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专家:地铁信号系统故障 肯定有人工作时在睡觉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40
bruno wildermuth
82岁的布鲁诺1984年加入地铁管理局建造67公里长的南北与东西地铁线路。最先竣工的路段就是他身后的大巴窑站至杨厝港站之间的轨道。(海峡时报)

更接近真相了?

新加坡地铁信号系统近年老发生故障,乘客一直纳闷究竟怎么回事,这个星期终于知道答案。

原来该信号系统是在1987年地铁建成时开始启用,服务寿命是15年,2002年必须更换成新的信号系统。不知何故,地铁公司迟迟未付诸行动,直至2016年才决定替换信号系统,足足拖延了至少14年。

这也难怪乘客会经常无缘无故遇见“姑丈”。原来我们都错怪了地铁信号系统,不是它闹脾气罢工,是它已经被迫超时工作约14年,早已风烛残年。

曾参与我国地铁线路建设规划的资深交通顾问布鲁诺(Bruno Wildermuth),近日向《海峡时报》反馈如何简化本地易通卡的无现金充值做法时,爆出了关于地铁信号系统当年的内幕。该报道于本月12日(周一)刊出。

20180313-Bruno interview.jpg
布鲁诺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政府应该简化本地易通卡的无现金充值做法,并爆出地铁信号系统的内幕。(海峡时报)

82岁的布鲁诺说:“当年我们设计地铁系统时,就已经明确说明信号系统必须在15年后替换。” 对于新的地铁信号系统一直到2016年才开始更换,今年(2018年)中才能替换完毕的做法,布鲁诺只总结出一句话:

“肯定有人工作时在睡觉。”(Someone must have been sleeping on the job.)

“在睡觉”其实是比较文雅的说法。老先生的意思其实是指有人在偷懒,明明该做的事情却没做,也就是大家常说的 “bo zo gang”。(没做工)

有本地社交媒体非常敏锐地揪出了这个深埋在文章中的内幕消息,用醒目赚人眼球的标题写道:“肯定有人工作时在睡觉”——说服李光耀兴建地铁线路的专家爆料,信号系统早该在2002年升级”。

虽然目前仍不清楚布鲁诺老先生所说的“工作时在睡觉的人”是谁?对方已经睡醒了吗?但红蚂蚁判断,如果是布鲁诺老先生所爆的料,那应该是可靠的。

其实,本地中英文报章过去几年也曾以不同方式,或暗示或引述或总结,先后提及地铁信号系统已超时工作,却迟迟未更换的情况。

《联合早报》2015年底曾引述工人党传媒组副主席严燕松的话,将地铁故障问题归咎于老旧的地铁资产的更替有所拖延。严燕松说,根据地铁公司网站的资料,“地铁信号系统使用期为10年,但现在却已超出10年。供电轨是经常导致地铁故障的缘由,而它的使用期限是30年,期限快到了。”

《海峡时报》交通专线高级记者Christopher Tan去年11月撰写的一篇题为“MRT可以从纽约地铁得到的教训”的评论里也提及:1997年曾宣布要提升地铁信号系统,并在2002年完成。但这个项目到了去年才开始、2018年中才能完成,足足晚了16年。

可见,地铁信号系统拖延更替并非什么天大秘密。这次比较不同的是,当年参与地铁设计与策划的一位洋专家亲口确认了这件事,分量就不一样了。

当年说服建国总理建地铁的就是布鲁诺

据报道,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的地铁系统其实是这名瑞士工程师据理力争后才说服建国总理李光耀同意兴建地铁。否则80年代末,我们就坐不到地铁了。

目前是新加坡永久居民的布鲁诺1972年来到新加坡为地铁系统的建立进行可行性分析。当时,我国政府正在探讨是否该兴建地铁系统来改善交通状况。布鲁诺于是向政府提议建造一个贯穿全岛、四通八达的地铁交通线路。

20180314-TVdebate.jpg
布鲁诺当年为建造地铁展开辩论时的电视转播。(海峡时报)

布鲁诺的大胆建议超出了当年许多人的想象。我国前总统、时任贸工部长的陈庆炎博士在1981年曾在公开场合极力反对地铁系统的兴建。陈庆炎说,当年的建筑行业已经过热,如果新加坡还执意傻傻的立即兴建一个地铁系统,一定会遇到大麻烦。

screenshot.png
《海峡时报》曾以醒目标题报道,时任贸工部长的陈庆炎在1981年极力反对地铁的兴建。(国家图书馆网站截图)

不过,我国已故前总统,时任文化部长的王鼎昌却力挺布鲁诺的建议。王鼎昌陪同布鲁诺在总统府与其他领导人和来自哈佛大学的教授团进行一场场冗长激烈的辩论,最终成功说服建国总理李光耀推行地铁项目,并且在市区和乌节路地段将地铁建在地底下,虽然这么做会提高建筑成本。

来自哈佛大学的教授团当年向政府提议,建造一个全岛巴士联网将比兴建地铁系统更有利于新加坡,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就是,建造地铁的投资费用在80年代初的估算,将近50亿元。

20180314-bruno and ong teng cheong.jpg
1987年地铁开通时,布鲁诺(左)与王鼎昌握手互相祝贺。(海峡时报)

1981年开始在新加坡生活的布鲁诺,是少数在地铁轨道还未兴建前就参与整个设计与策划的人。他在1984年加入地铁管理局(MRT Corporation)建造67公里长的南北与东西地铁线路,并且比预期时间提早竣工,费用也比预算来得低。

布鲁诺在1999年转到通联公司(TransitLink)参与储值卡和综合售票机的设计,后来,储值卡慢慢转化成今天的易通卡(Ez-Link)。

一生都奉献给交通事业的布鲁诺,在1988年荣获公共行政奖章(银)。国民融合理事会(National Integration Cpuncil)去年中旬也为布鲁诺制作了一个名为“帮助新加坡步上轨道”的动画短片,表扬他过去30多年来对我国交通服务所做出的贡献。

布鲁诺2013年退休后就一直以顾问身份,不断为改进地铁服务提建议。在新加坡地铁于2011年12月首次发生故障后,布鲁诺就提议一定要寻找独立机构为整个轨道线路进行全面彻底的检查。

2015年,当交通部长许文远在面簿上暗示今后地铁系统的设计师、建造方和运营方将在工作上进行更好的结合时,布鲁诺指出,这么做让整个系统“回到原点”。

布鲁诺当时说,一开始,地铁就是由政府运营的地铁管理局负责建造并运营。80年代兴建的南北线和东西线也全部由地铁管理局建造。

他补充说:“后来,有人建议将运营部独立出来,成立新加坡地铁公司SMRT。”SMRT在2000年上市后,地铁管理局就回归陆路交通管理局。当年,他们还为此损失了一大批工程师。

接下来几年,有越来越多工程师离职加入不同的运营方、供应商,甚至是其他区域轨道发展商。与此同时,大学生也不再青睐工程系。拥有工程文凭的大学毕业生,也未必要加入地铁行业,导致青黄不接。

凡事讲求亲力亲为的布鲁诺一直强调,一定要亲自用双脚在前线走动,才能清楚知道应该建些什么来改善现有的地铁系统,否则一切都是纸上谈兵。

除了地铁系统以外,他在2016年也建议政府设立一个独立委员会,来检讨及审视本地所有与交通相关的公共项目对行人和脚踏车骑士的影响。目前,新加坡仍有许多设施的设计不方便行人,例如行人天桥以及走道过于狭窄。“随着新加坡社会迅速老龄化,年长者和残障者会越发觉得要舒适往来各个地点是很困难的。”

布鲁诺一再强调:

“必须要有人有政治意愿,有魄力地一次性彻底改善目前的这些(交通)问题。”

老先生的肺腑之言,会有人听进去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