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孤苦老人生命的尽头 他不离不弃陪伴他们走完

更新:
2019年04月16日 15:59
(《Our Better World》视频截图)
(《Our Better World》视频截图)

人走了“后事”一定要风风光光。

在丧礼上,伴随着庄重的背景音乐,他拾起一束鲜花放在棺木上,依依不舍地轻拍了表面,温柔地说:

“好好地上路,(我)尽量跟你做了。”

就连棺木被推入火化房的那一刻,他都还在远方看着、守护着,双手合并,在这位单身老人生命的最后一程中给予最高尚的尊重。

150419 elderly pray.png
(《Our Better World》视频截图)

他和往生者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比亲生儿子还要孝顺。

他,就是“红山孝子”,俞肇斌。

与老人结下不解之缘 从“小混混”蜕变成孝子 

今年初,《新明日报》曾采访了他的故事。上星期,新加坡国际基金会旗下网站“Our Better World”则将俞肇斌的故事拍摄成视频,感动了无数网民。

从事殡葬业的俞肇斌(54岁)自15岁就开始当义工照顾新加坡的孤苦老人,后来更投入替老人办后事的义务工作,甚至为他们在灵堂守丧送终。

但青少年时期的他,可是和现在截然不同。

俞肇斌曾在接受《新明日报》采访时,自爆小时候不爱念书,成绩一塌糊涂,小学念了9年却只有小五学历。他在15岁那年辍学,随着家人搬到红山居住,开始打工讨生活。

那时,他经常在住家附近溜达,认识了一些三教九流的朋友,变得性格叛逆、脾气暴躁。

150419 elderly young.png
青少年时期的俞肇斌。(《晨光第一线》视频截图)

有一回,俞肇斌听到楼下传来吵闹的音乐声,气得想跑去骂人。到现场后,他发现声音原来是从一个老人活动中心传出的,当时也有其他人被吵得前来想闹事。面对这样的局面,俞肇斌顿时意识到老人的脆弱,燃起想保护老人的心,萌生当义工的念头。

“负责人问我要不要去帮忙,我回家问了母亲,母亲很高兴,因为这样我就不会到处去惹事。”

与老人的相遇成功地将俞肇斌从沦为“小混混”的边缘拉回来。从此他就与红山一带的老人结下不解之缘,性格也开始转变。

150419 elderly friend.png
(《Our Better World》视频截图)

1986年,他成立“爱心团结组织”,以更大的规模照顾老人。除了一般义务工作,他也经常到往生老人的停柩处吊丧,久而久之就认识了一些殡葬业者。4年后,他开始为无依的老人办后事,第一年只办1宗,隔年也只办了2宗,后来越办越多。

如今,俞肇斌和他的义工每年都会像亲人一般,帮24到30名无依无靠的老人处理身后事。

陪老人走到生命的尽头 让他们走得有尊严

在《Our Better World》的视频里,一位义工阿姨表示:

“这里的乐龄人士没有亲没有戚,他们很担心,以后走了,到底谁要替他们办后事?”

150419 elderly talking.png
(《Our Better World》视频截图)

据《海峡时报》2017年报道,新加坡每年有100多人在逝世后,遗体无人认领,而当中大多都是单身老人。

俞肇斌在这些单身老人的生活里,扮演的角色不只是能谈心的义工,更是一位可以交代后事的“孝子”。

他为往生老人办身后事,从买棺材、安排灵车、请僧侣颂经、准备祭品、处理火化事宜,到拾遗骨、安置灵位,毫不马虎。

150419 elderly coffin.png
(《Our Better World》视频截图)

“我有我的要求,不可以像别人所说的,一个人死了什么都不懂。什么人你都可以骗,死人你骗不了。”

俞肇斌运送遗体时,绝对不用货车,坚持用费用较昂贵的玻璃车。

如果往生老人是基督教,他就会播基督教的音乐;如果去世的是一位佛教信徒,则会播佛教的音乐。若是为一位穆斯林往生了,他也会妥妥地安排土葬。

不仅如此,俞肇斌还会亲力亲为充当“孝子”,为老人守夜、送终。坚守原则的他深信着:

“人走了总是要风风光光,整个做完了我才会安心。”

老人家口中的“肥仔” 一起捞鱼生吃团圆饭

除了身后事,爱心团结组织33年来每星期都会主办各种活动,让住在红山的年长居民参与,比如唱歌、做运动等。每逢农历新年,俞肇斌也不忘带着义工团队去向老人们拜年、捞鱼生,更邀请他们到家中一起吃团圆饭。

150419 elderly dinner.png

(《晨光第一线》视频截图)

义工表示,老人家都亲切地叫俞肇斌“肥仔”,一看到他就说“肥仔来了!”

俞肇斌也不忘在面簿上分享他与老人互动的点点滴滴。有一些是快乐的活动时光:

而有一些则是记录了老人家生命的最后一程,连南洋女中的学生和老师也帮忙进行海葬:

纵然工作辛苦、行程满档,住家也已搬离红山,但俞肇斌依然每个星期去探望老人。在生活中,俞肇斌目睹了许多遗憾,因此更加明白孝顺要及时,不要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待,才后悔莫及。他对待毫无血缘关系的老人如同自己的亲人,这股精神不得让红蚂蚁甘拜下风!

他那独特的“孝心”,也不禁让许多网民对他表示敬佩:

这回《Our Better World》还帮俞肇斌在网上设立一个募款项目,让善心人士上网随意资助办后事的费用,贡献多少都可以。毕竟为孤苦老人办一次后事,得花费约1300元到1700元,包括为亡者洗浴和穿衣、购置棺木、租用灵车将尸体运至万里火化场、火化、海葬以及租船出海等费用,真的不容易,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150419 elderly donation.png
(《Our Better World》网页截图)

这位红山孝子自愿扛上的责任有多重,是一般人想象不了的。但愿他的事迹能激发更多好心人效仿、尽一份绵力,更好地照顾新加坡社区内孤苦无依的老人家。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