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演讲!内政部长为何要用49页大谈“一带一路”?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尚穆根围绕一带一路发表重要演讲。(海峡时报)

长长49页讲稿,媒体要找个好的新闻点不容易。新加坡一贯所持的外交立场从未改变,只是越讲越清楚罢了。这个演讲分量有多重?巡回大使比拉哈里在面簿上积极评价:“这是一个重要且细腻的演讲。”

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昨天(28日)在一个经济论坛上大谈新加坡的外交立场。

这个演讲分量有多重?巡回大使比拉哈里在面簿上积极评价:“这是一个重要且细腻的演讲。”

“红蚂蚁”仔细看了部长的讲稿,方方面面都谈到,但没太多新点。恰恰没什么新点就是重点。部长要强调的是,新加坡在对中美两大国的外交政策上一路走来始终如一,没有改变。新加坡认为,中国崛起对区域是好事,我们希望中国成功,所以支持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及其他各种相关倡议。同时我们也认为,美国在本区域防卫安全上,仍可扮演一定的角色。

这些听来都是老生常谈的内容了。长长49页讲稿,媒体要找个好的新闻点不容易。因为新加坡一贯所持的外交立场从未改变,只是越讲越清楚罢了。

唯一让“红蚂蚁”额头泛起三条线的是,为何由内政部长大谈外交,而非现任外长维文医生?可以想到的一个原因是,内政部长是前外长,既然内内外外都管过,而外交又是内政的延续,那就由前外长、现内政部长亲自阐述重要课题吧?

这位内外部长说了些什么呢?

一、一带一路倡议大胆创新 但需各国合作落实

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大胆又创新的愿景。中国有资源、政治意志和科技,能将愿景化成事实,不过,它需要其他国家的支持与和合作来落实愿景。“一带一路”倡议可促进贸易,但也可能促进极端主义分子和支持圣战者之间的沟通。中亚国家的机制仍在发展中,领导人一改变,政策也会相应改变,这些国家的局势不太稳定。

“一带一路”耗资4万亿美元、连接60个国家的倡议,是“史上最具雄心的基础建设项目”。它可能改变“游戏规则”,拉近欧亚大陆、东南亚和中国的距离,甚至可能改变贸易路线。

中国有机会打造一个由一带一路、RCEP和其他经济倡议撑起的新经济体系结构,让区域国家包括新加坡在内都能受惠。

二、一带一路是中国崛起及中美实力消长的产物

中国旨在成为超级强国,这个目标是实际的。若按照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 简称PPP)计算,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已超越美国。中国已是世界最大的贸易国。这些发展趋势都不可逆转。一带一路是中国崛起及中美实力消长的产物,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将加速这一趋势的发展。

这时,前外长搬出五年前在华盛顿CSIS的演讲,说明五年前就已经看到中国的发展轨线。部长当时说,中国这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坚定地希望能全方位发展,并在国际社会中占据它应有的地位。部长相信,中国会成功的。从新加坡的角度而言,美国和中国的关系不是零和游戏。两个大国可以在一个稳定的架构中竞争,两国都在世界及区域事务扮演积极角色。

三、美国在本区域仍有重大安全与经济利益

美国在亚洲仍有重大的安全与经济利益,这是美国所不能忽略的。如果美国进行战略收缩,将加速中美实力此消彼长。如果美国坚持反贸易的辞令,并用经济制裁手段或关税战对付其他国家,那么更多国家会认为一带一路很有吸引力。

四、新加坡能从一带一路中获益

新加坡从一开始就积极支持一带一路倡议和AIIB,并相信它能让亚洲和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亚细安国家受惠。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在新加坡的投资占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总额的三分之一;新加坡在中国的投资,则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华投资总额的85%。

部长说:“我们必须很机敏,要有所警觉有所准备,抓住这些时机。”我们将面对区域国家的竞争,但我们能很好地应对。

上述部长的演讲重点,都没什么意外吧?

“一带一路”倡议最早在2013年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习近平将之形容为造福各国人民的“世纪工程”,外界视之为落实“中国梦”的重大项目。今年5月,北京隆重举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外国领导人和贵宾纷纷亲自到场祝贺。在东南亚国家领导人当中,李显龙总理的缺席一度引发外界揣测,经历南中国海仲裁案议题及装甲车被扣事件后,新中关系仍未有起色。

不过,6月份开始,两国关系逐渐回暖。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到辽宁大连参加夏季达沃斯论坛时,与中国总理李克强举行双边会晤,李克强还接受了访新邀请。7月间,李显龙总理在德国汉堡与习近平会晤之后,双方关系更进一步明显回暖。

小国不能迎合大国而影响自身身份和利益

当然,不管大国小国,都有自身国家利益要维护,大国有大国的玩法,小国也有其生存之道,小国不等于弱国。就像尚穆根在演讲中谈及,小国必须能在世界舞台发挥作用的重要,小国不能迎合大国而影响自身身份和利益,否则将难以长久维持国家的主权和自主。

部长说:“因为我们勇于梦想才取得今天的成就,我们不让任何人欺负或迎合其他国家的要求;许多国家曾尝试要我们这么做,但我们都抗拒。”

嗯,听到了吧?我们也有新加坡梦。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