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履行竞选宣言承认统考 希盟还要5年时间来决定?

更新:
2018年08月27日 13:36
宽柔中学,独中,
宽柔中学(Foon Yew High School)是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一所由华社出资创办的华文独立中学,在当地被称为“华人文化堡垒”。(互联网)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反弹更大。

近来在马来西亚华社吵得沸沸扬扬的课题铁定是希盟政府究竟会不会或到底何时才会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统考文凭一直是马国政治人物为争取华人选票而不断被消费的课题,60年来从不停歇。
  
不过这次的争议和反弹可说是最激烈的,皆因希盟在大选前“信誓旦旦”地承诺将承认统考,广派定心丸,华社无不燃起最浓烈的希望。当然希望越大,伴随的将是失望越大,那反弹自然就更大。

从教育部长马智礼、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到民行党议员黄书琪就统考课题在全马掀起的风波,都让希盟政府招致不少负评,更被敌对政党尤其是马华紧捉机会,对准民行党开炮攻击。

反对统考.jpg
7月21日,一群反对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人士聚集在国家清真寺抗议。(互联网)

那到底是希盟政府态度U转,不愿承认统考,还是被无辜炒作?抑或是华社反应过激,应如民行党不少议员所说,给予新政府更宽裕的时间“研究”?

马智礼国会回答引风波 中文媒体惨当代罪羔羊?

教育部长马智礼针对承认统考文凭的国会书面回答掀起热议,黄书琪在面簿写道,很多人问教育部长的书面回答是怎么回事,是要用5年来承认统考吗?她指有趣的是,大家是看了中文报的报道之后提出质问。

更有趣的是,黄书琪提供了自己的翻译中文版本,从中文媒体的‘政府需要在5年内进行详细研究,是否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纠正为“接下来5年之内,针对统考的任何决定,都会有全盘检视与研究”。
  
张念群接着也开声说:“他(马智礼)重申承认统考是新政府的竞选宣言,及强调承认统考不是‘百日新政’。可是,他有说‘承认统考须研究5年’吗?没有。”

选前:指天誓日 选后:玩文字游戏

马智礼没说错,承认统考的确是希盟的竞选宣言而非百日新政,但问题是民行党在选前攻击国阵提出“考虑”承认统考的竞选承诺时,曾信誓旦旦地高喊“希盟执政就承认统考”,无需考虑。
  
据《当今大马》报道,张念群说:“国阵的最后一里路60年了一直走不完。希盟却在我们的竞选宣言中承诺,一旦我们执政,我们将会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允许独中生以统考文凭申请进入本地大学。”
  
接着还有详情如入学资格是SPM国文单科优等,独中生不需要报考SPM六个必考科目,而只是国文单科,还补充说相较于国阵要求董总修改历史课程纲领或必需报考SPM历史,才能承认统考文凭,希盟没有开出这项条件。
  
更让人信心倍增的是张念群说:“希盟承认独中统考,这不仅是写在我们的竞选宣言,更是我们的首相人选马哈迪在接受《星洲日报》的专访中亲口承诺。”和“承认独中统考,希盟说到做到,货真价实也不含糊!”

Pakatan Harapan.jpg
马国大选前,由马哈迪(前排左三)领导的希盟提出的竞选宣言就包括承认统考。(马来西亚东方日报)

这让希盟看来对承认统考已有全盘计划,在改朝换代后张念群还表示“希望”今年内落实承认统考。虽然这是她的希望,但由一直提倡承认统考的张念群说出,肯定让华社“相信”统考受承认指日可待。
  
结果却连生事端,黄书琪归咎于中文媒体的翻译,但被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点出其翻译完全“遮盖”原文中的“承认”(mengiktiraf)字眼,正如选前民行党用“考虑”(dipertimbangkan)字眼来重点攻击马华领袖是玩文字游戏,并非真的是承认统考,如今黄书琪指翻译出错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
  
再来,希盟是说会承认统考,但没明确指用多久时间,如今用5年时间详细研究还是5年内的统考决定必定经过详细研究,单从希盟的竞选宣言来看都没有错,就看你如何诠释,更取决于你的政治立场。支持者和反对者吵来吵去,还不就是在玩弄文字?

马来反对声浪汹涌 承认统考前路崎岖依旧?

纵观针对统考的课题,反对声浪的最主要立场就是担心影响马来文的地位,连马智礼也说教育部在作出有关承认统考文凭的决定前,会全面研究,绝不典当马来文的国文地位。

政府在承认统考文凭资格的程序上,须优先化解社会大众对统考生及其资格的各种不正确观感,如统考生都没修读马来文等。

背景:

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统一考试,简称统考,其所颁发的文凭称为统一考试证书(英语:Unified Examination Certificate),是属于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的内部考试,只有华文独立中学的初中三和高中三学生才可以报考。第一届统考于1975 年举办。

统考.jpg
尽管统一考试证书不被马来西亚政府所承认,独中毕业生无法在马来西亚公立大学深造,然而马来西亚国内超过300所私立高校都接受独中毕业生以统一考试证书进行报读。(互联网)

1961年10月21日,马来西亚国会通过了根据《1960年拉曼达立报告书》制定的《1961年教育法令》,除非接受马来西亚政府献议改制成英文中学,否则将不会获得政府的津贴。当时不接受改制的华文中学自此被排除在国家教育体系之外成为华文独立中学。
  
尽管统考证书不被马来西亚政府所承认,独中毕业生无法在公立大学深造,然而马国超过300所私立高校都接受独中毕业生以统考证书进行报读。此外,国外也有超过1000所公私立高等学府同样认可统考的学术水平,接受统考生直接申请入学,包括新加坡、香港、台湾、中国(大陆地区)、日本、印度、澳洲、纽西兰、英国、美国等。

马来社群反对,因为担心承认统考等于承认华语

反对承认统考的理由耳熟能详,不外乎统考不符国家教育体系,而最重要的就是马来社群认为承认统考等于承认华语后,将动摇马来文作为国文的崇高地位。

这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华社想来不了解为何承认统考就会影响马来文的地位,不少学者和官员认为这是因为马来社群对统考认识不深,加上历年来曾被政治人物用作炒作种族课题而被“妖魔化”,要消除误解得需时进行“消毒”,不能急于一时。
  
以上所说,相信华社都懂,只是希盟选前言之凿凿,一副已有全盘计划而胸有成竹的样子,华社顺理成章地就认为希盟新政府肯定承认统考,只待何时公布何时是良辰吉日来履行承诺。

更别提承认统考面对的问题其实老生常谈,不像国家经济新政,直到真正改朝换代后才能了解到前朝政府留下的“烂摊子”有多糟糕,致使计划赶不上变化,推行新政的时间得挪后,华社更不了解为何统考之路横生事端。

华社:模棱两可的说法最可恶

或许此路突逢新变,才让承认之路顿生波折,也或者选前低估了马来社群的反对声浪,需要时间去进行沟通,那就直接明白告知,华社不至于苛刻到要新政府立即马上承认统考,但不少人其实期待希盟公布有条理的时间表,大家相信都能冷静且平静地等待进展,正如民行党不少领袖所说,反正已经等了60年,再等一下不成问题。
  
但问题是马智礼给个“模棱两可”的回应,民行党再来个“翻译失准”等的文字游戏,有欠诚意,就算张念群再跳出来说教育部将成立一个独立委员会进行独中统考的实情调查(Fact-finding)工作,且已设有时间表,只是不方便公开,还有民行党国州议员扬言若政府没有履行承诺,他们会引咎辞职,但人民对新政府的信心已有所打折,且辞职与否也非人民所愿。
  
华社要的是新政府履行竞选宣言,也就是承认统考,就算要体谅新政府的经验不足才被人民“误解”,被政敌借题发挥,但在经过不少类似的风波后,也应学会如何明确表达所要下达的意思,而不是在引起反弹后才补救。模棱两可的说法是实在可恶,任由听者自行诠释,顿生不必要的事端,何苦来哉?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