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生下来,就注定要吸你的二手烟

更新:
2018年09月12日 13:36
Smokers and Second hand smoke
你有钱买烟,爱吸多少是多少,但不应该害别人吸到二手烟。 (海峡时报)

饭后一根烟,提早上天成仙。

红蚂蚁今早起床走到厨房拿杯水喝,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就闻到那股呛鼻的烟味了。真是@#%@。

楼上不知哪户人家的烟鬼总是喜欢站在厨房窗边吸烟,不只给蚂蚁送来“二手烟味”,还外加“一手烟头”,真是“买一送一”的超完美配套。蚂蚁好几次对着窗外骂人都没有用。要知道,厨房靠窗的地方是用来晾晒衣服的,烟头如果烧到衣服着大火,大家一起抱着死。 

Drying clothes in Singapore flats.jpg
新加坡的组屋住户多把衣服晒在厨房靠窗的,楼上住户吸烟时烟头如果不小心往下掉,很可能会烧到衣服着大火。(海峡时报)

拿起手机扫新闻,扫到《海峡时报》报道说,过去五年,环境局接到烟味飘进住家的投诉减少将近一半,从2013年近500起,减到2017年270起。呵呵,真的假的,情况有好转meh?看来我得去和政府投诉,不让那个烟鬼每天准时在窗边做神仙。

烟味不是香水,害不吸烟的人吸进二手烟,真的很夭寿。 吸二手烟会造成多少祸害,你们烟客自己请上网看看。

国会前天二读辩论《吸烟修正法案》,有国会议员建议禁止在家中吸烟。 平时喜欢咬政府的红蚂蚁,这回可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看到网民继续批评政府管太多,骂国会议员脑袋进水,红蚂蚁有点坐不住了。甚至还有网民揶揄道:是不是也要禁止在家中放屁?

Dr Amy Khor.jpg
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9月10日在国会答复好几名议员建议,把禁烟措施扩大至个人的住家时强强调,政府必须在制定条例与个人隐私的考量之间达致平衡。(Gov.sg 视频截图)

谁脑袋进水?烟味和屁味完全不一样好吗

Paiseh hor,到底是谁脑袋进水?烟味和屁味可以混为一谈吗?闻 “二手屁味” 不会招徕死神,吸二手烟可能让你早进棺材。 

每次谈到吸烟问题,大批烟客一定会理直气壮地喊:“我有吸烟的权利! 不许侵犯人权!”

Taking a puff.jpg
(海峡时报)

Okok,先强调,吸烟不是做坏事,吸烟的人也不是坏人。不是要剥夺你吸烟的权利,但你自己吸自己的“一手烟”就好了,不要给别人造成更大伤害的“二手烟”或“三手烟”。

所以,请不要模糊议题的讨论重点,不要扯到什么禁止在家中放臭屁,禁止在家中吃榴莲煮咖哩,甚至什么禁止开车上马路以杜绝尾气排放。

做你的邻居就该活受罪? 

这个课题的诉求很清晰:让非吸烟者免受二手烟侵害。(用大白话问: 做你的邻居就该活受罪?)

如果同住屋檐下的家属不反对某个成员在家中吸烟,那烟客当然就尽情吸。如果反对的话,拜托,请不要走到公共走廊去吸,或者靠向窗户或阳台吸,把吐出来的烟都传到邻居家去。你不想让家人吸二手烟,就好意思让别人吸二手烟吗?

smokers in HDB.jpg
组屋区内吞云吐雾的烟客。(海峡时报)

烟味有味无形,没有被摧残过的人可能无法感同身受。红蚂蚁建议你想想这些情景:楼上住户的湿衣服老是滴到你挂出窗户的衣服。楼上小孩三更半夜不睡觉老是在跳绳。隔壁邻居从早到晚高分贝播放摇滚音乐。一样的,全部都是污染。只是空气污染、噪音污染或者是湿水污染的差别。

我们这个岛国城市的土地有限,大部分住宅尤其是政府组屋都建得密密麻麻,上下楼住户的窗口也挨得很近,大家的私人空间本来就不大。每个人都应该享有那一丁点私人空间的权力,但每个人也应该享有私人空间不被侵害的权力。

Singapore flats.jpg
新加坡的政府组屋都建得密密麻麻,上下楼住户的窗口也挨得很近,大家的私人空间本来就不大。(联合早报)

一听到议员建议在家中禁烟,红蚂蚁恨不得政府马上立法全国禁烟,不只是一条乌节路,最好全部道路,室内室外、住家内外、公共场所统统禁到完。烟客一律只能在指定的吸烟区吸烟。烟友会烟友,定能成好友。

组屋区应设吸烟区

那么烟客肯定要质问了,住宅区哪里去找吸烟区?有啊,报纸不是说,由李美花负责的义顺南区已经建好近50个特定吸烟区?大家都向义顺南看齐啊,住宅区为何不赶紧统统设立吸烟区?

就像每户家庭可以向当局申请,限制家人进入赌场的次数,政府同样可以开放热线或网上投诉管道,让那些不愿吸到二手烟或不愿让家中幼儿吸二手烟的人向当局通报。一旦接获通报,那户家庭的吸烟者就必须到住宅区的指定吸烟区去做神仙。

designated smoking area in HDB.jpg
义顺组屋区的指定吸烟区。(海峡时报)

如果家里没有人反对烟客吸烟,那么就得强制规定吸烟者不能站在组屋公共走廊、窗户或阳台旁吸烟,更不能乱丢烟头。一旦接获邻居举报,当局就派人设定摄像机,如果拍到照片为证,一定要狠狠重罚吸烟者或屋主。

执法不易,居民自己要举报 

执法上会有困难吗?肯定很难。只能通过居民自己去举报,执法当局也一定要保护举报人的身份,那些吃饱没事做、胡乱举报的无聊人也要受重罚。

或许有人要问了,私人公寓怎么办?根据《联合早报》的报道,“私人公寓的公共活动空间,执法人员只能在确保有足够证据或反馈,显示场所曾出现违例吸烟行为,才能入内调查。”

所以,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啊,至少在公共活动空间是可以保护自己免受二手烟侵害。最明显的证物就是烟头吧?如果发现烟头乱丢的情况一直发生,而且已经锁定了某个“嫌疑人”,是不是能够向当局举报,由当局派人员架设摄像机拍照,甚至拿烟头进行DNA化验?

红蚂蚁强调,不是不让烟客吸烟,你有钱买烟,爱吸多少是多少,但不应该害别人吸到二手烟。 

一了百了,最好是禁止进口香烟

最直接了当的做法当然就是禁止进口香烟。政府都禁了香口胶,为何不再多禁一个“香”?如果能全面禁止进口香烟红蚂蚁是最乐的,还大家一个清新空气的居住环境。

但烟客们请放心,政府绝对不会这么做,因为会失掉一大笔税收。另一个可行方法是,重重地加大烟税,大大提高香烟价格,让烟客买烟买到心痛,不戒烟就给政府送钱。怎么帮助烟客戒烟,政府这方面的动作要加大跟进。当然,如果有外国游客上你家做客,也请特别小心,别让他随便在家里点烟,如果被人举报或投诉,你或他要负责。

发牢骚发到这里,红蚂蚁突然想到好几年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帖子: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在某种程度讲,是烟瘾大的人战胜了不吸烟的人。

法西斯阵营空气清新,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都不吸烟。另一阵营则是烟雾缭绕,罗斯福、丘吉尔和斯大林三大巨头整日吞云吐雾。因此,有人说,二战是三个烟鬼战胜了三个不吸烟的魔鬼。在中国,同样是吸烟的毛泽东战胜了不吸烟的蒋介石。

这个网传帖子说明什么?想打胜仗的人应该多吸烟,和平年代最好少吸点。

以前常听长辈说,饭后一根烟,快乐似神仙。红蚂蚁觉得,后面那句要改成:让你提早上天成仙。想学罗斯福、丘吉尔和斯大林那样整天吞云吐雾当然可以,只要不要害到别人吸二手烟。没有人生下来,就注定要吸你的二手烟。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