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马哈迪囚过,一个给李光耀关过,安华和何光平同台有意思

更新:
2018年09月17日 16:31
安华和何光平在新加坡峰会
马来西亚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左)上周六到我国出席新加坡峰会,与大会主席何光平(右)同台。(联合早报)

纯属巧合。

安华 + 何光平 = ?

红蚂蚁上周六爬进了在香格里拉酒店举行的“新加坡峰会”现场,看到安华与何光平同台时,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两人背后两个巨大的身影——马哈迪和李光耀。

一个被马哈迪囚过,一个给李光耀关过。一个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内被关,一个在70年代末期中招。找何光平配安华是刻意安排的吗?还是纯属巧合?

安华和何光平在新加坡峰会
安华与何光平。(沈泽玮摄)

安华发表演讲后,坐下来准备回答台下宾客的提问时,身为大会主席的何光平旋即向安华抛出多个尖锐提问,其中包括这一题:

多次身陷囹圄,是什么令他坚持下去?安华是这么答的:

“任何斗争都必定要有一个信念,而信念会让人产生勇气。政治人物必须要有恻隐之心。加上原则、信念和仁义,这些都是关键。”

安华回忆说,当马哈迪到法庭找他,表示希望能力联手拯救被摧毁的国家体制时,他的妻子旺阿兹莎非常伤心,他的两个女儿落泪,不明白他为何还要和马哈迪说话。

视频:安华在新加坡峰会上谈为拯救国家而宽恕马哈迪。(沈泽玮摄)

安华:为拯救国家做痛苦决定,宽恕马哈迪

经历过那么多苦难后,要放下这段往事和马哈迪一起前进并非易事。不过安华说,正因为他要拯救国家,所以才能宽恕与放下。

51岁,是一个政治人物步入仕途巅峰期的开始。但安华就在那一年从副首相高位被革职,然后打入牢房,足足被折腾了近20年。面对当年一手把他捧起,又一手把他重摔的政治敌人,安华竟然能够放下怨恨,再一次应验了“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

安华在新加坡峰会
安华上周六(15日)在新加坡峰会上演讲。(法新社)

安华还赞扬老马说,自从当上首相后,他一直在推动改革,马来西亚更民主、对媒体及新闻自由也更包容。“我和他讨论问题时,他也更有耐心聆听,这些都是能感觉到的变化。”

安华和马哈迪是否真的冰释前嫌,外界始终持怀疑的态度。至于66岁的何光平,虽然多年前被李光耀关过,但这个烙印早已随他逐渐成为体制中人而淡化掉了。

何光平:李光耀逮捕我是错误的,但他不是为了个人利益

时间回到1977年。24岁的何光平是一名《远东经济评论》的记者,他被指在《远东经济评论》上发表具共产主义倾向的文章而在我国内安法下被逮捕,过了两个月的牢狱生活。

何光平在新加坡峰会
何光平在新加坡峰会上与安华同台。(沈泽玮摄)

何光平坚持,当年逮捕他的决定是错误的,但他理解政府为何会这么做,所以他没有抱怨建国总理李光耀。据《海峡时报》报道,何光平在他的新书发表会上说:“我想他逮捕我是错误的,但他不是为了个人利益,而是为了实现他所要打造的新加坡。”

另据本地网站“慈母舰”报道,何光平在获释后多次和李光耀见面,但是李光耀从来没有提及他坐牢一事,也没有向他道歉。

何光平认为,这是因为李光耀“太专注于手上的工作”。何光平说,李光耀晚年对他及家人展现出较温和的一面,他将此理解为,李光耀可能想告诉他:你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为新加坡做出贡献。

何光平在新书《敢问为什么:何光平选集》中,描述了当年吃牢房的情景:

“我当时被关在一个没有窗户的牢房,大概只有四到五平方公尺大,里头只有一个混凝土凳子……我一个人独处,不知白天和黑夜,完全没有时间感。”

尽管被关过,何光平后来不只创立了悦榕集团。成为成功商人,还进入体制内,担任过新加坡国际基金会理事、新加坡公共服务学院理事、国家环境理事会主席、新加坡航空董事、新加坡管理大学主席、新传媒董事、新加坡旅游局董事等职。

何光平去年还以新加坡管理大学董事主席的身份的获颁殊功勋章,成为殊功勋章得奖者。这个“汽水盖”是要表扬他在制定新大的发展方向上,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从一所只有商学院的学府发展成提供多个领域教学和研究机会的大学。

从副总理变阶下囚  安华走了20年政治曲折路

和安华相比,何光平是幸运多了,他只做了两个月牢,安华前后大约坐了八九年牢,走了20年政治曲折路,从副总理变阶下囚,仕途有如过山车。

这位深具领袖魅力的政治人物在大学时期已崭露头角,成为马来西亚回教学生会主席。他在1971年创建回教青年运动组织,想将它打造成复兴回教的一座桥头堡。当时的首相马哈迪非常赏识安华,并在1982年大选前找来他加入巫统,安华也成功选上巫青团团长。

安华和马哈迪
安华(左)与马哈迪。(互联网)

安华仕途一路顺遂,先后任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长及农业部长、教育部长、财政部长等多项职务,并在1993年以46岁年龄成为马国最年轻副首相。

1997年,马来西亚在亚洲金融风暴中遭遇重挫,安华与老马意见不合的传言不断传出,两人关系紧绷。1998年,功高盖主的安华突然被马哈迪革职并逐出巫统,接着就官司丑闻缠身,震惊全球。

安华不服,率领支持者抗议,称自己受政治迫害,并成立人民公正党,踢爆巫统腐败与裙带关系。安华的反击吸引了广大人群,特别是马来群众,激起一项强烈要求改革的“烈火莫熄”运动。他随后被控渎职及鸡奸罪,分别被判入狱六年及九年。

2004年9月,马国联邦法院推翻高庭对鸡奸案的判决。上述得直的安华重获自由,并以反对党领袖身份重回马国政坛。2015年2月,他因第二次肛交罪成立后被联邦法院判入狱五年,直到今年5月因为希盟胜出而获得特赦。

安华和马哈迪
今年6月1日,安华(左)和马哈迪在一个记者会结束后离场,两人有说有笑。(法新社)

经历风雨之后,马哈迪和安华从死敌又做回盟友 ,携手拉下国阵和纳吉夺下政权。马哈迪承诺不会违背希盟的共识,会将首相宝座交给安华。按照希盟的协议,马哈迪应该是在两年后交棒,但具体时间点还不确定。

要坐上首相宝座,安华必须先重返国会,他已经启动了第一步:即将上阵波德申补选。曾在仕途巅峰重摔至谷底的安华心里肯定也明白,这一次他不能心急,不能让马哈迪感到地位被挑战。所以不管媒体怎么套话,安华的表态大致如此:我现在不急于接任首相,全力支持马哈迪。

和纳吉与林冠英相比,安华失去最多?

马国大选过后,《星洲日报》有篇分析文章称,在政治意义上,安华是509马国大选之后失去最多的一位(对比的是纳吉和林冠英)。安华已不知该与老马站在一起或是与他对立,“烈火莫熄”不仅失去了正当性,也失去它真正意义的领袖。老马成功清除了安华对他的威胁,即使老马犯错或执意走回老路与做政制上的改革,安华也不可能重返街头。

安华是失去最多还是得到最后,还看他最后是否能顺利接任首相大位。老马会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施展拿手的翻煎饼功夫中途又会不会杀出程咬金?大家拿好板凳等着大戏上演。

何光平,下一站选总统吗?

中共已故领导人邓小平经历三起三落,以73岁高龄卷土重来。安华经历两起两落,70岁出征波德申战役不算太老,但也已不再年轻,没有多少个20年可以耗下去,他得抓紧时间。至于新加坡那位何先生,下一站选总统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