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警界上演“无间道” 不妨拍成电影或电视剧?

更新:
2018年06月04日 15:33
Infernal Affairs
《无间道》电影里的两大男主角:刘德华与梁朝伟。(互联网)

黑白两道通吃。

“出嚟行,迟早要还。”

“对唔住,我係差人!”

华语片影迷都知道港产片好看,2002年的无间道系列更是开创警匪片的新高潮,上面这两句戏中经典对白,虽简单通俗却被许多人当做口头禅用到现在。港产片最吸引人的是有一定真实性,据说很多片的内容都与一些真人真事有所关联,演员的演技之好又增添戏剧的张力和可看性。

但是长久以来,新加坡人都以为港产警匪片那种情节只会发生在香港,没想到新加坡警界也会出现类似的故事。

话说本地法庭近日一宗案件揭露,前年11月6日在兀兰组屋区有一场婚礼,新郎进场时许多人忽然高喊私会党口号“摇啊摇,小义和”,并且展示印上另一个摩托车党字样的头盔。

Helmet.jpg
 婚礼视频揭发警员参加私会党。(Youtube视频截图)

好死不死,这些动作在盛行手机拍照的年代被拍下并且放上网,被人向警方举报,警方根据视频调查后竟然发现,现场其中一名私会党员竟然是宏茂桥警署的高级警曹长巫玛。

警方在惊讶之余,将他逮捕,进一步的调查发现,他在1996年到1999年之间已经是私会党的打手,1999年才加入警察部队。但是他加入警队之后不但没有洗心革面退出江湖,反而在2007年成为私会党的“资深党员”。

本地电影电视不兴拍(还是不行拍?)警匪片,否则这一剧情的精彩指数肯定不低。

想想看,这家伙进入警队八年还没退出黑社会的江湖,反而在帮会里逐步高升,欸,是人都会想到他给组织做了不少贡献的吧?那是些什么贡献呢?哇,那很考编剧的想象力咧。

infernal affairs 02.jpg
(互联网)

当然当然,戏剧跟现实毕竟是有距离的。根据警方的调查, 巫玛其实没有尝试招募警队里的同僚加入私会党,也没有涉及滥用职权妨碍司法的问题。但是他在去年底已经被停职,一旦被定罪就要面对处分。

根据报章报道,案情还显示,被告是和朋友一起组织摩托车党,还吩咐党员不准打架和非法赛车,但是他们为了寻求保护,却与私会党结盟。

看新闻看到这里,作为读者,如果不够聪明还免不了生出很多疑问呀。

他们到底是组织了一个摩托车爱好者俱乐部,还是个非法组织?如果是非法组织,如何与健康善良的团体区分?是看活动性质还是成员的行为?他们如果都不打架也不非法赛车,那在新加坡是怎么样合法赛车呀?如果都合法,是为何要找私会党结盟求保护呀?

看来,这江湖水深水浊,圈外老百姓还真无法想象啊,如果要我们拿港产片的剧情来对照,好像又有差距,欸,拜托本地电视台或者梁大导拍个戏来给大家的生活增加一点现实感好吗?

身为关心社会——呃,或者是爱好八卦的公众,很期待看到法庭审判揭露更多详情啊。

提起黑社会的故事,其实每一个社会都有,不必避忌。而黑社会混入白社会充当无间道或者卧底的事情,并不是天方夜谭。

20180604-ah long san.jpg
 “阿窿山”遭通缉。 芽笼“阿窿山”蔡忠忠被控免费娱乐贿赂代警长林保池。图为蔡忠忠(左)和他的辩护律师——已故刑事律师苏峇士(Subhas Anandan)。(海峡时报)

20年前,阿窿山蔡忠忠行贿警员案被揭发时轰动一时,已经让国人看见犯罪分子为了掩护自己的非法行为,买通执法人员的事情是存在的。警方当时也表示会彻底调查,最后涉案警员也都被判坐牢。今天这些事当然也是在调查后依法秉公办理的证明。

先对社会大众坦诚再检讨制度

要说的是,再美味好吃的饭,都可能掺到沙子,如何对社会大众坦诚一切,再检讨制度,才是办法,不必避讳社会讨论甚至加以艺术化呈现,毕竟那些都是我们社会的现实。

新加坡黑社会不“发达”是市民之幸,也是执法者的功劳,警界的可信度和清廉度相对其他国家还是很高的。如果有戏剧界要创作与警方有关的影视作品,哪怕设计一些黑警的情节,警方实在不必过度保守或紧张,只要看看香港影视界制作了那么多好坏正反的警察形象,港警在市民心中依然崇高可信,就知道民众是分得清现实与虚构的。

警方内部的小波澜带来一点刺激的想象,在社会和体制要求改善的现实之外,作为艺术创作的素材,也没那么大不了的啦!

艺术可以增加民众对社会的思考深度和广度,也倒过来丰富社会自身的内涵,国家体制如果长期拒绝艺术的介入和挖掘探索,会让人民对社会产生隔阂甚至变得陌生,其实不利于培养社会意识。你说对不对?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