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炳鑫掀国家主权争议与政府玩猫抓老鼠,漫画家刘敬贤称见马哈迪“太天真”

更新:
2018年09月03日 23:42
覃炳鑫
左起:尚穆根、覃炳鑫、谢健平。行动党两位议员过去两天先后向覃炳鑫施压,要他就国家主权立场表态。(郭跃男制图)

确实有点天真。

面对行动党议员的“逼供”,历史研究员覃炳鑫终于打破沉默,今早针对他在面簿上掀起的“主权争议”做回应。

不过,他并没有针对“新加坡是不是马来西亚一部分”的命题做回应,而只是强调他“爱国爱民”,任何关于他背叛国家的想法是“荒谬且毫无根据的”。

覃炳鑫玩“主权牌”?

覃炳鑫上次在假新闻听证会上和尚穆根过招六小时,相信已经是成了被政府盯上的“坏小孩”。这一次,“坏小孩”看来又要让政府很头疼了。

话说,覃炳鑫和马国首相马哈迪会面之后,接连高调在面簿上发文,甚至在主权议题上打擦边球。他8月31日发文祝前马来亚联邦“独立日快乐”,也祝新加坡人“非正式的独立日快乐”。

红蚂蚁智商一般,不太看懂覃炳鑫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新加坡是前马来亚联邦的一部分吗?那指的是“过去式”,不是“进行式”吧?

政府出动“狙击手”逼迫覃炳鑫等人表态

国家主权议题不容半点含糊,政府出动一个较为低调的国会议员当“狙击手””,逼迫覃炳鑫表态。

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国会特选委员会代主席谢健平9月1日发文说:“我很意外覃博士和他的支持者会宣称新加坡为马来西亚(或马来亚)的一部分。可能因为如此,他认为让马来西亚现任首相来干预我国的国事是可容许的。”谢健平还说:“在我看来,覃炳鑫很明显的是对新加坡不安好心。”

显然的,行动党政府刻意把覃炳鑫那番话理解为“进行式”,是现在、是当下,刻意以激将法逼迫覃炳鑫把话说清楚。注意,谢健平在发文还补上这么一句,“有意思的是,韩俐颖、范国瀚和刘敬贤竟然和覃炳鑫扯在一块。”很明显的,官方也要逼韩俐颖、范国瀚和刘敬贤表态。

谢健平扩大战线   成一大败笔

这一场“敲打”看似进行顺利,但坏就坏在,谢健平没有把攻击火力集中在覃炳鑫身上,反而去扩大战线,把另一位异见人士张素兰和民主党给拖下水,模糊了焦点。

谢健平指张素兰在时评网站的留言中说,“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然后把覃炳鑫、张素兰和民主党全部打包成一个统一战线的敌人一起打,结果打人不成反被打,今天在面簿上向张素兰道歉。这也让人又想起我们那个高高在上的威权政府无所不包,连骂人也要“全包”下来骂,网民看了肯定要给异见人士送上同情分。

韩俐颖和张素兰同声反驳谢健平

9月2日,新加坡民主党在面簿澄清覃炳鑫和张素兰都不是民主党党员。

同日,韩俐颖和张素兰同声对谢健平的言论表达不满。

韩俐颖谢建平张素兰.jpg
韩俐颖(左一)和张素兰(右一)同声对谢健平的言论表达不满。(郭跃男制图)

张素兰指身为对抗网络假信息国会特选委员会成员,谢健平不应作出这类“不负责任、煽动仇恨”的言论,并要求他删文。张素兰也在面簿上强调自己不是民主党党员,然后反驳谢健平说,当她说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时,那个语境是放在视频中的英属马来亚时期,并指责谢健平将她的话断章取义。

韩俐颖则在面簿称,谢健平的贴文引起网民对他们的鞭挞,甚至因此收到死亡恐吓。她指谢健平的言论“毫无根据”,并要求他撤除贴文。

尚穆根接棒向覃炳鑫施压

同一天,行动党政府继续向覃炳鑫施压,向来打头阵的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这次跑第二棒。他说对这事件感到有些“难过和遗憾”。并表示国内能有不同的政治立场,这是人民的权利,但不应邀请外国政治家干预本地政治,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覃炳鑫开腔  不正面就国家主权立场表态

9月3日,覃炳鑫终于作出回应,但他不像张素兰那样把对国家主权的立场说清楚,而是空泛地打出民主牌、人权牌等,继续和政府玩猫抓老鼠的游戏。他说,任何关于他背叛国家的想法是“荒谬且毫无根据的” 。他说:“我爱我的国家和人民。我相信民主、人权、言论自由以及信息自由会让新加坡和世界变得更好。”

他也说:“就如我在柔佛的演讲中所说的,我不想要新加坡成为另一个马来西亚,我要新加坡做自己,解决新加坡问题的方法在于新加坡人,但这并不表示我们不能向别人学习以提高民主水平。”

thum fbpost.png

覃炳鑫这是在间接说明,新加坡不属于马来西亚的一部分,他也没有要马来西亚来干预新加坡内政吗?十很明确,但这个部分的内容算是比较接近他对国家主权的立场表述。

刘敬贤:我们太天真了

这一台戏自8月30日登场以来,多位演员都通过面簿发言过招,最有意思的要算是漫画家刘敬贤今天的贴文。他坦承,”我们太天真了。”

Sonny Liew.jpg
漫画家刘敬贤(互联网)

刘敬贤的评断是,“公众对事件的理解比争辩的理性程度来得关键。当我们去和马哈迪医生见面时,我想我们(个人或一组人)太单纯、太天真了。他继续说道:“覃炳鑫、韩俐颖、范国瀚和我在某种程度上,都与官方意见向佐,然后你把陈华彪放进来,那很明确的,整个局面就会有波动了。”

刘敬贤强调,和马哈迪会面的出发点很单纯,不过仔细回想,应该要做足更万全的准备,以应对一些可能出现的状况。

他说:“我们都很意外,希山慕丁莱士当时已经给媒体发信息,而且之后还会有一场临时记者会。我是在得到保证,那些不要参加记者会的人(范国瀚、韩俐颖和我自己)可以选择不出席记者会之后,才同意(与马哈迪)会面。我以为,这就等于说我们可以以个人身份、不附带任何政治性的身份与马哈迪会面。”

然后,他补了一句说:“事件的发展显示,这又是一个天真的想法。”

tanwp meets mahathir tanfb.jpg
促成陈华彪(左一)等人与马哈迪会面的推手是70年代马来西亚学生领袖希山慕丁莱士(右一)。陈华彪在面簿上透露,他和希山慕丁莱士向马哈迪提呈了一份“人民宪章”。(陈华彪面簿)

马来西亚方面刻意放消息给媒体吗?

注意,刘敬贤说,所有人都对希山慕丁莱士(曾流亡海外达20年的马来西亚学生领袖,那场会面的推手)发信息给媒体的举动感到意外。所以,是包括陈华彪、覃炳鑫、韩俐颖、范国瀚和刘敬贤在内的五个人都感到意外吗?之前完全没有写入剧本吗?是希山慕丁莱士本人,或者是马来西亚当局刻意向媒体放消息吗?

如果之前完全没有预想到会有这个戏码,那么四个新加坡人和那位流亡海外多年的律师都真的有点天真了。

刘敬贤在贴文中多次用了“天真”(naive)两字,他也用这个词来形容覃炳鑫。他说:“打击网络伪造信息的公开听证会和最近这起事件引起的波澜让我感觉,覃炳鑫在政治操作上是天真的……相当明确的是,有好的出发点是不够的,政治上也要精明。” (希望真的只是天真而已。)

刘敬贤韩俐颖范国瀚看似单纯的旁观者

从刘敬贤、韩俐颖、和范国瀚事后在面簿发的贴文判断,这三位看来只是单纯(又或天真)的旁观者,就是想八卦凑凑热闹、近距离接触一下马哈迪而慕名前去,好给自己日后有个创作的题材,或或者刻意亲朋戚友“吹水”的话题。

陈华彪是为了邀请马哈迪明年出席一个在马来西亚举行的推广民主会议主持开幕并发表主旨演讲。在海外流亡多年,陈华彪对新加坡政府的积怨肯定不浅,事后通过面簿高调宣传他与马哈迪会面,想必也有意借机打脸新加坡政府。

不玩文字游戏,覃炳鑫应把话说清楚

那覃炳鑫呢?他事后在面簿上发了两次相关贴文,第一次是吁请老马带头在东南亚推进民主、人权、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注意,覃炳鑫用的是“东南亚”,没有具体说“新加坡”,但新加坡确实也就是东南亚的一部分。所以,他是要老马带头在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东南亚推进民主人权?还是具体指向新加坡?这里头有一定的解读空间,就看各位把覃炳鑫看作是“爱国”还是“叛国”。

这位历史研究员的笔真的很巧,他知道怎么说能戳到引爆点,但又不把话说死。

覃炳鑫的意图是什么,外界看不太清,也难怪官方要质疑他“不安好心”,然后推出一个低调的国会议员开炮,非要他把立场说清楚不可。

就像刘敬贤所说的,以个人身份去见马哈迪的想法确实有点天真。马哈迪对新加坡诸多刁难,从李光耀到吴作栋到李显龙一直如此,几个新加坡人,加上一个流亡海外的律师一起去见老马,这会制造什么样的一种观感?

老马成最大赢家

异见人士批评政府不重视民主自由人权,批评政府政策失误或者是替弱势群体发声,这些行为在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是必须受到肯定的。但一旦打出“主权牌”、触碰到国家主权红线,被看作是“勾结外国势力”时,那所有为争取民主自由人权所做的努力也就白费了。用膝盖想也知道,“主权牌”在新加坡会有市场吗?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老马会”会面,最大的赢家应该就是马哈迪了。他只花了90分钟就成功让新加坡内部吵翻天,同时让“天真”的人感觉十分良好。当然,我们也可以阿Q地说,这场风波也让我们去好好重温了一下新加坡历史。

新加坡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马来亚在1957年独立,新加坡在1959年自治。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正式成立,成员包括马来亚、新加坡、砂拉越和沙巴。不到两年时间,新马因政治理念和经济治理存在无法弥合的分歧而分道扬镳。从1965年8月9日起,新加坡正式成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所以,我们是马来西亚的一部分吗?曾经是,现在不是。新加坡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句号。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