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H

必须尊重每一个精神病患者,生病并非他们的错

精神病患者需要的不是掌声和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