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会反送中声浪不断 林郑月娥为“送中条例”送终

更新:
2019年07月09日 23:19
为“送中条例”送终 林郑月娥:修例工作寿终正寝
面对香港社会巨大的反对声浪,林郑月娥(左)宣告《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寿终正寝。(李国豪制图)

修例草案寿终正寝。

一个月前的今天(6月9日),香港爆发100万人反送中大游行,随后反送中运动遍地开花,对想推动修订《逃犯条例》,以允许将疑犯转交至中国大陆的香港特区政府形成巨大压力。

由于《逃犯条例》修订案最引发争议的部分,是将疑犯转交到普遍被香港人视为司法不独立,且可能藉此对付异议份子的中国大陆,《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也被称为“送中条例”。

林郑月娥为“送中条例”送终

时隔一个月后的今天(9日),先前已多次被迫出面道歉灭火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再度发表声明,正式为“送中条例”送终。林郑月娥于今早召开记者会表示:

“逃犯条例的修订工作,或者这条条例的草案已经寿终正寝。这项修订草案已经死亡(The bill is dead.)。”

340095496_0-4.jpg
林郑月娥宣布“送中条例”寿终正寝。(彭博社)

林郑月娥承认,香港社会这一个月以来的矛盾、纷争、不安、不满乃至愤怒,都是由于港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而引起的:

“我们这次修订的工作是完全失败的,我早前亦为此致歉。失败的原因,是由于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好,我们对于社会的脉搏掌握得不够,我们的政治敏感度都很有偏差。”

林郑月娥称,港府全面承认修订工作的失败,因此修例的工作已经彻底并全面停止。

她解释,由于香港部分市民对特区政府的信任已非常脆弱,因此决定使用“寿终正寝”这种斩钉截铁的字眼以消除疑虑:

“我仍然听到一些担心,甚至在两天前的示威里的一些海报,都仍然说政府会不会稍后再重提这个条例草案,送回今届的立法会。我明白有小部分人这方面的担心,所以在今天,我再清晰地讲明。”

针对媒体询问她为何仍坚持不用“撤回”字眼,林郑月娥声称即使撤回,民众也可能担心日后会再重推:

“我今日说的,和过往说的其实没什么差别;但可能市民要听到一个很斩钉截铁的说法,所以条例草案“寿终正寝”可能是一个相对很斩钉截铁的说法,就是说条例其实已经死了。”

她还称,即使今日她说出“撤回”,某种程度上其实三个月后亦能在立法会重提修订草案。

称反送中运动爆发以来有两种场面

林郑月娥也提到,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这段期间,社会弥漫着许多负面的情绪,这使包括她自己在内的许多人感到心痛。她指出,这段期间香港社会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场面:

“一种是数以十万计的市民,很和平,很理性,有序地参与示威游行,表达他们的意见和诉求。”

她称这样的游行展现了香港言论自由的可贵和香港人的素质。与此同时,也有少部分的示威人士,以暴力冲击,做出破坏的行为,引起警民冲突。

“这两个不同的场面,一个是正如我刚刚所讲,展示了香港言论自由的可贵,但是另一个就是破坏了香港同样很受重视的法治精神。”

2019-07-08T023124Z_762968328_RC17399F2BF0_RTRMADP_3_HONGKONG-EXTRADITION.JPG
林郑月娥称反送中风波以来有两种抗议场面。(路透社,7月7日游行)

林郑月娥也呼吁香港市民未来能够选择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表达对政府施政的不满:

“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香港的市民对于特区政府的施政的不满,对于社会问题会有不同的看法,都能够选择用第一种方法,以和平、理性、有序的方式来表达。”

“特区政府和我已经多次强调,我们是非常谦卑地聆听相关的意见,改善我们的施政,因为法治是香港最核心的价值。法治能够保证我们可以成功落实一国两制,(让)香港继续成为一个大家引以为傲的国际都会。”

针对反送中运动所提出的五大诉求,即:

  • 完全撤回修例
  • 撤销所有反送中抗争者控罪
  • 收回6月12日集会的暴动定性
  • 追究警队滥权和开枪责任
  • 林郑月娥问责下台

林郑月娥除了针对撤回修例一事,作出《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已经“寿终正寝”的宣布,也针对其他诉求做出回应。

不追究违反法律的示威者罪行有违法治精神

撤销反送中抗争者控罪部分,林郑月娥表示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议题,如果对涉嫌触犯法律的人士做出不追究、不检控或甚至特赦的动作,即已违反了香港法治的精神:

“任何人士,包括行政长官(特首),在现阶段不应该、不可以在现阶段去干涉警务处调查工作、律政司的检控工作,甚至是日后法庭裁决的工作。我们需要依法办事,才能够展示香港是个法治社会。”

从没作出“暴动”定性

另一方面,针对撤回6月12日集会的暴动定性,林郑月娥再度强调按照《基本法》,香港的所有检控工作都是由律政司司长做出决定并落实的,且不受任何干预:

“律政司司长的检控工作也都不会受到任何人,包括我本人或者警务处处长说了一些话而影响的。独立进行的检控工作是要看证据、看法律、看检控方的《检控守则》,和考虑到入罪的胜诉而提出的。”

林郑月娥坚称港府从来没有对6月12日在金钟发生的集会做出暴动的定性。她声称“暴动”一词仅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用以形容当时某些前线示威人士攻击警员的行为。

62579700_2241023912649883_8846405879726080000_n.jpg
林郑月娥称“暴动”只是用来形容少数示威人士。(立场新闻)

不设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滥权情况

针对民众广泛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以调查警方在处理抗争活动是否有滥权行为,林郑月娥老调重弹,仅表示一个”法定、独立“的香港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监警会)的成员已在上星期一致同意,将就上月9日至本月2日的一连串大型公众活动中,警方所采取的行动进行“主动审视工作”:

“除了厘清有关时段的公众活动,特别是涉及暴力行为,究竟发生何事……简单来说,可以说是还原真相。”

监警会也将审视警方采取的相应行动,按照警方常规和程序来看是否有缺失和不足,并对此给予建议。林郑月娥指出,监警会将争取在6个月内完成审视工作,并对特首提交报告,而有关报告也将公开:

“社会将会知道这段时间内,这些事件发生的真相。”

TOPSHOTS-TOPSHOT-HONG_KONG-POLITICS-CHINA-054008.jpg
港府不准备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被指控使用过度武力和滥权的情况。(法新社)

林郑:希望香港市民给我和行政团队机会和空间

林郑月娥也指出,上述措施或许未能充分满足示威者和部分团体要求,但这其实也是港府权衡后做出的决定,而非碍于她个人的面子问题:

“作为特区政府,我们往往都要考虑很多因素,而做出一个平衡,然后一个决定。”

林郑月娥也“顺便”在这段话插入自己并没有准备辞职下台的意愿:

“希望社会能够理解,大家能够放下争议,回复平静,给一个机会,给一个空间(给)我和特区政府,(我们)可以和香港一起走出这个困局。”

林郑月娥承诺改革施政作风,并将多听不同意见:

“聆听更多多方面、更加广泛的意见,更好的掌握民心、民情、民意。”

她也表示行政会议成员将加强收集民意,在任何重大决策前,将民众的意见向特首反映。

林郑月娥在回答记者针对她个人或行政团队在修例风波中打算如何体现问责做出提问时,称自己在这次事件中需要负上很大责任,而她和另外两位修例风波的主事官员,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和律政司司长郑若骅都已做出真诚道歉。

她表示特首下台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我本人仍然有热诚、有承担为香港市民服务,希望社会给我和行政团队,有这个机会和空间继续用一个新的施政作风,回应市民对于经济、民生各方面的诉求。”

本次反送中风波,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的反应最为激烈。林郑月娥早前曾试图透过香港科技大学和中文大学两校校方,邀约两所大学的学生会代表进行闭门会晤,不过最终被学生回绝。

各大学学生会和民主派人士称林郑月娥“作秀”

今日(9日)林郑月娥在记者会再度对学生喊话,表示自己愿意和大学生代表会面,唯她也提出希望会面能在不设前提的情况下进行。

为此,香港9所大学的学生会再度让林郑月娥吃闭门羹,强调香港大专学界早已明确提出会面的两大前提:

  1. 永不追究6月9日及往后之反送中运动抗争者;
  2. 公开会面必须公平公开邀请广大市民、各界别代表及传媒出席。

包括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浸会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等9所大专院校在内的学生会发布联合声明,强硬指出,除非林郑月娥同意两大前提,大学代表才会考虑会面。

联合声明也批评林郑月娥今早的说辞只是作秀:

“林郑政府一边厢纵容警队爪牙大规模搜捕及于7月7日对抗争者滥施暴力,另一边厢却假仁假义地声称愿意聆听民意,其所作所为虚伪非常,令人心寒。我等提出之条件只为令双方地位平等,否则,一切只会沦为公关表演。林郑政府要求我等放弃两大前设,实在痴心妄想,更显其毫无诚意聆听大众诉求。”

该联合声明也指出,整个反送中运动并没有主要的团体(“大台”),因此没有人有权代表广大市民,大专学界也是如此。9校学生会也讽刺林郑月娥,民间5大诉求已非常清晰,后者无需再演戏:

“若林郑有意聆听民意,其实无需假惺惺装作亲民,只需要确确实实回应民间诉求即可。”

联合声明也抨击林郑月娥的“寿终正寝”一说其实是在混肴视听,并强调香港立法会议事规则从来只有撤回和押后之说法,暂缓或“寿终正寝”等字眼则是闻所未闻。

u_KyuBU_1200x0.png
香港各大学学生会发表联合声明谴责林郑月娥“作秀”。(档案照)

综合香港媒体报道,发起多次反送中大游行的民阵也对林郑月娥今早的说法多有批评,民阵召集人岑子杰指出,林郑月娥所谓修例工作“寿终正寝”的说法是自欺欺人:

“林郑月娥口口声声说法治,但林郑真正有法不依……立法会里面只有撤回,但没有暂缓的定义……翻开任何一本法律,里面都没有寿终正寝这4个字。”

针对林郑月娥仍拒绝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滥权行为,岑子杰也称现有的监警会成员组成偏颇,针对事件的最终调查报告肯定难以让人信服。

香港警方饱受质疑的滥权行为包括在6月12日以催泪弹、布袋弹和橡胶弹直射人群导致示威者受伤、以警棍殴打示威者头部及执勤时不佩戴委任证,不显示警员编号等。

岑子杰谴责林郑月娥不愿放下傲慢,正面回应民间的五大诉求,是“假对话,真对立”。岑子杰称,林郑月娥应先承诺停止拘捕示威者和释放被捕者:

“创造一个安全、友善、有效的空间,去促成对话。”    

民阵认为林郑月娥提议对话是一个陷阱,并不排除再度举办示威活动。

多位泛民主派议员也抨击林郑月娥今早的言论是意图瞒天过海,欺骗大众。

立法会将于本周四解除红色警戒

另一方面,于本月1日被示威者冲击并短暂占领的立法会,将在本周四(11日)早上8时解除红色警戒。《明报》报道,立法会秘书处总务部是在今日(9日)向所有议员发出相关电邮。

路透社:警方镇压示威者后解放军高层曾会见美国官员

中国政府截至目前为止尚未对林郑月娥今早的言论予以置评,不过路透社今日引述消息报道,驻港解放军部队司令陈道祥少将于上月13日,曾和美国国防部亚太安全事务首席副助理部长海大卫(David Helvey)会面,并主动表示解放军不会介入香港事务。

上月12日正是香港警方使用催泪弹等武力形式镇压示威者,导致反送中运动升级的转捩点。事发后一天,海大卫礼貌性到金钟解放军驻港部队总部进行拜访,并与陈道祥会晤。

来自美国国防部的匿名消息来源告诉路透社,陈道祥对海大卫表明,他们并不打算破坏一直以来不介入香港事务的原则:

“这令人感到惊讶,因为他(陈道祥)主动提起这个(议题),这在敏感时期是一个清晰的讯息。”

另一个中国解放军的消息也告诉路透社,目前解放军并没有打算干预香港事务:

“这是香港的事务,应由香港政府去解决。”

根据香港《基本法》,香港政府可以要求驻港解放军部队协助维持公共秩序,但他们不会干预香港的地方事务,且驻港军队也必须遵守香港的法律。

usa & cn.jpg
路透社报道陈道祥(左)曾向海大卫(右)表示人民解放军不会干涉香港事务。(李国豪制图)

反送中运动至今抗争一周月

去年一名香港男子陈同佳在台湾杀害女友后潜逃回香港,但碍于港台两地没有引渡协议,香港政府无法将陈同佳移交台湾。今年2月,香港政府以此为由推动修订《逃犯条例》,但除了台湾,也一并加入澳门和中国大陆,使港府未来能以”一次性的个案方式”处理中国大陆、台湾和澳门移交逃犯的要求。

由于修订范围加入中国大陆,香港民众深恐引渡大门一旦打开,北京即能罗织罪名,将异议分子引渡至中国受审。修例一旦通过,香港的司法独立性恐将名存实亡,一国两制的防火墙也将被彻底击碎。

在6月9日前,香港各界组织曾发动大小不一的游行抗议修例,不过成效不彰,未能引起太大的关注。然而,6月9日的反送中大游行迎来103万人参与(警方称24万人),是反送中运动的转捩点,由此揭开香港市民以示威、游行和不合作运动乃至冲击立法会等行动,抗议政府修例的篇章。

一个月说长不长,从6月9日至今(7月9日),反送中示威者誓不退让,香港特区政府进退维谷,这场浩大的反送中社会运动,无论结果如何,都将在香港历史留下重要的一页:

6月9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发起反送中大游行,当晚宣布共有103万人(警方称高峰期有24万人)共襄盛举,要求港府撤回修例。游行队伍从铜锣湾的维多利亚公园出发,行进4.4公里到立法会和政府总部所在的金钟。

merlin_156179673_cfc7b1a4-ef6c-44fd-8446-423c55e4c1b0-master1050.jpg
6月9日爆发反送中第一波大游行。(纽约时报)

游行于当晚10时结束,但部分示威者不愿散去,表示将留守至6月12日修例草案二读当天。香港警方随即进行清场,使用胡椒喷雾和警棍驱赶示威者,警民于是爆发冲突,期间有示威者和警员受伤挂彩。

795cddde37be4130b353bd394d90ead2.jpg
警方以胡椒喷雾和警棍驱赶示威者。(端媒体)

6月10日:林郑月娥召开记者会,强调绝不撤回修例,并将按原订计划于6月12日回复修例草案二读。不少商家和团体开始在网络联署串连,准备在6月12日当天罢工、罢课。

6月12日:修例草案二读当天一早,反送中示威者聚集在立法会一带的金钟地区,再度呼吁港府撤回修例。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随后宣布将原订上午11点举行的立法会会议延后。

金钟.jpg
不满港府坚持修例,香港民众占领金钟主要干道抗议。(路透社)

下午3点左右,示威者和警方开始发生冲突。部分示威者举起雨伞和路障向前挺进,并向镇暴警察投掷杂物,警方则动用警棍和胡椒喷雾对付示威者。镇暴警察在下午近4点开始向抗议民众发射催泪弹、布袋弹和橡胶弹。

镇暴警察的镇压行动造成多人受伤,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当天下午形容金钟地区已进入“暴动”。

民间舆论随后批评警方在过程中采用过度武力,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随后也加入早前已有各大专院校学生会串连的罢课行动。

林郑月娥当晚播出的访谈将政府和民众的关系比喻为母子,也引起网络舆论的抨击。

6月15日:面对群众压力的林郑月娥在6月16日即将举行另一波反送中大游行前夕,宣布将“暂缓”修例,“直至港府完成沟通解说及聆听意见为止”。换句话说,只是暂缓,并未撤回。

当天稍晚也发生一件憾事,一名男子身穿黄色雨衣,在金钟太古广场大楼外墙挂上“反送中No Extradition to China”后,坠楼身亡。

2019-06-15T115149Z_2079916575_RC197D120260_RTRMADP_3_HONGKONG-EXTRADITION.jpg
身穿黄色雨衣悬挂“反送中”横幅的香港梁姓男子疑似以死明志。(互联网)

6月16日:林郑月娥的暂缓论并未缓解港人怒火,当天再度有200万人(警方称高峰期有33万8000人)上街游行,并提出包括撤回修例、追究警方滥权和林郑月娥下台等五大诉求

当晚港府发表文告表达歉意,并再度强调会暂缓修例,但始终未回应抗议民众撤回修例等诉求。

HONG_KONG-CHINA-POLITICS-CRIME-062538.jpg
6月16日的游行获得200万人响应。(法新社)

6月18日:林郑月娥召开记者会,外界原本预料其会宣布撤回修例,但林郑月娥再度让外界大跌眼镜,只道歉,不撤回,仅重提先前的暂缓论。尽管面对记者追问,仍只字不提“撤回”一词。

skynews-carrie-lam-hong-kong_4696795.jpg
林郑月娥上月18日召开记者会道歉但不撤回修例。(天空新闻台)

6月20日:民间给予政府回应反送中诉求的期限已过,抗争民众开始自发以形形色色的不合作运动抗议,包括筹集资金在国际媒体购买封面广告表达诉求、到各国领事馆请愿、包围警察总部和围堵税务大楼等,以此对政府展开施压。

6月29和30日:6月29日,一名就读香港教育大学的21岁卢姓女子留下反送中相关字眼后坠楼身亡,隔日一名29岁邬姓女子在面簿留下“希望看到香港人的胜利”和未能出席七一大游行等字句后,坠楼身亡。

6月30日,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发起撑警集会,大会称有16.5万人(警方程5.3万人)出席。谭咏麟、钟镇涛和梁家辉皆有出席集会。上台致辞的谭咏麟和钟镇涛随后被网络舆论挞伐,也有自称谭咏麟歌迷的反送中民众用脚踩烂自己珍藏的谭咏麟专辑。

c9dbe85d-3a5a-4d91-bcfc-31d7d5cf02fbde34c114-58cf-41eb-af3c-15028f10b478_cut_zsize.jpg
谭咏麟(中)和钟镇涛(右)出席撑警集会。(明报)

7月1日:香港回归22周年纪念日当天,一群反送中示威者不满政府依旧不回应民众诉求,于中午时分开始冲击立法会。示威群众以铁支和铁笼车等器具冲撞立法会玻璃门,并在晚间9点左右冲破最后一道防线,占领立法会。

示威者在立法会内部墙上喷上大量反送中相关字眼,并对部分设施和历届立法会主席的肖像进行破坏。

示威者在议会厅重述五大诉求,并于午夜12点前全体撤离立法会。

65510631_10211427091433189_1458343260454912_n.jpg
(网民提供)
HONG_KONG-CHINA-POLITICS-141314_0.jpg
示威者攻占立法会并在墙上留下反送中字眼和悬挂横幅。(路透社)

另一边厢,当天的七一游行则以和平有序的形式进行,55万人(警方称高峰期有19万人)参与游行,然而七一游行的锋头明显被冲击立法会的示威活动抢过。

339806921_0-5.jpg
七一游行过程和平有序。(彭博社)

事发后,林郑月娥以“极端暴力”形容冲击立法会的示威者。香港社会反送中内部因此也有了分歧,泛民主派为此承受不少压力。

7月3日:又一位28岁麦姓女子坠楼身亡,成为反送中运动第四位轻生的民众。友人在其房间发现她留下的遗书。遗书留下“不是民选的政府是不会回应诉求”和“什么也改变不了的无力感令人煎熬”等字句。

7月7日:反送中抗争民众再度于九龙一带发动反送中游行,在警方高度戒备下,仍获得23万人(警方称有5至6万人)响应。游行地点接近中国大陆游客的聚集地,示威者称希望藉此向大陆游客介绍香港的情况。

不过,当晚9点左右,游行队伍在旺角一带被警方阻拦。期间有示威者遭警棍打至头破血流,引爆冲突。

期间部分警方没有佩戴委任证和显示警员编号的情况也被舆论批评。

2019-07-07t084827z_1714363369_rc1e12f17800_rtrmadp_3_hongkong-extradition.jpg

07072019-hong-kong-kowloon-station-protest-m.jpg
本周日(7日)香港再度爆发大规模反送中游行。(法新社)

7月8日:香港歌手兼社运活跃份子何韵诗受非政府人权组织“联合国观察”(UN Watch)和“人权基金会”(Human Rights Foundation)邀请,于联合人权理事会会议中发言,以90秒时间讲述香港问题。

尽管中国代表两度尝试打断何韵诗发言,但最终未能得逞。何韵诗在会上以英语发言,提到反送中运动至今已有多人被捕,4人轻生,香港在北京的阻挠下至今未有普选。

此外,她也提到香港的书商和民运人士相继入狱,是北京对《中英联合声明》的否认,北京对香港民主自由的破坏,已导致一国两制几近死亡。

何韵诗也在会上对联合国提出两个问题,即联合国是否应该提出紧急决议保护香港民众,以及中国作为一个不尊重人权的国家,是否应该自人权理事会出名。

SWITZERLAND-HONG-KONG-CHINA-POLITICS-DEMONSTRATION-RIGHTS-UN-124557.jpg
何韵诗获邀在联合人权理事会会议发言。(法新社)

7月9日:林郑月娥宣告《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寿终正寝。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