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也要打脱贫攻坚战  李显龙:一个都不能少

更新:
2018年10月23日 21:06
李显龙总理本月14日在茨园民众俱乐部举行的“咖啡聊天室”闭门对话会上,与530名基层领袖进行对话。
李显龙总理本月14日在茨园民众俱乐部举行的“咖啡聊天室”闭门对话会上,与530名基层领袖进行对话。(通讯及新闻部提供)

今天我们学学《人民日报》。

红蚂蚁一早起来滑手机,看到《海峡时报》斗大的标题:总理:新加坡要确保在国家发展进程中,一个都不掉队。(Singapore must ensure no one is left behind as country progresses: PM)

蚂蚁睡眼惺忪,还以为不小心按错App,读到了中国的《中国日报》或《人民日报》等等的报道。还记得“中国社会主义特色”打脱贫攻坚战的口号吗?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少”。全能政府的思路大概都有点相似吧。

扫完所有主流媒体报道,发现李显龙总理的谈话,重点围绕在一个重大民生议题:贫富悬殊和社会流动性。社会阶层分化问题近来不断在舆论场上掀起热议,看来政府也已经看到警讯了。总理触及的其他热门课题包括:99年组屋屋契“立国一代”配套、新加坡和邻国马来西亚及印尼的关系。

PM lee at kopi talk LHLFB.jpg
李显龙总理在对话会结束之后,继续和与会者交流互动。(李显龙面簿)

一句话:这是一场迷你国庆群众大会。

不同的是:这一场在10月14日于茨园民众俱乐部举行的对话会(人民协会的“咖啡聊天室”)是闭门的。530名基层领袖出席。

据报道,本地主流媒体昨天收到这场闭门对话会的部分谈话记录,包括问答时段的互动。

红蚂蚁整理出总理谈话三大点

一、贫富悬殊是“普世问题” 

社会不平等是每个地方都存在的问题,每个社会的顶层和低层都不一样。关键是,政府有采取应对措施

总理说

“即使你去朝鲜,我向你保证,主席和工人是不一样的。你看你自己的孩子,父母是一样的,可是孩子们兄弟姐妹都不一样,不同脾性、不同个性、不同才能、不同际遇。在接见选民时,他们会说,我这个,第二个,读书没问题,第三个,头痛一点,就是这样。”

红蚂蚁完全同意,无产阶级社会只能去乌托邦找了。但拿朝鲜做例子,好吗?总理估计是想说明,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也还是有阶级之分及贫富不均的问题,更何况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但一提到朝鲜,首先会让人想到的是政权世袭……

政府应对贫富悬殊的政策

  1. 为每个人提供高质量、可负担得起的公共住房、教育和医疗。
  2. 累进税(progressive tax),钱越多缴越多税。
  3. 低收入家庭能获得更多津贴。
  4. 各种措施:Workfare、ComCare、MediFund、ElderFund。
rental flats residents living in poverty.jpg
住在租赁组屋的居民生活普遍贫困拮据。(海峡时报)

二、“拼爹”让人担忧

贫富悬殊的问题可以通过政策来缓解,社会流动性才是让总理更操心的社会“定时炸弹”。我们都知道,当社会阶层固化,低层无法往上爬,大家都靠“拼爹”争出位时,低层累积的怨气一旦爆发,很可能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总理说

“人们可以接受一些人比较有钱,一些人比较穷,只要我一个穷人,也能有努力的机会去打造更好的生活……上一代人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很多成功人士的父母都很穷,他们住在租赁组屋,七八个人挤在一间两房式组屋,但他们努力读书,有成就,成长并为社会做出贡献……如果穷人没有希望,那扇门是紧闭的,无论我的孩子做什么,我们一辈子都会是穷人家,这是人们不能接受的。所以我认为,提升社会流动性比解决贫富悬殊问题更重要。”

这个部分让人想起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和贸工部长陈振声,这两位都不是含着金钥匙出身,但凤凰男早已晋升为顶级精英圈的VIP。只不过,大家都在问,当“拼爹年代”来临时,这些穷人敖出头的传奇故事还能继续书写吗?

所以,总理就强调了,我们不能让社会阶层分化僵化。他也警告,随着社会发展成熟,阶层分化问题会更难解决。

“我们必须确保,随着社会发展起来,低收入阶层不会被抛在后头,一个都不能少。我们推行的是任人唯贤的制度,但我们也必须争取让每个人都能有一个好的起跑点,公平地让每个人都有一个表现和竞争的机会。不论你来自富裕或穷困家庭,不论你的父母有没有很好的人脉,你必须证明自己是行得,你必须做出贡献,同时赢得别人的认可。”

这个部分让人想起了总理自己。老爸可以是当过总理的人,但儿子也得经过一番努力证明自己是行的。

政府应对阶级分化的政策

  1. 教育政策尤其是学前教育政策:即便父母没有能力让孩子读进“高档”学校,孩子还是能享有素质好、又负担得起的学前教育。
  2. 组屋邻里的设置:一个邻里同时有租赁组屋和售出的组屋。同一座组屋同时有三房式、四房式和五房式单位。政府希望高收入和低收入家庭能住靠近彼此、有互动,而不是成为两个世界的人。
class divide CNA.jpg
有调查显示,阶级分化已经超越种族、语言和宗教,成为威胁我国社会和谐的最大因素。亚洲新闻台最近播放一段视频,探讨本地阶级分化问题。(亚洲新闻台)

三、不炫富、不歧视

总理谈完政府在缩减贫富差距方面所能做的,之后转向提醒大家,你们的生活态度也很重要。关键在于:低收入家庭不能觉得自己被歧视。

总理说

“我们要大家可以自由自在、平等地交流,我们尊重彼此,不分收入或社会地位。我们的装扮、我们和对方说法的方式,我们去哪里吃饭,我们去小贩中心也觉得很自在。我们要的社会是,低收入家庭不会觉得自己被歧视,这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他们应该能抬起头来并获别人尊重,因为他尽力养家糊口。”

这让人想起百万部长薪金问题。没错,自由平等交流是让人感到受尊重的一大关键。但更重要的是,政治人物千万不要在穷人面前说,“部长年薪50万很平庸”,再怎么自由平等的氛围都好,这是一个普通小市民一辈子都难接受的概念,而且搞不好还会挑起社会的“仇富”情绪。

20180315_lee.jpg
李显龙总理曾在2014年跟公众一起在红山小贩中心排队等候30分钟买鸡翅。(互联网)

然后,总理开始教有钱人怎么做人。第一大招:不要炫富。

总理说

“如果你成功了,或者你生长在富裕家庭,你不应该炫耀你的财富或你的成就。不必炫耀,别人不会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如果你成功了,记住,这不完全是你自己努力的成果,也不完全是因为你的才能。而是因为很多人帮了你。你的老师,你的朋友,你的同事。还有新加坡的制度,它让你接受良好的教育,发展你的事业,让你的家庭成员在安全、稳定、良好的环境中成长……你得感谢和尊敬你的同胞,你有责任回馈社会和这个让你取得成就的制度。”

总理的谈话主要面向两个社会阶层:

有钱人:
二“不要”:不要炫富,不要歧视穷人。三“要”:要回馈社会,要尊重同胞,要懂得感恩,特别是感谢新加坡的制度。(最后一点特别重要吧。)

穷人:
“不要”:不要放弃希望。“要”:要抬起头来做人

可以看出,总理主要是想给社会“中低等人”(Low SES)打气,同时向我们这一部分人传递一个重要信息:政府没有遗忘你,政府也推出了好些“扶贫”措施,尽量分配资源,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对于社会“上等人”(High SES,包括政治和社会精英),总理传授不要做“黑人憎”的一招半式,所以部长、议员及所有成功人士,你们千万不要戴大金链大金表,不然别人会以为你是放高利贷的,也不要开着玛莎拉蒂跑车胡乱闯,否则你肯定上晚间报纸的封面。

总理说得头头是道,大家都听进去了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