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可能发生的特朗普2.0 未来或给新加坡带来哪些难题?

更新:
2024年05月13日 20:50
有可能发生的特朗普2.0 未来或给新加坡带来哪些难题?
黄循财(左)接任总理后,其中一项潜在挑战或将是与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打交道。(红蚂蚁制图)

若走到那一步,世界不会太平静

不选边站、不亲美不亲中只亲新加坡……即将成为我国第四位总理的黄循财日前接受英国《经济学人》专访时重提了这些熟口熟面的关键词,这是新加坡建国以来始终坚守的原则。

黄循财5月15日宣誓就职总理后,预计也会遵循这样的外交路线。

但接下来以他为首的新加坡第四代领导团队,恐怕要有心理准备:

一个可能由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重新领导的美国,将让未来的世界局势更为复杂。全球贸易的开放及自由度,以及国际关系中的多边主义都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

这与新加坡行之有年的世界观显然有诸多“八字不合”。

特朗普和拜登选情激烈

四年前败选的特朗普将在今年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尝试卷土重来,争取自己的第二个四年任期。

民调显示,特朗普和现任美国总统拜登的全国支持率不相上下,但在几个关键摇摆州,特朗普有着微弱优势。

由于美国总统选举采取选举人团选制,这意味着特朗普时隔四年重回白宫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特朗普1.0期间,世人已见识过其“威力”。

眼见此次特朗普来势汹汹,不少国家纷纷系好安全带,准备迎接特朗普2.0可能带来的震荡,新加坡也不例外。

特朗普将在今年11月大选寻求卷土重来。(路透社)

中美关系恐进一步恶化

一般预料,中美关系雪上加霜会是特朗普2.0的“主菜”。

中美贸易战始于特朗普任期,形塑了中美日后陷入激烈竞争的框架。

后续接任的拜登一定程度上萧规曹随,延续且加强了多项特朗普时期针对中国施加的贸易壁垒和技术限制。

但与当年的政治素人特朗普不同,拜登作为老练的政治人物,其对中政策仍被认为具备一定的可预测性,中美交恶的风险在一定范围内获得管控。

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曾在旧金山举行会谈,为两国可能引发更激烈冲突的议题画下红线,并在部分可合作的领域试图存异求同。

相较之下,公认反复无常,难以预测、难以捉摸的特朗普则是另一极端。

观察特朗普第一次任期,以及他本人及其智囊团在本届选战抛出的各种信号,外界普遍认定,特朗普2.0会是一场比特朗普1.0更形猛烈的暴风雨。

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及架设更多贸易堡垒等主张,都有可能比其2016年至2020年当政时期进行得更彻底。

特朗普在此次选战期间明确提出,未来有意落实统一向所有进口到美国的货物征收10%关税,这类做法可能颠覆当前的贸易体系,形成各国争相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恶性循环。

而在这10%关税基础之上,特朗普还打算针对中国征收更高的关税,并有意软硬兼施,施压跨国企业关闭在中国的营运据点。

种种言论令人担心,特朗普若当选美国下任总统,其施政团队会把已是现在进行式的与中国“去风险化”(de-risking)做得更彻底,成为全面的中美脱钩(decoupling)。

有论者担忧,这将造成全球经济“一分为二”。

一旦全球贸易出现裂痕,各国选边站的压力将越来越大。

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东南亚国家,欲维持长久以来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的难度势必加大。

拜登(右)和习近平(左)去年在美国旧金山会谈,稍微缓和了中美紧张关系。(路透社)

中美交恶和贸易保护主义将冲击新加坡经济

新加坡是极度仰赖全球贸易的经济体,贸易量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37%,远较其他先进国家平均的68%为高。

这相对的脆弱性在中美交恶情况下,将使新加坡承受远较其他国家更沉重的打击。

据《经济学人》分析,在最坏的情况下,若全球贸易未来因中美脱钩等形势而分裂成两大阵营,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可能因此大幅滑落10%左右,较亚洲平均的3%或全球的1%跌幅严重许多。

与此同时,新加坡在中美两国的曝险程度相当之高,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夹在两国之中。

一方面,中国是新加坡的最大进出口伙伴,新加坡也是中国最大外国投资者;另一方面,美国则是新加坡最大的外国投资来源,新加坡同时也是美国在东南亚最密切的安全合作伙伴。

中美关系出现任何一点风吹草动,新加坡皆无法独善其身。

欧亚地缘政治风险加剧

与此同时,特朗普对北约组织的轻视态度,亦有可能使欧洲的安全局势急转直下。

从警告他不准备协助捍卫在国防支出不达标的北约成员国,再到抛出争议性言论称他会鼓励俄罗斯“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特朗普的连番言论,令人担忧北约这一安全组织将“不再安全”,欧洲地缘政治风险恐进一步加剧。

根据北约规定,北约成员的国防支出须至少达国内生产总值的2%。目前,32个北约成员国中只有20个达到这个门槛。

北约也规定,针对任何北约成员的攻击,将被视为对北约整体的攻击,特朗普相关撒手不管的言论虽恐吓成份居多,但外界难免担忧,此人一旦上任,其态度会进一步削弱北约的公信力。

此外,一些分析认为,随着特朗普选择把资源从欧洲抽离,取而代之的将是把注意力转往亚洲。在其鹰派团队建议下,台湾的防卫力量可能会进一步获得加强,美国当局亦会以更公开的形式与台北当局接触。

此举恐进一步触怒北京当局,升高中美冲突风险。

台海问题会是中美冲突可能的引爆点。(路透社)

从贸易到外交,再到安全政策,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外交交单边主义以及对中鹰派立场,可谓牵一发动全身,特朗普如果“回归”,世界恐怕不会太平静。

若特朗普当选,特朗普2.0大概率会是特朗普1.0的“加强版”,新加坡如何安全度过这可能来袭的风暴,将会是新一代领导人首当其冲的一大考验。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