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靖事件”: 内政部长警告智库不能受外国政府影响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尚穆根(左):智库可以和政府唱反调,但不能因为受外国政府影响而试图左右政府决策。(海峡时报)

“外国代理人”和“真正的学者”之间的差别是,前者受外国政府影响,用学术的外衣来掩饰外国势力的黑手;后者凭自己的学识和判断,坦坦荡荡地向政府建言献策,希望国家好。

“黄靖事件”有后续。我国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首次针对“外国代理人”问题公开做回应。

部长强调,智库可以和政府唱反调,但不能因为受外国政府影响而试图左右政府决策。

被指为“外国代理人”的黄靖(60岁)上周上诉失败,被内政部下驱逐令,且永不准入境。黄靖在出事前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学者。

事情就那么巧。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昨天(28日)出席的论坛正好就在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举行。这个论坛由世界银行和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亚洲竞争力研究所联办。

在提问时间,虽然无人明确提问“黄靖事件”,但也离这个题不远。据《海峡时报》报道,有人问,智库和商人在外交关系中扮演何种角色?

部长明确回应说,智库可以不赞同政府的决策,但是他们必须中立,不能因为受外国政府的影响而与本国政府唱反调。

关键词:“受外国政府影响”

听清楚了,关键词是“受外国政府影响”。唱反调可以,但不能因为受外国政府影响才反对政府。所以可以这样理解吧,“外国代理人”和“真正的学者”之间的差别是,前者受外国政府影响,用学术的外衣来掩饰外国势力的黑手;后者凭自己的学识和判断,坦坦荡荡地向政府建言献策,希望国家好。

部长没有针对特定个案,也没有点名任何人,但他强调,学者被人唆使后,试图以“客观和学术自由作为掩护”,去传达外国政府的意见,意在影响新加坡的政策,这样的行为是不被容许的。部长还说,学者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和外国情报人员合作”或者他们“被对方诱惑了”。

尚穆根:智库被外国利用 吴庆瑞“无法安息”

至于智库的角色时,尚穆根说,已故前副总理吴庆瑞博士是设立智库的功臣,吴庆瑞当时不希望政府出现“集体盲思”,寄望智库能为政府提供独立客观的观点以及新鲜的视角,“不是无谓地挑战政府,而是在必要时这么做”。

《联合早报》引述尚穆根说,如果吴庆瑞觉得他一手成立的智库成为其他国家对我国政策施加影响力的工具,“吴博士在天之灵必定不能安息”。

部长说了重话,也很形象化,让逝者难安,这样不太好吧?本地智库和外国学者应该听懂部长的意思吧?

政府须考虑国家全盘利益 视角与商人不同

在谈及商人的角色时,部长说,商人和政府必须明白“那条线划在哪里”。部长说:“有时候,政府不能听取商人的建议……因为商人采的是商业视角,而新加坡作为一个主权国,政府须采的是一个全国性、更宽广的视角。”

前阵子在通商中国的一个活动上,李显龙总理同样提及商人与政府看外交问题是采取两种完全不同的视角。

新加坡政府向老板们发出的信号再明确不过:不要为了个人的投资利益而抱怨政府,政府需要考量国家全盘利益,而不是任何单一企业赚钱的问题。

官商不妨多换位思考

不过,商人无祖国,他们在国外做生意,当然希望新加坡与他国的关系平平顺顺,好带动他们的生意六六大顺。

如果是在中国,政治肯定无所不在,两国关系如果不好,商人的利益很可能受损。商人辛辛苦苦跑老远去,图个什么?不就为了赚钱嘛,当然会感焦虑。

当两国关系好的时候,商人如果“混”得好,其实也能当外交推手,帮助两国拉近关系。不过,一旦两国关系降温,商人夹在中间,确实也左右为难。     

难怪商人要嗟叹:实在“歹赚”!政府也只能疾呼:不能为了方便你赚钱而全听你的!

官商不妨多换位思考,体谅体谅彼此吧。其实,官商的最终目标是一致的,都希望新加坡与他国维持良好关系。不同的是,当关系变淡时,商人和政府的考量点就很不同,一个继续想着如何赚钱,一个要维护主权国家的尊严。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