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唯一火种,魏家祥为何被围剿?

更新:
2018年07月09日 13:32
被戏称为“马华唯一火种”的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
被戏称为“马华唯一火种”的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互联网)

换汤不换药。

马来西亚大选后,围绕着回锅首相马哈迪和倒台首相纳吉的戏码高潮迭起,好不热闹,被戏称为“马华唯一火种”的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也不甘示弱,先开炮说“马华不再为巫统买单”,接着又批评希盟新政府给在野党的拨款比执政党少,引起网民的围剿。
  
当然也有人支持魏家祥,只是声音薄弱到不太容易听见,到底是网民把希盟政府神化而盲目支持,进而反抗任何“杂音”,还是逢巫统和马华必反?

谁为谁买单?

魏家祥指出,509大选这场政治风暴,让马华把所有原罪和历史包袱都放下了。“大家的合作在509当天已经告一段落了,我们过去受到太多的指责和委屈,从今以后不再为巫统买单。”
  
他坦承,过去很多时候,国阵友党领袖发表的各种言论让马华受到华社的唾弃,最终受伤害的是马华。

20180702 weijiaxiang3.jpg
5月9日投票日当天,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和妻子到永平国民小学投票站投票。(联合早报)

魏家祥在痛定思痛后发现,马华是败在国阵整个领导架构的倾斜。“这种架构被看成是马华凡事都看巫统的脸色。”
  
他说,第二个导因是,这些掌权者、长期执政者的嚣张,很多时候目中无人,但基于协商精神只能带入内阁谈,谈了之后却又不能对他人言,这都是造成马华遭遇重挫的原因。魏家祥也承认作为国阵一分子,马华也同样有责任,集体负责,因为这条路是马华选的。
  
有人说魏家祥和马华终于清醒过来,也总算拿出勇气去做正确的事,可是马华真的单方面为巫统买单吗?
  
巫统宣传局主任安努亚慕沙反驳魏家祥的说法时表示,现在应该说是巫统背负瘫痪已久的马华的时代结束了。“难道马华忘记第13届大选以来,他们就‘中风’而失去能力了吗?但是我们仍背负他们,我们在政府里给他们舒服的位置,还期望他们能康复。”
  
巫统党员不尊重华社,目中无人,甚至闹出不少贪污丑闻,依然选择和巫统同在国阵麾下的马华不就在“助纣为虐”吗?
  
马华没跳出来捍卫华社,这才失去华社的支持,对巫统来说,号称华人政党的马华竟然保不住华人选票,不就成了他们的负累,也认为自己在为马华买单,搞不好还觉得如果在国阵的是民行党,国阵就不会倒台了?

为何长期为人买单?

友人说马华部长真的有在做事,只是华人过于偏激,视而不见,只要是马华必反。魏家祥说,马华悠悠近70年,一路走来,马华最感到骄傲是捍卫华文教育,而在捍卫同时马华付出很大代价。“这么多年来,马华耗费不少精神协助华教,阻止华小被关闭。我希望有机会与新政府坐下来交流,把马华过去所做的点滴作一个交流,接受与否新政府自行决定。
  
部长做事实属份内事,马华部长捍卫华社是应该且必须做的,到底马华只是在执行上头的指示,还是真的为华社“争取”了什么,值得让华社去特别表扬?马华的努力是否被认同可从选票可知,无需争辩。

20180702 weijiaxiang and liaozhonglai.jpg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左)在选举中险胜对手刘镇东。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右)落败,他已表明不会在下届党选中寻求蝉联总会长一职。(星洲日报)

魏家祥说基于协商精神,在内阁为华社争取不能外人道,反被“误会”马华没在捍卫华社,没勇敢谏言而感到委屈。哇,那还真是天大的委屈,可是如果他真的不认同巫统所为,但身为同个屋檐下的自己却没能纠正或给的建议都不被接受,这不也是“无能”吗?
  
你在家庭毫无地位,又无力扭转局面,是否应该另寻出路?正如耆老达因指一些巫统元老在1MDB课题上保持缄默,等同认同了纳吉的过失。马华就算真的有进谏而不被接受,但依然选择和他们同一阵线,不也等同默许他们的所为,姑息养奸?
  
更糟糕的是,马华号称华人政党,结果选择和不尊重华人的巫统联手,对巫统唯命是从,甚至卑躬屈膝,让华社同遭“羞辱”,情何以堪。

魏家祥“欺善怕恶”?

魏家祥说基于协商精神,加上身在国阵政府体制内必须遵守联盟立场一致性,所以过去都不能对外讲,但国阵一倒台就能“放下包袱”,畅所欲言?

20180702 weijiaxiang4.jpg
(互联网)

以前不能说选委会不应该剪掉希盟看板上的马哈迪人头肖像,现在就能?那为何希山慕丁当下立刻指出这是不对的?因为希山慕丁没有协商精神?
  
安努亚慕沙表示,巫统基于尊重和礼貌,并没有针对成员党的失败发表任何声明,但魏家祥的言论却是落井下石。
  
马华是否仍在国阵阵营,魏家祥说:“这还重要吗?在509后,国阵已溃不成军,名存实亡了。” 
  
但还是名存啊,马华只要没宣布分道扬镳,还是在国阵阵内,这样的言论不就“家丑外扬”?协商精神或基本尊重呢?还是魏家祥趁巫统重创之际打“落水狗”,眼看巫统无权无势了,就不再“畏惧恶势力”?

批评朝野拨款不公  魏家祥转当“称职”反对党

马哈迪宣布希盟国会议员将获50万令吉拨款,其服务中心另外获得20万令吉的拨款,而反对党国会议员则可获得20万令吉拨款,其服务中心可获10万令吉拨款。
  
魏家祥先肯定希盟拨款给反对党的做法,但质疑为何反对党的选区拨款比在朝的少了至少一半,此言论引起网民一面倒挞伐。
  
前媒体人郭史光庆认为魏家祥讲得没错,反对党选区的选民也有缴税,只是支持不同的政党,为什么就应该被歧视?政治学者黄进发则认为,朝野政党都有超大和超小的选区,选区拨款可以和选民人数挂钩,要挂钩就朝野都挂钩,不要转移龙门。
  
前朝政府没给反对党一分一毫的拨款,如今有了拨款被马国人看作是一大进步,但款项不相等,有人认为应该循序渐进,但其实也有不少人和魏家祥一样,认为应该公平地拨款给朝野政党。
  
任何人发言要求公平拨款,可能还比较让马国人接受,但肯定不会是巫统,更不会是马华。别忘了,前朝政府没拨款给在野党,这些人都没反对。好吧,又是协商精神,魏家祥可能被“误会”没为在野党“争取”。但总得体谅大家对魏家祥从“为虎作胀”的形象突然变成“正义凛然”的大侠,都需要时间去接受这么大的转变。
  
试想想,一个经常“默许”不公平对待你的大哥身边的人,今天突然改变立场说你不公平,应该很少人能接受吧?
  
魏家祥说要当好反对党角色,但恐怕得先找出失去华社支持的主因,对症下药,身为国阵的华人政党,结果只有2%华裔选民支持国阵,巫统固然得负上责任,但马华本身也难辞其咎。
  
如果马华换汤不换药,就算魏家祥“搞笑”地说华人人口萎缩,将慎重考虑从华基政党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为这个69年的政党赋予新生命,恐怕也回天乏术。连华社都不支持你,马华想要跨种族去争取其他选票,凭什么认为能赢得友族支持?
  
再来,要称职地当反对党得循序渐进,先扭转长年累月的负面影响,以身作则,言行身教,说的话才有人尊重,愿意聆听,更重要的是得提升说法的艺术。
  
看看巫统硝山国会议员纳兹里如何说?这是非常好的决定,他非常感谢,任何的款额他都非常高兴。巫青团长凯里则赞赏政府拨款予在野党议员的决定,并指这项做法更胜国阵,惟他希望希盟政府未来能考虑拨出相同的数额予朝野议员。
  
同样来自国阵政党,同样的意思,不同表达方式,听起来就没这么刺耳。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