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居老人死后无人领遗骨 只能快递去寺庙

更新:
2018年07月04日 21:19
Unclaimed remains
死后无人认领的遗骨,在日语里称为“无缘佛”,即过世后无人拜祭的孤魂。(日经新闻)

孩子与亲属:不想管这事。

随着人口快速老化,而且越来越多老人选择独居,日本的快递服务行业近期竟出现新的“业务”:将无人认领的遗骨快递到寺庙安置供奉。

日本媒体日前报道,这项“业务”,其实是位于富山县的一个名为“路标会”的非盈利组织为独居老人想出来的解决方案。

网上关于“路标会”的介绍并不多,只知道该组织出于人道理由,通过日本当地四通八达的快递网络,从全国各地接收那些在家中过世的独居老人的遗骨,然后快递到寺庙供奉。

这些独居老人大多数都是身份明确,但死后遗骨却无人认领,因此在日语里被称为“无缘佛”,即过世后无人拜祭的孤魂。

The ones who have not been fated to meet Buddha.jpg
(互联网)

“路标会”的负责人樋爪直次在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说:“最近不少房主跟我们联系称,在过世租客的房间里发现了身份不明的骨灰罐,里面装的可能是租客家人的骨灰”。

熟悉丧葬相关问题的日本专家解释说,这些身份明确的老人之所以无人认领,可区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1. 独居老人增多、死亡年龄提高,而且终身不婚的男性越来越多;
  2. 有亲人,但由于金钱纠纷或者离婚等情感原因,拒绝认领;
  3. 有亲人,但不清楚家族墓地的位置,拒绝认领;
  4. 小型家庭没有墓地,无法下葬,拒绝认领;
  5. 亲人过于贫困,无法认领。

日本独居老人10年内会增至超过700万人

按照日本当地传统,每个家庭都会在郊区公墓拥有一块墓地和一块墓碑,总费用在23万至46万日元(约2841至5683新元)之间,家族成员死后骨灰就会埋在家族墓地中。这块墓地会世代相传,保养与维修费也由在世的亲属共同承担。

japan-mount-koya-cemetery.jpg
藏在日本郊区深山里的公墓。(互联网)

在日本,已婚女性去世后往往会被埋在丈夫家族的墓地里。但如果丈夫早逝,又膝下无儿女,这些已婚女性很可能因为与丈夫家族疏于往来,死后沦为“无缘佛”。

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统计,2015年日本65岁以上的独居老人有592万人。预计到了2025年,独居老人人数将超过700万人,到了2035年再上升至762万人,约占老年家庭总人口的25%。

孩子愿意付钱但拒绝领回遗骨

据《日经新闻》报道,今年2月,东京都足立区一位70多岁男子去世后,该区相关负责人联系上死者与前妻所生的孩子,结果他的孩子支付了丧葬等费用,却拒绝领回遗骨。能联系上的亲戚也表示,“不想管这事”。单在足立区,去年就有44具遗骨无人认领,其中35具(80%)身份明确。

基于无人认领遗骨的情况会随着独居老人人口增长而变得更为严峻,日本各地方政府目前正加快采取“生前登记墓地”的对策来加以应对。神奈川县须贺市政府也透露,平均1具无人认领的遗骨须花费约25万日元(约3088新元)的火葬费与相关费用,目前都由市政府承担。

日本寺庙广建纳骨堂

为解决独居老人的“身后事”,日本的佛教寺庙早在2006年就开始在寺庙内建造雅致的纳骨堂。东京新宿区的幸国寺还特为独居老人建造一个高科技美轮美奂的纳骨堂——琉璃殿,被中外媒体津津乐道。

Charnel houses.jpg
琉璃殿外观古朴却内有乾坤。(路透社)

琉璃殿一共有2046座水晶佛像骨灰翕。往生者的信息会被存储于智能卡内,往生者的亲属如若想瞻仰拜祭,可以刷智能卡进入纳骨堂。在刷卡的那一刹那,纳骨堂内的其他佛像都会转换成另一种颜色,唯独自己亲属的专属佛像会被点亮,便于寻找。

Ruriden-different colours.jpg
自己亲属的专属佛像在刷卡后会被点亮。(路透社)

2015年,火葬一跃成为日本最受欢迎的殡葬方式,幸国寺住持矢岛泰淳当时接受西方媒体访问时说,琉璃殿的核心思想是为那些没有儿女或大家族的人提供一个安身之所,让他们死后不会感到孤独,也解决了扫墓的问题。

Crystal Buddhas (close up).jpg
(路透社)

他说:“来这里注册的人要么单身,要么没有儿女——他们因为没有家庭而感到沮丧,但他们知道,等到自己去世后,就会跟和自己一样处境的人一起长眠于琉璃殿。”

Ruriden-paying respect01.jpg
(路透社)

琉璃殿内的骨灰存放费约为9000新元,一年维护费约110新元,存放33年后就无需再支付维护费,但骨灰会被寺庙的工作人清空出来,存放在建筑底下的公用区域。

利用高科技存放骨灰,犹如立体停车场

同样位于新宿的琉璃光院内的白莲华堂,也和琉璃殿一样使用电子身份证来识别往生者,不过整个纳骨堂的建筑造型却像是一艘宇宙飞船。

Ryurikoin.jpg
琉璃光院白莲华堂建筑外观像一艘宇宙飞船。(互联网)

琉璃光院的公关木下直子在介绍纳骨堂的功能时解释说,他们所采用的整套高科技系统是由汽车制造商丰田所设计,原理跟立体停车场装置十分近似。

Ryurikoin03.jpg
琉璃光院白莲华堂其实就是一座安置骨灰瓮的“立体停车场”。(互联网)

当亲属来访时,逝者的骨灰盒就会从存储处传送至公墓的骨灰瓮内,逝者的数码照片也会以幻灯片的形式显现出来。虽然不能在纳骨堂内点蜡烛,但可以在墓碑前滚烫的石头上加热香末来悼念逝者。

Ryurikoin02.jpg
(互联网)

木下直子还透露,琉璃光院也在探讨像电影《哈利·波特》里的情节那样,日后通过全息影像重现逝者的样貌,并预先录制一段对话,“让我们感觉自己仍然能够与故人沟通。”

她也补充说,新加坡、马来西亚和中国也希望能建造类似的骨灰堂,来应对寸土寸金的情况。不过琉璃光院并不打算对外公开自己的技术,因为这会“对他们构成竞争,让琉璃光院失去独特性”。

卫生部长:新加坡独居老人五年内增加51%

虽然新加坡目前未出现如此高科技的骨灰塔,但独居老人问题其实也像日本那样,随着独居老人人口急速增长,愈来愈不容忽视。

senior living alone (WB).jpg
新加坡的独居老人在家画画打发时间。(联合晚报)

今年二月,卫生部长颜金勇以书面答复当时身为白沙——榜鹅集选区议员的孙雪玲的提问时说,本地65岁及以上的独居老人在2012年至2016年的五年内,猛增了51%,达4万7400人。

elderly and lonely (zhang).jpg
坐落在红山区的一房式或一房半厅的政府组屋单位,上世纪1960年代和70年代是用于安置低收入家庭为主,现在大部分是独居老人居住。(张楷玲)

到了2030年,本地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人口将增至90万人,这当中,80岁以上的老人将占22%,达20万人。预计,独居老人的人数届时也会增至8万3000人左右。不过卫生部并没有统计独居老人死在家中的数据。

上个月22日,国家环境局也宣布,将分别于2020年和2021年,在蔡厝港坟场和万礼火化场与骨灰瓮安置所推出陆地生态葬服务。虽然文告并没透露陆地生态葬的细节,但《联合早报》报道,其中一个做法应该是让家属在指定的走道上,往草坪上撒骨灰。

CCK-grassland.jpg
环境局将从2020年起推出陆地撒骨灰服务。蔡厝港基督教骨灰安置所“怀念园”附近的草坪,相信就是蔡厝港坟场用于陆地生态葬的地方,该处绿意盎然,环境清幽。(联合早报)

这或许对于那些独居,或者不愿麻烦后人扫墓的国人而言,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新加坡佛教总会会长释广品法师说:“人往生后意识跟身体已不同在,剩下的只是身体,只要处理得有尊严就可以。”

红蚂蚁真心希望新加坡日后不会出现太多“无缘佛”。现在共享经济这么火,什么都可以“共享”,不知道日后这块“身后事”会不会也被共享经济大军凑过来分一杯羹,以一种谁也意料不到的高科技将这块“chope”(占)下来?不好说。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