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最火京官阿兹敏,靠向老马与安华决裂?

更新:
2018年09月13日 16:22
阿兹敏靠向马哈迪与安华决裂
阿兹敏(左)靠向老马(中)与安华(右)决裂?(郭跃男制图)

马国政坛的明日之星。

马来西亚目前最火红的部长首推经济部长阿兹敏,不光是随着公正党党选开打,与阿兹敏竞选署理主席的拉菲兹更不时发炮,紧咬阿兹敏不放,新隆高铁的“解决”方案出炉,负责协调的他之大名更连续不断地出现在媒体报道,恐怕新马两地无人不晓阿兹敏了。

从马国大选前,阿兹敏因和获得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妻子旺阿兹莎和女儿努鲁伊莎支持的拉菲兹意见相左,党内分裂成两派,也开始传出阿兹敏要推翻安华的声音。

阿兹敏靠向马哈迪与安华决裂
阿兹敏(左)“逼宫”安华?(当今大马)

到了选后,阿兹敏辞去雪兰莪州务大臣,毅然接受在马来西亚变天后回锅当首相的马哈迪的召唤,出任经济部长,更让阿兹敏背负着“忘恩负义”地背弃安华,投靠马哈迪,甘愿成为老马打压安华的棋子之“罪名”,就算阿兹敏和安华,甚至老马出来辟谣,作用不大,加上拉菲兹持续不断地“爆料”阿兹敏“逼宫”安华,更“落实”了阿兹敏和安华不和的“谣言”。

是谣言还是有凭有据,那就必须了解阿兹敏、安华和马哈迪的恩怨纠缠后自作判断。回首阿兹敏的从政之路,则能看出此人深谙韬光养晦之道,绝不简单。

老马有知遇之恩    安华是革命之情

大家或许只记得阿兹敏在安华在1998年被老马革职后,追随安华展开烈火莫熄运动,是公正党的开山鼻祖,但其实早在80年代后期,阿兹敏从美国留学归来后,是马哈迪推荐他给安华,成为安华的机要秘书,后来得到安华的信任,两人亦师亦友。

阿兹敏靠向马哈迪与安华决裂
今年5月16日,安华(右二)获释之后,携夫人旺阿兹莎(右一)在国家皇宫与国家元首莫哈末五世(左二)及阿兹敏(左一)合影。(欧新社)

阿兹敏1988年结婚时,时任首相的马哈迪还亲临现场祝福,和马哈迪的关系密切程度,甚至被戏称老马是他的义父。不过当年为何不选择留在巫统,而是跟隨安华而去,阿兹敏至今没言明,只是当年选择支持老马的人之政坛生涯不是悲惨就是一般,如今看来阿兹敏当时的选择似乎比较明智。

阿兹敏靠向马哈迪与安华决裂
阿兹敏(左)与马哈迪合影。(阿兹敏面簿)
阿兹敏靠向马哈迪与安华决裂
去年5月21日,在人民公正党常年大会上,马哈迪拿起手机拍场面照,其他政治人物手持“安华当第七任首相”的标语。(星报)

不过,阿兹敏重申在他选择追随安华后,就对安华一心一意,没再和老马见面,直到2015年接到老马的召见,并在安华的同意下才首次与马哈迪面对面交谈。

坐收渔翁之利任雪州大臣    成阿兹敏政坛生涯最大转折

早在2014年党选,作为公正党“第一家庭”亲信和智囊的拉菲兹在安华和旺阿兹莎的默许下,和努鲁依莎、蔡添强、赛夫丁和沈志勤组成队伍,挑战阿兹敏的阵营,其中赛夫丁还与阿兹敏竞逐老二的党职,但无功而返。

阿兹敏靠向马哈迪与安华决裂
阿兹敏(右)和拉菲兹(左)不咬弦。 (新海峡时报)

过后,拉兹菲设计了“加影行动”,要时任雪州大臣卡立下台,由安华取而代之。为了这个目的,拉菲兹让公正党的原有加影州议员辞职,制造补选,让安华当大臣。

结果,卡立不愿配合,造成党内冲突,随着,安华肛交案件审讯,难以参加补选,最终由旺阿兹莎代夫上阵。

然而,由于卡立不愿配合,加上民联盟友伊斯兰党不支持,以及雪州王室不点头的情况下,旺阿兹莎无法如愿成为雪州首位女大臣,反而让阿兹敏捡到便宜,坐上大臣之位。

就这样意外地造就了阿兹敏的崛起,但其实阿兹敏补选前就和卡立不咬弦,但在党内因补选出现分裂时选择明泽保身,置身事外,实乃最高招,不但解决了卡立,还“勉为其难”地当雪州大臣,顺便让自己在党内的势力进一步膨胀,更让死对头拉菲兹赔了夫人又折兵。

赴京当官引决裂    阿兹敏安华此情不再?

这次的马国大选,阿兹敏阵营和拉菲兹及其背后的安华势力更是斗得你死我活,候选人名单更一度难产,得出动还在牢内的安华出面调解,不过最后的结果是阿兹敏派系吃了暗亏。

不过,阿兹敏明面上并没太大的反弹,还不时重申自己对安华忠心耿耿,不为己,只为党着想,安华和旺阿兹莎也同样出面为党内分裂消毒。但这在阿兹敏选择卸任州务大臣,选择赴京当官后毁于一旦,阿兹敏被认为已作出选择,也就是放弃安华而投靠老马,更出现疑似安华怒斥阿兹敏是老马“走狗”的录音。

安华和旺阿兹莎,甚至公正党先后出面否认录音中的声音就是安华,只是就算选择相信他们,也不能消除阿兹敏已和安华越走越远的“印象”,或者可说是“事实”?

没有不和,安华不会让现下的亲信拉菲兹咬着阿兹敏不放。无法控制拉菲兹?那就显得安华无能,加上安华在服刑时,阿兹敏阵营就都不尊重旺阿兹莎,积怨不小,如今安华已在担心老马不退位,阿兹敏却选择投靠老马的内阁,安华很难不疑神疑鬼。

就算是安华安排阿兹敏入阁,但阿兹敏出任的是重要的经济部长,建立了自己的声势和派系,安华日后想要“驾驭”阿兹敏的难度更大,且阿兹敏琵琶别抱,真的投靠老马也不是不可能。

低调内敛面面俱到    阿兹敏默默建立人脉

阿兹敏这个人,教育程度高且相当内敛,睿智加上开明的形象赢得跨族群的高度评价,尤其是和“爆料王”拉菲兹“语不惊人死不休”相比,阿兹敏更显得成熟稳重。

阿兹敏靠向马哈迪与安华决裂
(中国报)
阿兹敏靠向马哈迪与安华决裂
今年5月马国大选前,阿兹敏在雪兰莪州勤走基层拉抬声势。(海峡时报)

他每一句话、每一步棋都经过三思,小心谨慎地出招,尽量收敛光芒,低调地为自己储备力量,尤其是各方讨好,面面俱到,建立自己的人脉,好为日后独当一面做好准备。

举例来说,就算阿兹敏选择追随安华,断了和老马的联系,但当阿兹敏的长女出阁,老马伉俪依然出席婚礼,出席者也包括柔佛和雪州苏丹及慕尤丁等,足见人脉之广,也能看出阿兹敏已被众人看好将成为国家未来领袖。

再来,当选择出任经济事务部长,辞去雪州大臣时,阿兹敏直到获得雪州苏丹御准后才表态上京,且不管会见首相还是苏丹时的态度都十分恭谨,就算是假情假意,也是交足门面功课,给足面子。

促成新隆高铁解决方案    阿兹敏声势如日中天

这个被看好是马国明日之星的部长唯一让人惊讶的是在日前“胡言乱语”,告诉马国媒体他到访新加坡探望在新加坡医院疗养的内政部长慕尤丁时,与数名新加坡高级官员会面讨论新隆高铁计划的事项,并取得正面的成效。

阿兹敏靠向马哈迪与安华决裂
9月5日,新加坡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前排左)在马国布城首相署同马来西亚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前排右)签署协议,将新隆高铁计划延后两年。多名新马领导人也在场见证签署仪式。(联合早报)

但新加坡交通部却否认阿兹敏与负责新高铁计划的新加坡官员会面。

阿兹敏随后被媒体追问时“答非所问”,表示:“新加坡交通部长否认我已到新加坡洽谈隆新高铁,是对的。昨天我有说过见交通部长吗?”

高官”反复无常“或“模棱两可”的发言在马国可说是司空见惯,但这次出现在成熟稳重的阿兹敏身上让人惊讶,不过随着新马签署新隆高铁附加文件,隆新高铁将展延至2020年,马来西亚只需向新加坡支付1500万新元而变得“瑕不掩瑜”,阿兹敏更因调解成功而声名大噪,肯定为他在党选时加分,也必定让拉菲兹,甚至安华更坐立难安。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