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接班人“领跑者”国会发言 哪一位最具总理架势?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Hengsweekeat-chanchunsing-ongyekung
左起:财政部长王瑞杰、贸工部长陈振声、教育部长王乙康(谢静怡制图)

红蚂蚁知道大家看腻了……

国会针对政府施政方针进行了五天辩论,三位总理接班人“领跑者”王瑞杰、陈振声、王乙康全部发言。

虽然总理矢口否认有所谓三位接班人“领跑者”,但看在很多网民眼里,却正好相反。不知是有意还是凑巧,从发言顺序的角度观察,“三匹热门马”当中就有两匹占据了“头炮”及“压轴”的位置。陈振声打前锋,是第一个发言的第四代领导团队要员,王瑞杰压轴,是最后一个发言的4G核心成员。

从“三匹马”的发言中也不难看出,陈振声和王瑞杰的演讲较具“总理级”高度。陈振声的演讲包山包海,内外兼揽,政治性相当强。王瑞杰的很有“迷你版”国庆群众大会的味道,旨在凝聚民心,很有压轴的feel。王乙康从政三年,论资历较为吃亏,发言内容只侧重于他所掌管的教育部,但他巧妙地将教育与社会平等问题衔接起来,也让自己的发言提升不少高度。

红蚂蚁和大家一起看看,“双王一陈”都讲些了什么?

马国才刚政党轮替 陈振声讲话背后有何玄机?

《陈振声答谢刘程强 竟念错对方中文名》一文中,红蚂蚁已经提到,陈振声(48岁)的发言可分为三大部分:一、新加坡如何在一个不稳定的地缘政治和快速转变的经济环境中保有一席之地;二、这一代领导人和国人须勇于创新、而不是保守地维持原状,才能成为我们这一代的先锋,为国人带来更好的契机。三、必须不断更新体制、制定出最特别的体制让新加坡取得成功。

1805-ccs-ST.jpg
贸工部长陈振声。(海峡时报)

陈部长勾勒了一个宏伟的大图像,但细节往往才是最重要的。有哪些细节值得玩味呢?他代表政府在国会上答谢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后,紧接着就谈到所谓“建设性政治”:

  • 政治不只是关乎赢得选票,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服务人民和侍奉国家。
  • 有些地方或许会靠挑起民众负面情绪来赢得选票,但这是负面政治,不具建设性。
  • 要赢得民众的支持,我们就必须致力于实行有效政策,打造我们美好的共同未来。
  • 我们需要政治领导人而不是政客来带领新加坡。

我们都知道,邻国马来西亚上周才迎来首次政党轮替,在这样的时空背景下,我们该如何理解陈振声的发言?他称赞刘程强又提到“建设性政治”,那是说给行动党议员听、给反对党听,还是给选民听的?估计都有,但主要是选民吧。

听好了,“政治不只是关乎赢得选票”的意思是:政治还是关乎赢得选票,虽然这不是唯一目的。不然,没有选票,没有执政权,那要如何落实服务人民的伟大志向?那要怎么赢选票呢?就要落实有效政策。然后选民要记住,我们要的是正直的政治领导人,不是那些变来变去、乱讲话的政客。(总结一句潜台词:请投行动党一票。)

作为团队的第一棒,新任贸工部长陈振声谈的不仅是经贸课题,他给了一大全貌,甚至是包揽了多名行动党议员的发言重点,所以让人产生他在“分工作”的错觉。因为包山包海,陈部长的发言也和李显龙总理的演讲主调相当一致。都触及区域局势、经济增长、促进社会阶层流动性、建立好的领导团队、加强政民之间的信任、落实艰难政策不退缩。陈部长虽然吃螺丝,断句也有点怪,但胜在政治性够强,整体还是接近“总理级”演讲内容。

王乙康成“教育与应对社会分化”部长?

王乙康(48岁)全权掌管教育部,发言内容当然就和教育有关,但他巧妙把教育和社会流动性问题衔接起来,发挥的空间就大多了。确实,教育是助人摆脱贫穷的一个途径,关键是社会阶层的流动性不能僵化,精英阶层不能排外封闭。

20180518 OYKjpg.jpg
教育部长王乙康。(视频截图)

但不幸的是,我国社会分化已经开始变得根深蒂固。王部长警告,社会分层僵化犹如“毒药”,正威胁新加坡的凝聚力。条件好的家庭能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低收入家庭则感觉到难以追上,随着起点越来越高,中产阶层往上爬的难度比以前大,而一些高收入者也与其他阶层不相往来。

王部长条理清晰地把“社会不平等”这个笼统词汇,具体归类到四大层面:贫富差距,中产阶层的核心地位,社会流动、社会融合,这么做相信更能打到痛点上。

毒药的解药是什么呢?已经落实和即将落实的应对措施包括:发展学前教育、小六会考成绩从总积分换成“八级”分等、中学科目编班计划,规定中学保留两成学额给非附属学校的学生,以及改变成功的定义等等。本地主流报章都分析指出,这些都不是什么重大的新措施。到底是自诩为“改革者”的王部长缺乏想象力,还是他希望循序渐进地通过教育政策解决社会分化问题?

王部长是教育部长,但周二国会演讲之后,他相当于揽下“教育与应对社会分化部”部长的头衔。社会分层僵化势必引发各种社会矛盾,严重的话甚至可能引发政治动荡,这个“教育与应对社会分化部”处理的当然是国家重点工作。王部长如果做好这一块,肯定能大大加分,教育部长不会是他仕途的终点。

王瑞杰宣布:第四代要与人民对话

今天国会辩论最后一天,轮到“三匹马”中最老、最稳健的财政部长王瑞杰(56岁)压轴发言。

财政部长在总结政府施政方针辩论时,没有多谈财政事务,他仅表示,政府正在采取行动处理生活开支等民众关注的议题,而他在财政预算案中也做了相关解释。

王部长的演讲重点接着就转向如何加强政府与人民的“伙伴关系”。部长说,第四代领导人承诺会带着谦卑及尊重,继续倾听民声、广纳民意,政府也将与不同年龄层以及背景的国人展开对话。

他说:“随着国家面对的挑战更多复杂,政府不会有全部的答案。我们需要动用社会的各种能量,通过不同阶层的领导人。大家一起来,我们可以取得加乘效果。”部长还强调,所谓更阶层领导人,不仅是政治领导人,也要包括工会、经贸协会、非政府组织和志愿组织的领导人。

20180518HSK.jpg
财政部长王瑞杰。(视频截图)

政府与社会各阶层同心协作,这不是新的官方论述。这次在国会上,由王部长重提这个论述再合适不过,因为他本人就领导多个对话会和委员会,包括"我们的新加坡"全国对话会、“新加坡50周年庆”委员会、未来经济委员会、未来经济理事会等等。

接下来,政府还要扩大这种“伙伴关系”的对话模式,与不同年龄层及背景的国人对话,包括青年、X世代、战后婴儿潮、建国一代;各行各业的人、志愿团体和志趣团体等。

王部长说:“我们会以开放的态度考虑所有观点,相应地调整我们的发展方向。我们也会清晰地阐述决策背后的考量,将新加坡人团结在一起,让每一个人能参与落实构想的过程。”他还说:“新加坡属于全体新加坡人,我们要全民参与向前迈进。”

王部长今天没有透露这个“全民对话”什么时候开始,只表示内阁未来几周会先整合辩论内容,之后再公布细节。

听来第四代领导班子希望打造一个类似第二代总理吴作栋推动的协商式民主?这听来是个好事,如果真能听取不同意见(包括尖锐批评),那肯定能减少因为精英统治阶层的“集体盲思”而出现的政策盲点。

让王瑞杰压轴发言并抛出“与民对话”的施政模式,完全能体现这位总理接班人“领跑者”的分量。虽然李总理否认有所谓总理接班人“领跑者”,但各种迹象都显示,“双王一陈”明显跑在前头,特别是王瑞杰和陈振声。

有意思的是,王瑞杰在演讲中直接用了“第四代”领导班子(The fourth generation leaders),对比之下,陈振声的讲稿通篇没有出现这样的字眼。这背后有另一层含义吗?还是红蚂蚁想多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