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狗事件引部长关注 宠物狗寄养中心女负责人被捕

更新:
2019年01月08日 13:10
宠物寄宿中心女负责人
Platinum Dogs Club 宠物寄宿中心的30岁女负责人1月6日被捕后扣押在东陵警署。(海峡时报)

部长也是爱狗人士。

什么满地狗毛的事需要劳动一国律政部长出面关心表态呢?

在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小社会,好像就是事无巨细,部长级人马就会被牵扯进去。民众有时候因此怀疑百万年薪的部长是不是其实很闲,也跟老百姓一样整天上网看有的没的热闹,所以兴之所至要出来表达一下权威。

不过你仔细去了解事情就知道,其实不是他们爱讲,而是事情触及法律底线,为了保持一致性,所以必须采取行动。当然采取行动的结果民众都在看,最后的处理是不是真的公平,逃不过悠悠之口。

最近这起宠物狗寄养中心 Platinum Dogs Club 惹众怒的事,是一起上演多日的肥皂剧,直到昨晚终于传出突破性进展——宠物寄宿中心负责人被捕。

消息由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孙雪玲昨晚在面簿发布。她说,农粮与兽医局(AVA)目前仍在调查那家宠物寄宿中心,部分曾寄宿在宠物寄宿中心的狗已与狗主团聚,其余还未认领的狗,农粮兽医局也将暂时看顾。

这起撒得满地狗毛的争端是怎么突然引爆的?

简单的说,有人在洋房开了一个宠物狗寄养中心,名为叫 Platinum Dogs Club(译成中文就是:白金狗儿俱乐部)。某日有人送上一条名叫“王子”的狗寄养,结果王子在中心失踪了,主人跟一群爱狗人士找遍新加坡都没有下落,心碎肠断。

20190108-Prince寻狗启事.jpg
(Elaine Mao 面簿)

还有人在网上指控中心根本不专业,好好的狗儿住进去,回家的时候却病倒了,甚至还有人控诉狗儿进去住结果却死在里面!

20190108-Petition.jpg
(尚穆根面簿)

这期间,农粮局和防止虐待动物协会也展开两次突击行动,进入洋房救出十八只狗儿和一只兔子,状况都不大好,也弄清楚中心负责人不是洋房主人,是租下来的房客。为了解救可怜的狗狗们,有狗主人甚至在洋房前下跪,超戏剧化。

中心负责人在整个事件中的反应显然不能令人满意,从去年底开始,爱狗界在网络上诉诸官员和有关部门求助,而且随着狗儿受害的故事越来越多,事件也在沸腾与发酵中跨了年。

终于来到1月2日,一群不知道多少个爱狗人士齐集中心外的马路上,围堵开车的中心女负责人,甚至引发撞伤事件,大家还举起纸牌抗议,警方和媒体都到了现场,但戴着白色帽子和墨镜的女负责人一整天都以沉默应对一切,直到黄昏锁门挡门后开车离去。

20190108-Demonstration.jpg
爱狗人士举起纸牌抗议。(海峡时报)
20190108-owner of PDC.jpg
戴着白色帽子和墨镜的女负责人一整天都以沉默应对一切,直到黄昏锁门挡门后开车离去。(联合早报)

事件固然令人气结,但是爱狗人士在马路上的行为立刻引发网络热议。因为在公共场所举牌子,过去好些例子的当事人都被告上法庭,这在新加坡属于非法集会。果然,一些人在网络上留言,诉诸同情,表示他们都是爱狗心切,希望当局手下留情。

律政部长尚穆根在1月5日发面簿帖,表示当局正在调查一切,他要国人放心,所有事情都会彻底调查,参与违法行动的人都会受处分。他又说,有些人行为错误,“把法律抓在自己双手中”,这些人也会被调查。

尚穆根出来表态估计是为了尽快平息网络上的另一些抗议言论,过去两三年,新加坡发生几次在公共场所举牌抗议各种事情的事件,当事人不仅当场被逮捕,还被控上法庭,而所谓的非法集会者,甚至只是自己一个人。

所以公开抗议在政治保守的新加坡是非常敏感的课题。网民质疑,如果为了爱狗爱猫的“小事”可以这样抗议,为了言论自由政治开放的“大事”为何反而不可以?因此官方怎样处理这次事件,怎样让社会大众感觉法律像一碗水那样公平,政治有一视同仁的公信力,将比“王子”的下落更引人注意。

当然,还是有非常多新加坡人只想知道“王子”和它的狗朋友的事,其他不重要。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