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坛热闹变天后,马国人态度转换

更新:
2018年10月03日 14:09
今年5月大选后,马来西亚新首相及希望联盟总主席马哈迪与旺阿兹莎及林冠英出席记者会。
马来西亚第14届全国大选后,马来西亚新首相及希望联盟总主席马哈迪(前中)于5月10日中午与旺阿兹莎(前左)及林冠英(前右)等一起出席记者会。(海峡时报)

从希望变失望。

引起全球关注的马来西亚大选在改朝换代后依然高潮迭起,每天皆有新戏码,除了前首相纳吉夫妇的大戏,执政党和反对党身份的互换也是关注焦点,尤其是在国会期间的座位变化和宣布政策的部长新脸孔,都在在提醒了马国人朝野政党的角色互换。
  
从正式执政后,希盟政党的各部长级领袖可说是“每日一爆”,公开前朝政府的弊端,把他们留下的烂摊子公诸于世,公众从每日追看,到如今都已经超过百日,还在每天一小报,三天一大爆,对不断重复的情节似乎开始出现疲态。尤其是朝野之间的互相叫嚣,甚至就某个课题展开“又长又臭”的闹剧,更让人厌烦。

20181003_limguaneng&weijiaxiangv2.jpg
林冠英(左)与魏家祥几乎什么课题都能吵起来。(曾庆祥制图)

华社最关注的当然是民主行动党的表现,特别是民行党领袖且身居财政部长要职的林冠英,一举一动更是大家的关注焦点。他和马华唯一火种魏家祥几乎什么课题都能吵起来,你一言,我一句,永无止休。
  
只是这样的“热闹”场景,马国人是否真的无任欢迎,还是已频临可容忍的界限?这是否又是马国人祈求变天后所想要或预见的结果?

宣言未兑现 立场反复 民众雀跃之情冷却

秉着推翻“贪污腐败”的纳吉夫妇,以及腐肉丛生的国阵,马国人一面倒地倾向希望联盟,就连见惯大风大浪的希盟领袖马哈迪也受宠若惊。
  
马国人满怀期待看到新政府新气象,有常识的人当然知道新政府需要时间去接棒,尤其是新班子中无经验者占多数。新政府一上台就连连揭露前朝政府的弊端,尤其是公布了更多关于一马丑闻的文件和详情,还有提控纳吉一事,更是全国沸腾,有股正义总算得到伸张的激动。
  
激情的另一厢,是希盟政府面对无法全数兑现百日新政的窘境,但民众也可以理解。上台后才惊觉烂摊子的糟糕程度,因此影响新政的推行;积习难改,要推行新政总是需要时间,岂能一步登天。

mahathir.jpg
马国首相马哈迪。(中国报)

这些不用他们说,大家都懂,只是从老马到下面的部长、副部长,好像传染了“朝令夕改”的习惯,今天讲了这个,明天改变说法,不管是被逼改口还是口误,都在磨损国人对新政府的信心。

例子可说是比比皆是,第三国产车的建议,还有新隆高铁从最早的确定取消到后来的“其实是不要现在建”,不就改了多次说法?承认统考到“华校督学”和“华文科督学”等华教“抗争”更是“磬竹难书”。
  
最常见的理由就是前朝政府的烂摊子比想象中糟糕,再来就是前朝政府遗留下的工作风气或行政缺失,甚至程度问题,致使无法推行改革。
  
只是当你听到千篇一律的理由,就算再理智的人也会开始厌倦,迟早会抓狂,更别说就像承认独中统考的课题,以遇到马来族群的阻力为由,实在说不过去。这些理应是在信誓旦旦列出选前宣言时就应该清楚了解的困难,就算阻力比想象中大,也是自己的判断出错,认错会比诸多理由来得容易接受。

20180821宽柔中学.jpg
宽柔中学(Foon Yew High School)是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一所由华社出资创办的华文独立中学,在当地被称为“华人文化堡垒”。(互联网)

网民要求希盟“多做事,少说话”

希盟政府的种种行为似乎已逐渐磨灭了马国人的激情,开始恢复“理智”,“理智”地看待事情。这可从一夜变天后,凡有人对希盟“不敬”就必定会遭网络大军“群起讨伐”,部分措辞还相当偏激,但如今情况已慢慢转变。
  
希盟几乎从部长到党员似乎都爱对外发言,对外爆料,媒体曝光率奇高,加速了“倦怠感”。

lim guan eng.jpg
马国财长林冠英。(互联网)

最受媒体“青睐”的首推林冠英,除了财政部负责的范畴,他还是延续了过往的作风,死咬着马华不放,不错过任何“杀敌”机会。这让马国人开始要求民行党认清楚自己如今的身份,不要再延续“反对党”的做法,大事小事都“大肆批评”,有的甚至直接要求他们“多做事,少说话”,执政党应有执政党的风范,应把时间放在政务,而不是不断和反对党掀骂战。

相比民行党适应执政党身份的速度“缓慢”,马华却神速“变脸”,几乎是立刻“变身”为反对党,但却忘记了过去在执政时的“无为”,同样遭人批判。

不过,得益于民行党的“眷恋不舍”,让马华唯一火种魏家祥不至于唱独角戏,马国人在吁请民行党“穷寇莫追”的同时,也开始撇除对马华的痛恨,客观地看待魏家祥的言论。

人们可体谅刚接手新政府的手忙脚乱,也会给予蜜月期,但忍耐总有限度,尤其是华社对民行党更是密切关注,除了确保能否实现华社相关的承诺,更大的隐忧是民行党会否成为马华2.0。

就民行党的议席来看,在希盟内部的份量肯定比马华在国阵来得重,只是马华也非一开始就如此“无能”,在被压制良久才终于盼得转机的情况下,也难怪华社如此紧张。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