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部长减薪一成 百万年薪再成众矢之的

更新:
2018年05月24日 17:30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主持新内阁会议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昨天(23日)主持新内阁的首次会议。(马新社)

新加坡部长“躺着中枪”。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宣布新内阁集体减薪一成,一方面落实竞选承诺,体现与民同甘苦的诚意,另一方面也借此突出国家债务已达1万亿令吉(约3380亿新元)以上,目前国家债务已占国内生产总值65%的严峻现实。为此他也决定解散多个政府机构,解聘1万7000名由政治任命、以合约性质聘用的公务员,减轻政府的财政负担。

消息一出,新加坡部长的百万年薪自动“躺着中枪”,本地网民纷纷借题发挥,指桑骂槐,再次爽爽地义愤填膺了一回。

这已经是用膝盖想都可以猜中的必然结果。尽管行动党政府在2011年选举失利后,试图解决这个活靶子,可惜没敢大刀阔斧,最终依然沦为对手政治凌迟的工具。如果第四代领导层对此依旧视若无睹,那民众对他们的观感,估计就如粤语所说的,“好极都有限”了。

这里无须再重复这场争论的论据,只能对第四代的政治智慧拭目以待。反倒是《星洲日报》引述马哈迪的一番话,值得讨论。他说:“一些高级公务员甚至比部长高薪,他们可以自行决定是否减薪,以减少国家运作费用,但政府不会强逼他们。”一时找不到马国高级公务员到底月薪多少的数据,但就算是比部长高,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根据《红蚂蚁》卢凌之的文章《马国新内阁薪水不到7000元,还自砍10%帮补财政》,首相每月基本薪资是2万2826令吉(约7712新元),减薪后为6941新元;财政部长每月基本薪资是5036新元,减薪后为4533新元。

当然,用新元比较对新加坡部长和高级公务员并不公平,毕竟要考虑到三比一的汇率优势,不是苹果对苹果的比法。但是我想从这里,联系关于马国反贪会主席苏克里的记者会报道。他在接受新政府任命后,揭露当时在反贪会调查前首相纳吉涉嫌侵吞一马公司巨款时,遭遇体制威迫利诱又孤立无援的情况。他遭受生命威胁,一度得避难美国还接受美国政府的人身保护。

闭起眼睛想象,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新加坡,出现这样尽忠职守的高官的概率有多大?或许会有,但是会不会更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同样是年收入百万元的高级公务员,考虑到自己丢官的收入损失,最终选择明哲保身,避免惨重的机会成本。

高薪养廉制度有副作用

20180524_4g.jpg
4月24日,李显龙总理与当时的内阁成员及政治任命者,在会议上合影。(李显龙面簿)

这样的联想并不是要诋毁新加坡的公务员体制,而是纯粹从人性去思考,所谓的高薪养廉制度,它的副作用在哪里?

大家也可以回顾一下,至今新加坡发生的重大公共事件,从当年被扣押的恐怖分子要犯马士沙拉末成功潜逃开始,有多少高级公务员公开承担责任,引咎辞职。

印象所及,一个也没有。是因为他们缺乏道德感吗?恐怕也不是,而是失去了这份高薪,他们恐怕不容易在私人企业获得相应的报酬。也不难想象,同样领取高薪的其他高级公务员,也会同情并谅解出事的同僚的行为,甚至整个体制还会用各种方法为他开脱,毕竟兔死狐悲。

由此再进一步想象,万一国家体制发生重大政治危机,需要高级公务员如同苏克里那样,准备为了国家而牺牲。我们的体制,是否具备足够的高官来产生这样的韧性?可能会,但我们能百分之百的肯定吗?

用高薪来吸引人才从政和加入公共服务,已经把本应该是奉献牺牲的职业,异化为交易式(transactional)的关系。行动党无法吸引足够的私人企业人才从政,其中的原因,或许是高薪还没有高到能弥补他们从政的收入损失,可是所背负的骂名,却让他们望而却步。而且,因为百万年薪,导致部长和高官动辄得咎,就如马哈迪一给内阁减薪,新加坡部长就立刻挨骂一样。

所谓的牺牲奉献,也并没有要求我们的部长高官用酱油配白粥,而是领取能让他们衣食无忧、生活体面的薪金,这不需要100万元。

新一轮的全国对话会又要来了,这回有可能去检验这头圣牛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