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有在讲,第四代领导班子有没有在听?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parliament opens
第13届国会第二会期昨天(7日)开幕。(取自李显龙总理面簿)

权力无法承继,只能自己去争取。

哈莉玛总统昨晚首次代表政府发表施政方针演说。 这25分钟的演讲稿是第四代领导班子起草的首份施政方针,最大亮点当然就是关于第四代领导班子的施政要求(“自己要求自己”)。

最打眼的是这一句:“第四代领导人必须听取人民看法,顾及人民感受。他们必须透过言行证明他们听见民意;然而,在考虑到新加坡长远利益时,必须不畏惧领导,并动员舆论去支持艰难的政策。”哈莉玛总统还接着说,“这是我国第四代领导人争取领导权的途径。这份权力是不能从上一代领导人手中继承的。”

听取民意又要执行艰难政策 

概括而言:一、第四代必须听取民意又要执行符合国家长远利益的艰难政策。二、要用这个方式赢得领导权,因为权力无法继承,官民互信不会自动相传。

第一点乍听之下,听取民意又不畏惧推行对国家有利的政策,这本来就是民选政府应该掌握的“基本功”。但在民智开启、网络言论难挡的新时代,要做到这一点,第四代领导人肯定比前几代领导人面对更大的挑战。如果无法说服民众完全接受政府的施政立场,最后肯定就是强推。在这过程中如果操作不当,长期建立起来的官民信任很可能动摇。

比如说,去年总统选举保留制和今年初的消费税“热气球”争议,以及最近在“冷藏行动”的议题上和历史研究员覃炳鑫过招,这几个课题都极具争议性。从网络舆论判断,好些网民其实并没有被“亲政府立场的舆论”说服,但政府最后还是力排众议,推行了总统选举保留制,哈莉玛不战而胜当上了总统。

2018_05-08 halimah.jpg
哈莉玛总统(后排中)为第13届国会第二会期主持开幕式,并代表政府发表施政方针演说。2017年9月,哈莉玛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不战而胜当上总统。(联合早报)

不要“杀人”不成变“自杀” 

在消费税问题上,多位第四代班子部长轮番上阵猛攻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子弹用了不少,但收效差,难以说服民众认同林瑞莲所谓的“热气球”论述是具误导性的。如果消费税确实有上调的必要,只要把政策说明的工作做好,把民怨降到最低(不可能没有民怨,这是人性),选民最后“死死”也会认命的。在国会上不断攻击反对党,无疑是先把拳头打在绵花上,然后再拿石头砸自己的脚,“杀人”不成变“自杀”。

近日来,政府又在“冷藏行动”的议题上对覃炳鑫穷追猛打。这种对异议人士进行彻底人格打击的手段,更是让不少网民看到第一代领导人当年的影子。当然,学者做学术研究的态度不客观,政府是该强烈批评以维护自身信誉,但因为不懂得适时收手,结果招致部分网络舆论反感,认定这是大欺小的“政治霸凌”,反而坏了自身形象。尚穆根部长对覃炳鑫进行六小时的拷问,以及后来动用李智陞和普杰立两名第四代班子成员联署文章插一脚,这一连串的动作,其实等于给了覃先生不少免费宣传。

今时不同往日 信息难管控

当然,上面几个课题的操作方式或许不是由第四代完全主导,有可能是第三代当军师、第四代执行。接下来由第四代接班之后,年轻部长更应该紧记的是,今时不同往日。过去,来来去去就是那几份报纸、几家电台、电视台,现在各式各样的自媒体游走于网络和手机平台,供人们发声的平台一大堆,政府要“动员舆论去支持艰难的政策”已经不像过去那么得心应手,眼见开阔的民众越来越能辨识什么是经过包装的官方宣传、什么才是反映民情的“干货”。

当然,民间对政府的不满很多时候是通过网络留言宣泄出来的。那些现实生活中的“沉默的大多数”是否也一样不满?还是他们其实完全不在乎呢?这个问题只能通过基层与民众的互动得到初步答案,然后在下届选举中得出较完整的答案。这也就回到第四代在施政方针中提及的那个点:“必须听取人民看法,顾及人民感受。必须透过言行证明他们听见民意。”

人民与政府之间是“伙伴”关系 

从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强硬作风到吴作栋总理的协商式治理,再到李显龙总理进一步推动的开放协作模式,行动党政府确实逐步改变高压的家长式管理方式。这或许是领导人个性使然所带来的变化,但时代变迁相信才是重要推手,大环境的改变逼着领导人去推行另一套执政风格。 

到了第四代,只能说,在信息流通更难管控的时空背景下,你不想听取民意也不行了。哈莉玛总统的演讲主题很贴切,就叫“一个稳固的人民与政府伙伴关系,打造新加坡的未来”。注意了,人民与政府之间是“伙伴”关系,不是“你主我民”的关系。

既然是伙伴关系,那第四代更应该听取民意。他们听进去了吗?

不应一概抹杀网上声音  

在覃炳鑫事件上,刚上任交通部兼通讯及新闻部高级政务部长的普杰立接受《海峡时报》专访时称,他走进基层邻里,发现没有任何一个人问及这件事,或是对此事表示关心,可见网上与现实有很大的落差。

哦,真的是这样?

2018-05-08 pujieli.jpg
新任交通部兼通讯及新闻部高级政务部长普杰立医生(海峡时报)

所以“沉默的大多数”和“网络极端少数”(或者说是“网上暴民”)呈现极大的反差?

确定这不是一种官员“选择性聆听”以及选民“选择性讲话”的配对结果?当然,网络舆论不等同于网络民意,更不等同于现实民意,但如果将网络上建设性的批评声音也一概抹杀掉,就不是一个“听取人民看法,顾及人民感受”的政府该有的作为。

历史已经证明,傲慢与偏见的形成,最终都将以输掉选票和人民的信任为代价。经历过2011年那场分水岭选举的第四代班子成员,特别是三位总理接班热门人选之一、当时行动党阿裕尼集选区竞选团队成员的王乙康部长,应该还清楚记得那胸口的痛。

2018-05-08 aljunied.jpg
2011年5月7日,反对党工人党支持者在后港体育场等待选举成绩出炉。工人党最终获胜,打破人民行动党多年来的“集选区堡垒”。(商业时报)

权力无法承继 来届选举一定被放大检验

各大政府部门接下来将公布各自的施政方针附录,国会也会在下星期就施政方针展开辩论。那我们就洗耳恭听,第四代部长将提出什么“大胆”的改革建议?掌管教育部的王乙康最近说,新加坡迟早会出一个没有大学文凭的总理(红蚂蚁看了傻眼),教育政策是要动什么大手术吗?  第四代部长将如何说服人民接受他们提出的施政方针?他们又听进了多少人民的看法?

不要忘了,也是你们自己说的,权力无法承继,只能自己去争取,这句话在来届选举中一定被放大检验。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