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烟害人害己,这种权利有什么好保护的?

更新:
2018年09月28日 19:31
吸烟
噪音裸露可禁止,为何烟味不行?(海峡时报)

只要烟味不飘出你家,你可以吸个饱。

我不吸烟,却常年被迫吸邻居二手烟,现在也要来谈谈前不久国会辩论的住家禁烟课题。我的立场会趋向哪一边,大概不难猜到,或许烟民一看到这,就已经开始呛声:你凭什么啊,你都不吸烟,又怎会知道烟民的“痛苦”,说什么都不会公平公正。

诶,那你就错了,我不吸烟,是指现在,但我曾经是烟客一名,吸烟经验长达八年,后来才成功戒除。要说烟瘾,我肯定了解,要说能舒服自在地吸烟,我也肯定明白,所以绝对有资格作为“中间人”来论述这个课题。

住家是最后一块净土?

关于国会《吸烟修正法案》的辩论细节,红蚂蚁早前的文章《没有人生下来,就注定要吸你的二手烟》已有论述,这里就不赘述。有好几位议员为民请命,要求政府更严厉地管制吸烟,包括建议禁止在住家内吸烟,以免飘吹出去的二手烟,影响了邻居的健康。

这个提议已经被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驳回,她提出的理由很简单:“住家是私人空间,我们必须慎重考虑,不是每个人都能支持政府在管制吸烟问题时,介入个人的私人空间。”

20180928_smoker1.jpg
烟民要在家吸烟,请便,但记得关上你的窗口。(海峡时报)

没错,如果你是所买下的组屋单位的屋主,你也希望能在自己家里有绝对自由做想做的事,而不是让政府来规定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能做。这当然是烟民“保护自己在家吸烟权利”的最有力论点,甚至网上也可看到一些非烟者同样不支持政府介入或立法禁止在家吸烟,因为担心一旦首开这先例,谁知道一向管很大的我国政府,接下来还会不会越管越多,连自己家里这最后一块净土也失守?

噪音裸露可禁止,唯独烟味不行?

但是在这里,许部长似乎忘了一件事,住家当然是私人空间,屋主当然有权利在自己家里做想做的事,但,那应该是以不影响、不妨碍邻居为前提。

你说我有私人空间行使权利对吗?好啊,我半夜12点在家看影剧,把几千元的音响系统开到大大声,制造家庭影院效果,我爽,超级爽。但是,可以吗?

不是说私人空间爱怎样就怎样吗?你可以试试,不用12点,晚上10点就好,你看你邻居会不会投诉。等到有关当局或警方找上门来时,你看你是要跟他们讲你的私人空间自由权利说,还是乖乖地关低音量,并承诺从此不再犯。

再来,我是屋主对吗,天气热对吗,我要在家里赤裸可以吗?可以,当然可以,在家不可以脱光的话,那还怎么洗澡?怎么行房,怎么帮国家提高生育率?但是,你在家光着屁股的样子,要是被邻居看到,被投诉,你就触犯法律条例了。

说到这里,要说的应该很清楚了吧?如果当局受理噪音吵到邻居的投诉,那为什么当二手烟飘进别人屋里时,就什么都做不了?如果赤裸被邻居看到,即便是在自己家里,也触犯法律,那为什么邻居闻到的二手烟,就不能立法禁止飘出烟客的屋外呢?

人民寻求政府协助是鬼打墙?

烟民要在家吸烟,请便,关上你的窗口,你可以吸个够吸个饱,只要烟味不飘出你家,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有人投诉或要求有关当局去侵犯你的私人空间和自由。问题是,有哪一个烟民会愿意那么做?

20180928_smoker2.jpg
(海峡时报)

没有,一、个、都、没、有。

所以当许连碹部长建议大家左邻右舍好好自行解决问题时,很显然的,许部长又是没搞清楚状况,随便下结论,完全提不出实质有效的解决方法。没有人希望政府样样都干涉,国人也不如她可能想象的那样,不去寻求自行解决的管道,烟民与非烟民邻居之间,还不就是因为讨论不出一个所以然,才被迫去向议员求助的啊。结果到了部长这边,又回来叫居民自己解决,这不是鬼打墙吗?

吸烟的人都有自私心态?

说到烟民和非烟民邻居之间的调解,可以在这里举例。

有一个面簿友人就提到,他的烟民邻居总是在公共走廊上吸烟,二手烟就会飘进他家里。友人曾经找到机会跟他邻居攀谈(而且他发誓是以极其友善的方式跟对方聊天),问邻居可不可以在他自己家里吸烟,邻居一口回绝,因为他不想他家里有烟味,才在走廊吸烟。友人又建议邻居到组屋楼下吸烟,邻居只是不置可否,后来友人还是一直闻到烟味飘进屋来,显然邻居并没有乖乖听话。最后友人才向市镇会投诉,据说情况好转了一阵子,现在似乎又故态复萌了。

至于我自己的例子,多年前当一坨烟灰落在我房间地板上时,我就找上烟民邻居了。当时开门的是一位老妇,立马就说她家没人吸烟,要赶我走,后来屋里一名20多岁的年轻人出来把他老妈拉进屋,然后坦承吸烟的是他,并道歉。那烟民年轻人的态度由始至终都很友善,还说他并不是不顾及别人的人,因为他每次在家吸烟,都会把烟灰弹在烟灰缸里,也不会把烟蒂弹出窗外。

我必须说,那一次的谈话是愉快的,但重点是,问题并没有解决。他依旧在窗边吸烟,二手烟依旧飘进我屋里,更讨厌的是,他是夜猫子,每天晚上从大约11点开始,直到凌晨两点多,几乎每隔半小时就会吸一次烟。

也因为距离关系,很多时候烟味都飘进我孩子的睡房。你可以想象,孩子在睡梦中吸入二手烟是有可怕吗?(我是穷人,没钱开冷气。是的,关窗开冷气并不是解决方法之一,谢谢)

20180928_smoker5.jpg
(海峡时报)

从上述两个例子,许部长如果是调解人,请问该如何在不影响双方权益的情况下,一劳永逸地、完美地解决问题呢?从上述两个例子,也可以看到一个问题,就是烟民其实跟非烟民一样,都不希望自己家里有烟味,所以才在走廊吸烟,或者靠着窗边,把烟有多远吹多远(这行为我自己也曾经做过)。就因为自己不要家里有烟味,就把烟吹进别人家里,很明显是一种自私的心态吧?

当烟民高呼保护人权和自由的时候,请问,我们有必要保护这种自私的心态吗?当烟民自己都不愿意关上窗户吸烟时,为什么非烟民邻居反倒要关窗挡烟,来配合他的自私人权和自由?

全国全面禁烟不可行?

烟民赌客常说的一句话是:抽烟身体好,赌博练头脑。这当然是反话,也是玩笑话,偏偏却恰好地“诠释”了我国政府允许开赌场,又不全面禁烟的做法。

吸烟对身体健康有百害无一利,这已经是众所皆知到不行的事实,如果李总理可以在去年国庆群众大会上高调讲述糖尿病的危害,那为什么不立法全国全面禁烟呢?禁烟有什么影响?

如果全面禁烟,政府将减少一大笔烟草税收入,这可不是空穴来风,政府今年2月宣布烟草税调高10%,上一次调高烟草税则是2014年,也是10%,根据报道,当时那10%的调高,就可为政府带来7000万元的额外收入,也就是说,政府每年的烟草税收入是七亿元以上。

当然,我们不会相信政府是为了这笔收入才不全面禁烟,毕竟吸烟有害健康又污染空气,政府又岂会为了赚这种黑心钱而罔顾国人健康?但一下子少了七亿元,也难保现在在喊穷的政府,会不会趁机提高消费税什么的来填补。

yishun smoking area HDB ZB.jpg
义顺南组区区内的特定吸烟区。(联合早报)

全国禁烟的话,对我国这个仰赖外来人的国家,也可能造成一定的影响,比如外国的烟民会不会因此而不考虑来新加坡旅游?吸烟的外地专家和人才会不会也因此不来贡献呢?当然,这些也都只是猜测。

至于有议员说禁烟会导致黑市香烟猖獗,这是很可笑的说法,什么东西都有黑市,难道就为了打击黑市,就要让所有东西合法化?

再说,打击黑市本来就是内政部和警方该做的事,又何必对他们的办事效率没信心?反正啊,禁烟只能以循序渐进的方式进行,所幸政府这些年来都是有在做的,只是更希望负责的部长可以在驳斥民间反馈和建议时,别只是讲这样不行那样不行,然后要人民自己去处理。

请给人民更实际地提出有用有效的解决方案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