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人民才是老大

更新:
2018年11月26日 16:21
台湾在野党国民党籍的高雄市长参选人韩国瑜胜选之后,支持者热烈欢呼。(路透社)
台湾在野党国民党籍的高雄市长参选人韩国瑜胜选之后,支持者热烈欢呼。(路透社)

现在台湾最大党叫做”讨厌民进党”。

台湾地方选举在11月24日进行投票,结果出炉后跌破众人眼镜。

民进党在本次选举全面溃败,7个执政县市绿地变蓝天。众所瞩目的台北市、高雄市战区,则以柯文哲以3254票险胜国民党候选人丁守中;高雄市选战,韩国瑜则神乎其技的以15万的票差击败陈其迈,创造奇迹,打破高雄市20年来民进党的不败神话。

民进党的惨败震惊全台,蔡英文在当日晚间宣布辞去党主席一职,以示负责。绿营重臣陈菊也宣布请辞总统府秘书长一职,但经蔡英文慰留后决定留任,料想民进党内部将会有一波权力重组的大洗牌。

image1.jpg
2018年地方选举,民进党的版图丧失过半。 (新头壳)

执政无能 种下败因

如此惨败,归根究柢是民进党这两年来”过太爽”。当年因民众对国民党积怨已深,2016年民进党得以在大选获得压倒性胜利,获得”全面执政”大权。所谓”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化”。民进党在两年内迅速腐化到近似2016前国民党的嘴脸,不仅执政不利,且态度傲慢,致使天怒人怨。

2017年的劳动基准法修恶,不但得罪了广大的劳动人民,连资方都不领情;2018年的年金改革则激起军公教的激烈反弹。而当民进党遇上反对的声浪时,一改在野时”与百姓站在同一阵线”的立场,反倒依恃着绝对执政的优势强力辗压反对声音。

回想当初2016年,劳动基准法争议延烧时,民进党籍立法委员吴秉睿冷笑着”如果反对这个法案的人,将来选举可以不要支持民进党。”如此嚣张,怎料到一语成谶,如今被选民狠狠教训了一顿,真的完全是咎由自取。

image2.jpg
民进党立委吴秉睿曾呛声”可以不要支持民进党”。(互联网)

互联网抬头 选战转型

论起本次选战的最大赢家,毫无疑问的,便是韩国瑜。从竞选前根本无人看好、到选举前两个月突然暴起直追,一跃成为全台最红的政治人物,最后气势如虹、引领国民党全军打下亮丽的成绩。当然韩本身的个人魅力功不可没,另一方面,也揭示着台湾的竞选型态正在悄然的改变。

传统的选战,不外乎是候选人拉桩脚、跑基层、扫街拜票、插旗、宣传车、造势晚会。再加上传统媒体,如报纸、电视、广播等宣传。稳扎稳打,透过人际关系、和选民面对面拉交情来获得支持。

当年柯文哲2014胜选台北市长,算是打响了网路战的第一枪。透过互联网铺天盖地的宣传,加上年轻人的激情相挺,引发了第一波政治海啸,一口气冲垮了国民党在台北市深耕多年的政治实力。而这次韩国瑜也是遵循类似的模式,且将触角扩张到老人身上(很多退休军公教年金被砍,怒极之下大力支持韩国瑜),加上传统媒体的推波助澜,新、旧媒体的交叉作用下,引起了声势惊人的”韩流”,最后创造奇迹,硬生生刨走民进党在高雄深耕30年的根基。

image3.png
柯文哲(左)和韩国瑜(右),都是透过互联网爆红的成功案例。 (互联网)

互联网已经两度证明了它在选举中的影响力,未来选战将无人能忽视其威力。可以料想,之后政坛应该也会陆续出现类似的”网红”型政治人物,透过互联网突然爆红,进而挑战传统的政治版图。

激情过后 回归实务

有句话这么说”马上打天下,不能马上治天下”。打赢了选战、一夕变天自然激励人心,但真正执政起来,将会是截然不同的考验。柯文哲领导的台北市,料想将会遵循前四年的模式,以务实、稳健的态度继续处理市政。相对的,韩国瑜打下的高雄市,面对的考验则更为艰巨。因为韩国瑜承诺要改善高雄”又老又穷”的现况,要” 货卖得出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那可是要天翻地覆的大改革才行。

要大改革、大改造,相对的便是高风险、高难度。韩国瑜在这几个月来,被全民追捧的程度以几近造神,但要是改革不利,那恐怕是被捧的越高、摔得就越惨。行政院长赖清德的殷鉴不远,之前在台南担任市长时人称”赖神”,入阁没多久就因讲了句”薪水领太少,就当做功德”,名声便整个臭掉,到现在还被人骂”Lie神”。

别忘了,本次民进党全面溃败,靠的可不是国民党多强,也不是韩国瑜多神,而是因为现在台湾最大党叫做”讨厌民进党”。要是国民党各县市长执政差劲,或是韩国瑜摔下神坛,2020年的总统大选,被修理的就会是国民党。

在台湾,人民才是老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