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声答谢刘程强 竟念错对方中文名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Chan Chun Sing MTI Minister
贸工部长陈振声在长达33分钟的发言近尾声时,突然告诉国会议长,想对工人党党魁刘程强先生致以谢意并记录在案。(视频截图)

是不小心?还是太心急出现口误?

陈振声今天首次以贸工部长的身份在国会参与施政方针的辩论。他也是第四代领导人(4G)当中第一个发言的。

身为4G团队首个发言的部长,陈振声今天也创下了数个第一:

  • 第一个代表政府在国会上答谢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的第四代领导人;
  • 第一次念稿无论英语或华语都频频“吃螺丝”;
  • 第一次当“大哥”,一一介绍其他第四代领导人接下来发言时会说什么。
20180514_CCS giving speech.png
陈振声发言时,工人党议员都坐在他的正前方。(国会视频截图)

陈振声是在长达33分钟的发言近尾声时,突然告诉国会议长:“我们想对过去17年领导工人党的刘程强先生致以谢意并记录在案。请允许我用中文发言。”

身为贸工部长的陈振声,明明在针对哈莉玛总统上周所作出的施政方针发表贸工部的看法,为何话锋一转,出现这么一段答谢刘程强的小插曲?这就得扣回陈振声在这之前的发言内容。

他今天下午的整体发言可分为三大部分:一、新加坡如何在一个不稳定的地缘政治和快速转变的经济环境中保有一席之地;二、这一代领导人和国人须勇于创新、而不是保守地维持原状,才能成为我们这一代的先锋,为国人带来更好的契机。三、必须不断更新体制、制定出最特别的体制让新加坡取得成功。

在谈到第三部分内容时,陈振声提到强大领导团队和团队协作的重要性。他指出,资源丰厚的国家不需要拥有凝聚力强的领导团队来赖以生存,但新加坡不能这么做,必须确保我们拥有史上最强的领导班子,否则他国不会重视我们,也不会愿意与我们合作。

他还说,这些最强的人“不需要方方面面都认同政府的做法,这并非先决条件。先决条件是他们必须认同将新加坡的方方面面都摆在第一位、也就是最重要的位置。”

刘程强是个愿捍卫我国独立主权的人

陈振声接着提到新加坡领导团队之间的协作一直是跨代跨年龄、老一辈愿意帮助年轻人,确保不会出现断层。他还说,身为领导人,就应该具备以下特征:投入与奉献精神、团队协作、蜕变的勇气以及使命感等等。接着,话锋一转,就代表政府答谢工人党原党魁刘程强过去17年来的贡献。

20180514_LTK.png
刘程强在听陈振声用华语答谢他时,一直保持一脸严肃。(国会视频截图)

陈振声说:“虽然刘程强先生身为一名反对党议员,但他也是一名新加坡人,他更是新加坡团队的一分子。我们可能不会每次都认同他的观点或立场,但作为工人党党魁,他在新加坡民主政治历程中,的确有他的发挥所长。”

也是人民行动党党督的陈振声接着说:“虽然刘程强先生时常与政府意见相左,但从他的言论中,我们也听出他是一个对新加坡感到自豪的心声、愿捍卫我国独立主权的人,在此,我向刘程强先生表达谢意。”

他还说:“我们期待以同样的精神,继续和毕丹星先生以及工人党和在座的各位同僚合作,并和过去一样,继续把新加坡和新加坡人的利益摆在第一位。”

刘程强是在2001年首次当选工人党秘书长。上个月8日,他在工人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时不寻求连任,原助理秘书长毕丹星在无对手的情况下自动当选为秘书长,促成国会唯一的反对党顺利完成领导交接。

20180514_pritam singh.png
毕丹星后来答谢贸工部长陈振声对刘程强过去17年来贡献的认可。(国会视频截图)

毕丹星今天下午参与政府施政方针辩论时,同样也在致辞结尾时,答谢贸工部长陈振声对刘程强过去17年来贡献的认可。他说:“工人党会一直牢记国家利益,并为维护国人和新加坡的利益做出努力。”

将刘程强念成“刘程钱”

虽然陈振声向来被视为第四代领导人当中双语双文化掌握能力较强的佼佼者,但在今天有不少网民相当不理解为何陈振声会选择用中文来答谢刘程强?尤其是当他一开口,立即把刘程强的名字错念成“刘程钱”,然后再赶紧改正过来。也难怪网民纷纷猜测,是不小心?还是太心急出现口误?

今年三月初,李显龙总理曾用英文在面簿上公开称赞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的发言"既有说服力又平衡",认为刘程强的谈话是一名受华文教育的新加坡人对中国崛起的冷静评估,凸显了国内政治不应跨出国门的道理,提醒国人在面对外部世界时,须坚守共同国家立场。

PM Lee praise LTK.png

总理说:"刘程强先生谈到新加坡须如何应对日益繁荣并正在扩大影响力的中国,指出新加坡这个东南亚区域内的多元种族蕞尔小国,必须把握机遇和应对挑战,而这不只限于经济如何受影响,也包括政治经济层面。”

两个月后,就看到陈振声代表政府赞扬并答谢刘程强。这不免让网民联想,身为“总理接班人三大领跑人”之一的陈振声,是不是在释放什么政治信号?这名网民就直接指出:“说话的语气就像是未来的总理……别忘了你的身份是贸工部长……请将焦点放在现任角色上。” 

在简短的中文发言中,陈振声念错的不仅仅是刘程强的名字,就连现任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的名字,也被他含糊念成“皮蛋星”。难怪有网民实在看不下去说:“为什么要说到这么辛苦?请直接说英语啦,刘程强能听懂英语,除非你用的是非常深奥的英语。那位坐在他(陈振声)身后的女士听到他说华语都一直在忍笑。笑死我。”

20180514_smile.png
坐在第三排座位的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孙雪玲刚巧就在陈振声身后,偶尔莞尔一笑竟被网民读出弦外之音。(国会视频截图)

其实,陈振声今天在念英文稿时,也出现频频“吃螺丝”的现象,有好几个较长的英文词语都发错音,有些甚至得读上三四遍才读对。看来他应该是很紧张,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以贸工部长的身份在国会发言。

新加坡没有选边站,所以特金会选择了我国

陈振声在谈到第一部分关于“新加坡如何在一个不稳定的地缘政治和快速转变的经济环境中保有一席之地”的内容时,也举了两个有趣的例子。

第一个就是全球万众瞩目,下个月12号准备在我国召开的“特金会晤”,即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第一次正式会晤。陈振声说,在这之前,大陆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汪道涵与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董事长辜振甫也曾于1993年在新加坡进行历史性的“汪辜会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时任台湾总统的马英九也在2015年于新加坡举行历史性会面。

这说明了,我国没有选边站、坚守原则的立场和维持中立立场,是新加坡被选为举行这些会晤的国家的其中一些原因,接下来的任务和重点就是确保幅员小的新加坡继续在全球保有一席之地。

第二个例子,则是陈振声今早9点多转发在面簿上的一支由本地电影制作人刘慧慧(译音)所拍摄的题为“新加坡精神”(Singapore, in spirit?)的4分多钟短片。陈振声在发言时说,有很多新加坡人因为能产生独特价值,得以在中国发挥影响力。短片显示了新加坡人擅于发掘机遇的精神,以及他们如何在中国的不同层面上发挥所长。

陈振声还说,要在中国发挥所长,首先就要摒除旧观念和旧方案。中国已不再需要现成的解决方案,中国正根据自身独特的挑战,寻求最合适的解决方案,有时是自己找到答案,有时是与合作伙伴一起找出答案。第二,就是在中国做生意要取得成功,就必须了解不同省市政府的需求以及重要的地方人物有哪些,这样才能在第一时间提出互惠互利的合适方案。

听上去是不是很像个“中国通”?这或许也是陈振声讲这番话所要达到的目的之一。

陈振声在发言时也学到了重要的话要说两遍的窍门。哪,就是以下这两句:

“新加坡能不能够继续生存?”

“我们永远不要以为新加坡的建设工作已经完成。”

他还说,除了好的体制,还必须找到好的人来领导这些体制。“体制是人建造的,但是人也会促成体制的腐败。我们看到了民主体制和社会主义体制的瓦解——往往因为背后的人的错误企图心而瓦解。”

贸工部长这回可真是操透了心,洋洋洒洒说了那么多、又当“大哥”又当“主持人”,身份错综复杂,希望他在接下来的路上能“少吃点螺丝”。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