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姐为民请命在62岁开始领取公积金入息 当局反问:你觉得有可能吗?

更新:
2019年01月21日 18:20
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
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昨天在国会上就能否降低领取公积金入息的年龄,与人力部长杨莉明展开讨论。(曾庆祥制图)


温柔的NO NO。

国会昨天复会时,总坐在第一排位子的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花姐)向公积金局提了一个许多人都很关心的问题:62岁退休后不够钱用时怎么办,能不能早点把钱拿出来花?自己的公积金户头里明明看着有钱,却必须“望梅止渴”三年后才得以“解渴”。

在新加坡,65岁开始领取公积金入息的条例适用于1954年或以后出生的国人。较早出生的国人,则可较早领取入息,例如1952年与1953年出生者,64岁就可领取入息。

20190116-Elderly.jpg
目前公积金会员只有在健康欠佳的情况下,才能提早领取入息。(海峡时报)

目前公积金会员只有在健康欠佳的情况下,才能提早领取入息,这包括永久残障、身患绝症,或寿命因疾病显著缩短,而且必须有医生证明。人力部长杨莉明透露,基于健康理由申请提早领取入息的人当中,有65%获准,其余35%因不合格而不获准。

李美花在口头询问时说:

“有选民告诉我,他们62岁退休后,什么都有,身体状况也良好,就是口袋里没钱,所以他们不能以健康欠佳为由提早领取入息。因此他们想向公积金局询问,能否考虑推出一个选项,让他们在领取较少款项的情况下,从62岁就开始领取公积金入息?”

人力部长杨莉明答复这个口头询问时,先让花姐将问题重复一遍,自己再复述一遍,然后温柔地丢出一个问句给花姐。

杨莉明:

谢谢。很高兴听到议员澄清她究竟在要求什么。如果我没听错,她是在建议让某些想要这么做的人降低他们领取入息的年龄,但依然将领取公积金入息的法定年龄设在65岁。我想反过来问一问议员,她认为这么做有可能吗?让一部分人早点领取入息,然后要求其他人等到65岁才领取入息?而且还必须让所有人都能有此选项,是这样吗?

(镜头前的李美花一脸认真地对杨莉明大力点头。)

杨莉明:

原来如此。我们较早前已解释过,如果要让所有人都有此选项,那它就不再是个选项,而是必须整体调低领取公积金入息的年龄。目前,领取入息的最低年龄设在65岁,但人们可以自愿将领取公积金的年龄延后至70岁。议员所提出的并非一个选项,而是要求整体调低领取公积金入息的年龄,所以我希望我正确地理解议员的提议。

李美花:

谢谢议长先生。是的,(部长)你说得没错,目前那些想延后领取入息的人的确能够这么做,但会这么做的都是不缺钱用的人,他们有足够的钱能够等到晚一些才领取入息。但有些人并没有钱,他们希望早点领取入息,所以可以制定出选项一:62岁开始领取入息但拿较少款项;选项二:维持现状(在65岁领取),选项三:在70岁领取。谢谢。

花姐口中的选项,在部长眼里即意味着必须整体调低领取公积金入息的法定年龄。理解上的差距,来自于视角的不同。花姐为民请命,是从人民的角度去切入,所提出的选项在人们看来确实合情合理。

杨莉明则是从制定政策的大方向去理解整件事。两人处在两个不同层面去看待同一个问题。从政策的高度和涉及面去切入剖析,就会发现当中千丝万缕环环相扣的关系,牵一发动全身。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杨莉明会婉转地蹦出NO NO,强调说公积金局会把领取公积金入息的年龄维持在65岁,不会调低这个年龄。

杨莉明还说,许多工会领袖和雇主都向她反映,多数年长员工都想继续工作,继续有储蓄。在这些劳资政三方进行的对话交流会上,她们讨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不过她并没有听到太多有关领取公积金入息年龄的反馈意见。

20190116-Elderly02.jpg
多数年长员工都想继续工作,继续有储蓄。(海峡时报)

杨莉明在回答花姐时也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属下的35个市场经济国家为例解释说,有超过半数的国家都将领取养老金的年龄设在65岁至67岁之间,而且许多国家都在提高这个年龄。

“全世界人口的寿命都在变长,人们活得更久,退休年龄也不断提高。以荷兰为例,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将在2021年从66岁提高到67岁。丹麦将在2022年把领取养老金的年龄从65岁提高至67岁。德国则会在2031年将领取养老金的年龄调高至67岁。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必须扪心自问:降低领取公积金入息的年龄,是不是真的理智?这完全不是选项,必须一视同仁。”

难道没有其他“出路”?

不是的。杨莉明指出,过去我们在制定重新雇佣年龄时也是经过劳资政三方不断交流讨论后,才将重新雇佣年龄的年限制定在65岁,然后又进一步调高至67岁。换句话说,没有绝对的可能也没有绝对不可能。

“如果劳资政三方在退休年龄与重新雇佣年龄上达成新的、良好的共识,那将有助于大家向前迈进,给我一些时间完成这方面的工作。”

人力部长这么说,搞不好是政府想将领取公积金入息的最低年龄从65岁上调至67岁的前奏。不知蚁粉们有没有从部长的发言中听出什么弦外之音?

在这个掐中许多人愤怒点的课题上,跟火烧眉毛缺钱用的人民说大政策大道理,也只能是对牛弹琴,谁能听得进去?红蚂蚁希望杨莉明和花姐能够找到既折衷又富有人情味的解决方案,真正做到“柳暗花明又一村”。有时候少点IQ多点EQ,会更得民心。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