA)发言人昨天受询时告诉《海峡时报》,是发展局向警方报了案。

当局发言人说:

“IMDA已经报警,因为网络公民的一篇题为《谢健平面簿贴文的启示》的文章作出了严重指控,削弱公众对政府诚信的信心。”

警方受询时也向媒体证实,他们确实在11月20日(星期二)接获报案通知,让警方调查网络公民网站和题为《谢健平面簿贴文的启示》的作者。当局在接获报案后展开调查,也取走了膝上型电脑和手机等电子设备。

警方发言人还说,该文章被指作出严重指控,指“政府最高级别官员腐败,并指宪法遭人动手脚”。

千丝万缕的“刀光剑影”

《海峡时报》报道称,《谢健平面簿贴文的启示》这篇文章,是在9月4日刊登于网络公民网站,作者是一名叫“Willy Sum”的人。

该文章是针对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兼研究网络假信息问题的国会特选委员会代主席谢健平在9月初所发的面簿贴文,质疑本地历史研究员覃炳鑫与新加坡异见人士陈华彪在吉隆坡与马哈迪会面的动机不良,怀疑他们“不安好心”的说法,作出回应。

这当中的“刀光剑影”,蚁粉们如果忘了,可以重温异见人士陈华彪覃炳鑫见马哈迪,赞马国是民主之光覃炳鑫掀国家主权争议与政府玩猫抓老鼠,漫画家刘敬贤称见马哈迪“太天真”这两篇文章。

得知上述消息,又对政府感到不满或存有意见的网民自然是各种借题发挥,留言扎堆,红蚂蚁就不在这里一一赘述。大家最想知道的是,主编许渊臣究竟为何被警方叫去问话?综合上述各方说法,或多或少也与身为主编的他,把关严不严谨不无关系。

该文章已被网络公民网站删除,警方的调查仍在进行当中,大家就先别妄自臆测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