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见人士陈华彪覃炳鑫见马哈迪,赞马国是民主之光

更新:
2018年09月01日 19:57
陈华彪
流亡英国的新加坡大学学生会前主席陈华彪(左一)和与政府扛上的历史研究员覃炳鑫(右二)分别在面簿上晾晒与马国首相马哈迪会面的照片。(李雅歌制图)

老马这么有空?

看到下面这些照片,各位蚁粉有何感想?

tanwp w mahathir kirstenhanfb.jpg
马哈迪会陈华彪。(韩俐颖面簿)
thum meets mahathir thumfb.jpg
马哈迪会覃炳鑫。(覃炳鑫面簿)

一位是流亡英国的新加坡大学学生会前主席陈华彪,一位是与新加坡政府杠上的历史研究员覃炳鑫。两人基本就是反体制派,再加上一个喜欢找新加坡政府茬的马国首相马哈迪。三人在吉隆坡见面言谈甚欢,对外释放了什么信息?

有新加坡网民批:叛徒!

有网友说,这是“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最佳写照,这三人的共同点就是“反新加坡政府”。有网民祝贺覃炳鑫见到了马哈迪,曾经在听证会上拷问覃炳鑫的我国内政部长尚穆根到现在都还没能见上马哈迪一面。也有网友情绪性地批评陈覃两人是“叛徒”。

这个网民不客气地说,联系上一个多方损害新加坡利益的马国首相,这对我而言就是叛国。你可以不喜欢/批评我们政府的政策,不过当你和那位翻印度煎饼的首相站在同一阵线,那就越过底线了。

这个反驳说,什么时候我们国家有那么多危言耸听的人?和你观点不一致的就要被叫做叛徒?我以为新加坡是比较有智慧的,能够辨识谎言和事实。爱新加坡,不表示我一定要同意或者爱政府的政策。成熟聪慧的人应该让别人有不同意见,把人叫做叛徒那才是越过底线。

好话坏话任你讲,就看你是属于正方(支持体制)还是反方(反对体制)。

马哈迪见陈华彪等人1小时20分钟    比见李显龙还长

不得不说,对关注时政的新加坡网民来说,那几张照片确实造成一定的冲击。马国首相日理万机竟还抽空接见新加坡异见人士,老谋深算的老马这次是打什么算盘啊?想利用异见人士来打脸新加坡政府吗?

有意思是的是,陈华彪称与马哈迪见面“1小时20分钟”,无形中凸显他们一行人见马哈迪的时间比李显龙总理的30分钟还要长。老马这是故意的吗?

根据本地媒体报道,陈华彪等六人见马哈迪,邀请老马为明年在马来西亚举行的推广民主会议主持开幕并发表主旨演讲。陈华彪说,马哈迪表示有空的话会出席。

谁利用了谁?

一般上,在涉及领导人的官方会面时,各方都会抓紧机会做一个姿态,以对外表达自身立场。这不是一场正式的官方会面,与会者的心态和用意究竟是什么,难说。马国领导人会新加坡异见人士,谁利用了谁也不好说。但显然陈华彪和覃炳鑫比较高调,更积极对外发布与老马见面的消息。

红蚂蚁爬了一下,老马的面簿不见有任何与陈覃见面的相关消息或照片。陈华彪则主动对外发布信息并预告新加坡主流媒体一定会报道此事。果然神算,好几家媒体无一例外都报了。陈华彪也在面簿上一一转发。

(海峡时报的报道。取自陈华彪面簿)

(联合早报的报道。取自陈华彪面簿)

(亚洲新闻台的报道。取自陈华彪面簿)

身在马来西亚的陈华彪也接受了当地媒体的采访。他在转发当今大马的报道时还意有所指地留下这么一句:“他们侮辱我,现在我要扭转局面了”。(谁是他们?是指新加坡当局吗?)

(马来西业媒体“Free Malaysia Today”的报道。取自陈华彪面簿)

覃炳鑫呼吁马哈迪带头在东南亚提倡民主人权

覃炳鑫昨天也在面簿上发贴文,透露自己与马哈迪会面的情况。他基本也是鼓吹民主人权的价值观,并赞扬马来西亚是民主明灯。他在面簿上说:

我和马哈迪首相会面了。我呼吁他带头在东南亚提倡民主、人权、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我也表示,希望新马两地人民能加强联系,同时给马哈迪送上这本书——《在新加坡与迷思共存》

同一战线“社运人士”见马哈迪?漫画家刘敬贤不满媒体报道

据本地媒体报道,还有另三位新加坡人也一起见了马哈迪,他们是自由职业作家韩俐颖、社运人士范国瀚和本地漫画家刘敬贤。三人也都在面簿上透露自己与马哈迪会面。

从刘敬贤的面簿贴文判断,比较让他感冒的是,有本地媒体在遣词用字方面似乎暗示,这是一群有共同目标的“社运人士”一起跑去见马哈迪。刘敬贤说:

一行人当中,有一些人只是想以个人身份近距离与马哈迪会面,并没有什么信息要传达,所以也就没有和媒体接触。那些有信息要传达的人,也已经那么做了,大家都尊重彼此的选择。

嗯,所以这不是什么统一战线。有的人有意对外释放信息,有的人只是好奇想看看一位93岁的政治老人到底有多神奇。一路看下来,想对外访话的估计就是陈华彪和覃炳鑫,两人都接受了媒体采访,并在面簿上晾晒与老马合影的照片。

陈覃两人接受媒体采访大赞马国民主

综合多家媒体报道,陈华彪和覃炳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高度赞扬马来西亚的民主进程。

陈华彪表示,马哈迪领导的希盟今年五月在马国大选获胜,“让人期待有生之年可能看得到由选票箱所带动的变革”,并鼓舞了人们,让他们摆脱民主引发暴力的迷思。他还感谢马哈迪政府打开民主空间,这对包括新加坡在内,很多还在为民主苦苦挣扎的东南亚国家来说是一盏明灯。

当被问及马国老牌执政党国阵在选举中被拉下来是否会影响新加坡选民时,陈华彪说:“但愿如此,因为马来西亚人已经向新加坡人指出一点,改变是可能的,改变是不可怕的。”

陈华彪还说:

“马来西亚现在成为指路明灯,抢走了新加坡的光芒。我想这是他们(新加坡政府)担心的。新加坡正在变成一个过时的社会、一个由执政党强力掌控的古老社会。”

覃炳鑫呢?据媒体报道,这位历史学者说,他觉得马来西亚有一个独特的机会,可以真正成为本区域民主明灯。

他还说,马国5月9日大选让新加坡人非常震惊,新加坡也有一个长期执政的政党,所以我们非常关注马国选举。覃炳鑫说:

“我们在想,同样的事情会不会在新加坡发生?”

韩俐颖发文分享更多会面详情

这场特殊的“马新英会”(马国领导人、新加坡民间人士、流亡英国人士),不是什么老朋友见面喝咖啡,90分钟算是很长了,不可能只是一方向另一方发出一个参加论坛的邀请。

陈覃两人算是这次会面的“民间大咖”,但他们没有透露太多与马哈迪会面的内容。反倒是自由职业作家韩俐颖今天在面簿发文,分享了更多会面详情。(凑热闹的人,脑袋还记得比较多东西)

韩俐颖说,这次的会面在将相基金会(Perdana Leadership Foundation)进行,大堂里挂了马国历届首相的照片,就是没有纳吉的。(哈,很细致的观察)会面时长预定40分钟。(显然话很投机,所以延长至90分钟)

perdana leadership foundation.jpg
将相基金会(Perdana Leadership Foundation)大堂里挂着马国历届首相的照片,就是没有纳吉的。(韩俐颖面簿)

韩俐颖说,话题很广泛,从新马关系、通关时间到民主、政治改革、人权、同性恋平权都有。在多个课题上,韩俐颖对马哈迪所持的立场不感意外。不过,当她听到一位种族本质主义者说,“华人辛勤干活,马来人有错误的价值观,有懒散的倾向,所以无法成功”时,还是感到意外。

韩俐颖还说,对新加坡人而言,马来西亚政权轮替有更深一层意涵,因为2019年是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执政60周年,一些投反对票的新加坡人希望在来届大选中,马来西亚的“人民海啸”可以冲上新加坡的岸边。

不过,韩俐颖客观指出,有关“新马来西亚”的一切未必都具进步性,例如同性恋权益问题就没有改善。她也说,虽然马哈迪被捧为马国民主捍卫者,但他的观点还是有问题,他的立场还是顽固,他看东西有自己的一套方式,他有很多东西是没有改变的。

韩俐颖最后说,会面之后她更坚定地相信:

我们不能靠任何人去“抢救民主”或对国家进行有意义的改革。民主不是一个可以取得的商品,它是一个持续进行的工程,要靠我们每个人一次又一次地去争取。

蚁粉们这么一路读下来,是不是有一个大疑问?这场会面的“民间大咖”陈华彪究竟是何方神圣?很多20几、30岁的新加坡年轻人肯定听都没有听过。

陈华彪未服兵役就逃英国寻求政治庇护

根据《联合早报》报道,流亡英国的律师陈华彪陈华彪曾经是新加坡大学学生会会长。他1974年被判纠众闹事罪成,获释后本应入伍,但逃到英国寻求政治庇护。他也被指是1987年马克思主义分子意图推翻我国政府阴谋的幕后主使人,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通缉,新加坡国籍被褫夺。

希山慕丁莱士曾流亡海外达20年

还有一个人要提一下。他就是促成这场会面的70年代马来西亚学生领袖希山慕丁莱士(Hishamuddin Rais)。

tanwp meets mahathir tanfb.jpg
促成陈华彪等人与马哈迪会面的推手是70年代马来西亚学生领袖希山慕丁莱士(右一)。陈华彪在面簿上透露,他和希山慕丁莱士向马哈迪提呈了一份“人民宪章”。(陈华彪面簿)

据报道,希山慕丁莱士在1984年因涉及暴力推翻政府的阴谋而在内安发令下被逮捕,当时的马国首相就是马哈迪。希山慕丁莱士后来流亡海外达20年,1994年在得到马国政府同意让他无条件回国之后才返回故乡。

据报道,陈华彪向在场的记者透露,他和希山慕丁目前都是一个名为“东南亚革新力量”的组织成员。这个组织明年有意在马来西亚举办会议,在东南亚推广民主,因此他们希望马哈迪明年能为这个会议开幕,并发表主旨演讲。

记得吗?开头有说到,陈华彪一行人赴吉隆坡就是向马哈迪发出邀请的。

马来西亚的“人民海啸”会冲上新加坡岸边吗?

在东南亚推广民主是个宏大的志向。从新加坡人的观点出发,比较关心的还是自身问题:马来西亚的“人民海啸”会冲上我们的岸边吗?

陈华彪和覃炳鑫这个月中旬就在新山的一场讲座上探讨这个话题。据网络媒体报道,陈覃两人都认为,马来西亚的情况和新加坡不太一样,要复制马国变天目前来说是“不可能的任务”。红蚂蚁也认为很难,除非人民行动党的精英分裂,又或者爆出像一马公司那样的超大腐败弊案。

退休外交官比拉哈里批“社运人士”,何晶点赞

异见人士会见一位与本国政府对着干的马国领导人,然后还公开晾晒照片,这么做不能说是“叛徒”,但多少有点挑衅我国体制的意味。

我国退休外交官比拉哈里在面簿上转发相关报道时说:“这说明了我们的‘社运人士’的素质有多高以及他们的动机何为,包括那些名字不愿被提及的。他们显然觉得这是好点子。”

这则贴文有160人按下表情包,点赞的包括我国总理夫人何晶。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