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程强退位 工人党将如何转型?

更新:
2017年11月17日 12:34
工人党
工人党在11月3日庆祝创党60周年。左六为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左七为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左八为助理秘书长毕丹星。(海峡时报)

对于大部分新加坡人来说,惹耶勒南式的风格或许稍嫌激进,可是刘程强式的风格恐怕同样再也无法满足目前的民意市场了。至于要如何定位,就只能由工人党新一届的领导层去寻找答案。

刘程强在工人党庆祝建党60周年的庆典上宣布不再参选秘书长,正式启动了党内领导层的世代交班过程,其中最大的观察点,莫过于接任秘书长的政治风格,会如何影响工人党今后的发展走向。

虽然从领导位子退下,刘程强应该不会完全退出政坛。以他多年的从政经验,对于工人党今后的发展应当还是可以做出贡献。所以,要对他盖棺论定恐怕还嫌太早。但是,他所领导的工人党这16年来的功过如何评价,应该算是可以讨论的议题。

2011年拿下集选区 刘程强攀从政生涯高峰

2011年刘程强冒险从后港单选区的安全堡垒出来,领导团队击败当时的外交部长杨荣文,成功打破行动党的集选区策略,称得上是他个人从政生涯的高峰。可是自那以后,工人党继续其“副驾驶”策略,坚持不准备取行动党政府而代之的做法,却被一些积极的支持者批评为过于保守,或者不思进取;一些更尖锐的批评甚至形容刘程强的工人党是“穿蓝衣的白衣人(指行动党员)”。

“副驾驶”策略太保守?

这个“淡妆行动党”的指控是否合理,当然有可以讨论的空间。其中的两大批评理由,一是刘程强的工人党在很多涉及政治理念或社会价值的课题或争议,完全采取回避的做法,只针对“牛油与面包”的民生课题表态,对行动党接纳撒切尔夫人与里根的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这在2011年大选后有所调整,比如地铁的国有化),缺乏任何有系统的反省。二是工人党基本上没有提出全然不同于行动党的政策纲领,顶多是对行动党的政策提出小修小改。所以虽然身为国会最大反对党,却和执政的行动党没有太大的区别。与其前任惹耶勒南大开大合的风格对比,显然是保守许多,也更缺乏反对党应有的色彩。

这些批评不完全没有道理,可是也可能犯了忽视历史情境(ahistorical)的错误。要知道,刘程强出道的时代,正是李光耀强人政治如日中天的时代,当年从事反对党运动的人,包括惹耶勒南在内,极少能避免出事的(无论是法律上被部长起诉诽谤而破产,或政治上被政府以内安法扣押)。这些血淋淋的经历,相信对刘程强的政治心理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也可能是他领导工人党的风格对一些人显得保守、不进取的历史缘由。

选民很务实 工人党主攻民生课题

尽管强人政治的时代已经过去,一党独大的体制和土壤却依然存在。特别是让一党独大体制茁壮的土壤还是相当肥沃,那就是选民的务实政治态度。刘程强的工人党的确很少对涉及政治理念或价值的议题表态,因为他知道大多数的新加坡人根本不理会这些不会填饱肚子的东西。所以工人党在国会里主要还是针对民生课题发言,因为他相信这才是选民真正关心的。

民主党积极提出替代政策形成竞争

当然,时代在前进,工人党也必须与时俱进。刘程强提出“替代政府”的说法,表明他也意识到有越来越多选民并不满意工人党目前这种要当万年反对党的心态。随着民主党的徐顺全在2015年大选时成功改变形象,获得主流民意的肯定,工人党今后将面对民主党更有力的竞争。而民主党不但积极提出各类替代政策,也一直标榜信仰自由主义等价值理念,这对新一代选民或许是更有吸引力的。所以,接替刘程强的工人党领导层也必须改变做法,才能够保持竞争力。

工人党应整理出党所代表的意识形态

后刘程强领导的工人党将如何转型?可以相当肯定的判断,它将抛弃“副驾驶”策略,逐渐让选民接受它有意愿和能力执政。要做到这点,工人党首先必须在替代政策上仿效民主党,提出本身的观点,而不能只停留在批评行动党的政策。同时,它也必须在理念上开始提出自己明确的立场,而不只是在个别政策上。就如民主党把自己定位成代表自由主义信念的政党一样,工人党或许也必须回到自己的历史,整理出党所代表的意识形态。

至于在策略上,刘程强避免前任惹耶勒南对抗式的风格,虽然符合他的从政经验和时代需求,后刘程强的工人党可能也必须有所改变。当然,对于大部分新加坡人来说,惹耶勒南式的风格或许稍嫌激进,可是刘程强式的风格恐怕同样再也无法满足目前的民意市场了。至于要如何定位,就只能由工人党新一届的领导层去寻找答案。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