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事人”开口了 黄循财总理谈大选的这几句话透露哪些信息?

更新:
2024年06月13日 22:39
“话事人”开口了 黄循财总理谈大选的这几句话透露哪些信息?
黄循财针对我国选举的时程透出口风。(海峡时报)

今年有可能举行吗?

最近新加坡政坛夯什么?

当然是何时大选啦!

媒体谈、专家谈、Kopitiam的“政论家”们谈,就连朝野政党也是动作频频

只是,最有权“话事”的总理黄循财,一直以来总是三缄其口,直至昨天。

昨日(13日)黄循财总算针对今年会不会举行大选透露了一点口风:

“就目前来说,无论是国内议程,以及和外国伙伴交流,带领新加坡前进,我们仍有许多工作要完成。

他还语带玄机指出,接下来有一系列重要的国际和区域会议,自己的行程是公开透明的:

“人们可以标出我哪些日子会比较忙,我什么时候人在国外,什么时候人在新加坡,人们可以以此推测。”

这几句话有何重要信息?过去传得沸沸扬扬的9月大选还有可能吗?

既然黄循财提到了海外行程,先来看看今年接下来有哪些重要的国际场合:

  • 10月6日至11日:亚细安峰会,地点:老挝
  • 11月10日至16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地点:秘鲁
  • 11月18日至19日:二十国集团峰会,地点:巴西

此外,新马非正式峰会预计也会于今年稍晚在吉隆玻举行。按近几年经验,非正式峰会多数也会在11月上演。

由此观之,10月和11月黄循财都会是忙碌的“空中飞人”。

受询及今年是否有可能大选时,黄循财回应称“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联合早报)

当然,总理在竞选期间人得在新加坡并非硬性规定,但选战方酣,党魁没在本地督军,似乎也说不过去。

理论上,黄循财也可委派其他资深官员代他出席国际会议,但这将是黄循财就任总理后首次参与的重要国际场合,他理应不会想要缺席。

黄循财昨日受访时也强调,外交事务对新加坡的生存至关重要。

“我们不是一个大国,没有大到可以一直只关注国内事务。我们是一个小国,现实是,我们无法在(国际关系的)真空状态中运作。”

这番话,也透露出这些国际会议在黄循财心中的重要地位,或许也可侧面理解为在海外行程满档的年底,选举发生的可能性不高。

此外,根据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庆文的说法,10月和11月是全国考试集中举行的月份,大选时间通常会避开这段时间。

黄循财(左)预计11月还会再访吉隆坡和马国首相安华(右)举行非正式峰会。(海峡时报)

要忙“工作”今年不可能选?

然而,即使年底不选,也仍无法排除大选落在9月的可能性。

黄循财昨天透出口风的另一句话——“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或许可再提供一些线索。

一些本地观察家的分析指出,这番话带有“欲速则不达”的意味。换句话说,今年内举行大选可能没谱。

所谓的“工作”可能是指黄循财需要有足够的时间,处理接棒后的国内外议题。

这包括让选民理解新一代领导班子的治国远景,以及让选民熟悉其领导风格,并持续针对生活成本上升、住房可负担性等民生课题端出解决方案,以说服选民继续支持执政党。

作为新领导人代表新加坡出席重要国际和区域会议,为自身树立国际声望,也是黄循财的“工作”之一。

另一削弱9月大选可能性的指标则是至今仍未成立的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

选举局证实,截至周三(12日)为止,该委员会还未成立。

在最近四届大选(2006年、2011年、2015年和2020年),委员会成立和投票日的间隔时间介于两个月至七个月。

虽然有部分意见认为,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能最快在成立后的一个月内提呈报告,接着便可举行大选,但随着时间愈来愈逼近,今年9月大选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小。

上届2020年大选,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从成立到报告公布相隔七个月。(联合早报)

必须强调的是,本届国会最晚可以到明年11月才解散。这段期间,执政党仍可在本届国会任期内,在对自己最有利的时间点举行大选。

适逢明年是新加坡独立60周年,无法排除行动党会借助这股欢庆建国60周年的“东风”,顺势举行大选。

如此一来,大选就有可能落在明年,潜在的时间点是财政预算案公布后的3月。

1月或2月不太可能举行大选,原因是财政预算案通常会在2月公布,如果在预算案前举行大选,选后内阁势必会“改头换面”,刚受委新职务或换部门的部长未必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妥善讨论部门的预算。

无论如何,今年也好,明年也罢,坊间只能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推敲可能的大选日期,但最终决定权,终究还是落在总理手上。

就像黄循财所说的:

“当我们认为时机成熟,决定举行大选时,人们就会知道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