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部长和地铁高管齐道歉 网民:没有人下台?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49
SMRT高层今天召开记者会,为10月7日水淹地铁隧道事故道歉。前排右二起:交通部长许文远、SMRT主席佘文民、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海峡时报)

郭总裁(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很抱歉,网民这个时候对你晒出的成绩单不感兴趣。

新加坡在7日发生水淹地铁隧道的严重事故,导致地铁中断20小时。事发后九天,保持缄默的交通部长许文远和躲在部长背后的地铁公司高管们,今天(16日)终于站出来说明情况并道歉了。

果然不出所料,问题的根源就是SMRT维修不当所致。部长和地铁公司高管们罕见地一个个表达歉意。这些道歉虽然来得有点迟,但迟到好过未到。

迟来的道歉

许文远部长说:“我们很抱歉,事情发生了 ... 所有该做的后续工作已经启动了,没有任何隐瞒。”

SMRT主席佘文民说:“我们为星期六的事件以及对乘客所造成的不便感到抱歉。我们正在进行系统性的检查,同时尽可能加速取代老旧又可替换的零件。”

地铁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说:“我代表地铁公司全体人员向上周末受事件影响的乘客道歉。我们都深感痛心。”

网民只对一句半的话感兴趣

像所有出事后的记者会一样,郭木财也准备了一组亮丽数据,说明自2011年大瘫痪以来,地铁公司做了哪些改进,包括地铁职员从3500增至5300,工程师人数翻了三倍,现在有将近500人。地铁也把职员的表现与公司的一系列措施挂钩,其中以安全性和可靠性为最重要考量。地铁公司的资产管理接受了独立方展开ISO55001国际标准评估,最好成绩是四级,地铁公司获三级。

不过,郭总裁,很抱歉,网民这个时候对你晒出的成绩单不感兴趣。你上一次公开发表谈话是在9月16日,陆路交通管理局宣布SMRT标得汤申—东海岸线的经营权。此后,地铁发生任何故障都不做声,在长达两页的讲稿中,网民只对你一句半的话感兴趣。

一个是:“在灌输积极向上的工作文化之后,我们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不过,公司还是有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比预期中需要更多时间去根除。”另一个是:“作为集团的首席执行长,我为我职责范围的事,负起全部责任。”

总裁低声下气 网民只想出气

总裁已经低声下气了,但网民还是不买账,网上尽是骂声一片,认为该有高层下台负责。红蚂蚁扫过了各主流媒体的面簿账号,网民留言都充斥着负面的情绪。

在《今日报》的面簿账号,有网民直白地说:“新加坡只要郭木财下台,句号。”

另有人建议:“现在你承认这是一个文化问题,那么身为首席执行长,你应该负起全责。例如,将你的薪酬与表现挂钩,不是公司的营收表现或者虚假的乘客反馈,而是用真实的地铁故障次数作为指标。这是在你不辞职的情况下,可以做的第一步,让你的管理团队可以有问责的依据。如果做不到就请离开,让更好的经理人接手。 ”

有人将问题扯到政府头上去,劈头就问了一句:“那70%有什么话说吗?”(人民行动党在上届选举中获得近70%的支持票,估计这位网民是想问问行动党的支持者有什么要说的)

交通部长被骂“太极大师”

许文远部长也没能躲过网民射出的舆论子弹。在《海峡时报》的面簿账号,网民毫不留情地对部长开骂。“底线是,交通部长辜负了国人”,“太极大师来了”,“他能做的就是为自己的失败和无能找替罪羔羊”。

《联合早报》的面簿账号,网民的留言同样是负面的情绪宣泄。有人指出:“SMRT这十几二十年来,把营利收入摆中间,而维修与乘客利益放两旁,似乎已遗忘了一些该重视且得彻底维修的事项,是时候,该重新查点全岛地铁网络所有维修事项而列成一表,以确保再无疏漏,有个全盘计划,而不是脚痛医脚,手痛医手!”

故障其实可以避免

据早报网报道,陆路交通管理局的调查发现,隧道底下的集水池里控制水泵操作的浮动开关相信早在事故发生前就已经出现故障,周围积满了污泥导致雨水泛滥,最终流入隧道内。设于碧山站隧道开口底下的集水池的容量相等于约两个奥林匹克游泳池,可应付连续六个小时的豪雨量,按当天的雨量,应该只占用13%的容量。

陆交局调查显示,多个因素引发了这起相信是地铁首次因隧道积水而停摆的事故。陆交局说,在正常情况下,雨水在流入集水池后,只要水位升至高于浮动开关的位置,水泵就会启动,及时把雨水抽出。但当天,集水池虽已积满了水,但所有水泵都没有自动启动。当局检查后发现,这些水泵的操作其实没有问题,而是控制水泵的浮动开关故障。虽然水位不断升高,浮动开关并没有因此关闭,也没有发出警报给SMRT地铁运作控制中心,以致雨水不断流入隧道内。

地铁30年=地铁“深思”年?

一场大雨完全暴露了地铁公司内部运作出了大问题。最令人不安的是,郭总裁自己都承认,这不仅仅是技术问题那么简单,而是深层次的“文化问题”。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文化问题”,这个问题是怎么形成的,又存在多久了?郭总裁没有进一步说明。2011年南北线大瘫痪发生至今也五年了,松脱的螺丝还没有栓紧吗?五年时间都搞不定,可见问题是有多顽固、多严重。

2011年大瘫痪发生之后,时任总裁苏碧华在隔年离职。我们不知道,这一次水淹隧道之后,会不会也有高管走人。下台很容易,解决问题难。不管是留是走,作为高层领导,请费点心把该解决的问题解决掉。今年是“地铁30年”,但我们根本没有举行庆祝派对的理由,有的只是反思和检讨。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