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为何誓不退让 “反送中”反的是什么?

更新:
2019年06月18日 13:48
香港人为何誓不退让 “反送中”反的是什么?
香港民众持续抗争,政府不撤回《逃犯条例》誓不罢休。(彭博社)

从来不是引渡罪犯那么简单。

香港本月爆发“反送中”大型抗争活动,大批香港民众上街游行反对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并将该修订草案称为“送中条例”。

究竟为什么修订《逃犯条例》会被称为“送中条例”?成千上万的民众真的只是如批评者所言,“做贼心虚”或“受外国势力煽惑”而发动抗争行动吗?

红蚂蚁带你一起来解惑:

一、修订《逃犯条例》的起点

2018年2月,香港男子陈同佳涉嫌在台湾杀害结伴旅游的女友潘晓颖。潘晓颖当时怀有身孕,陈同佳杀人弃尸后潜逃回港。

由于案发地点在台湾,尽管加害者和受害者皆为香港公民,鉴于香港和台湾没有引渡条款台湾无法将陈同佳引渡至台湾受审

在陈同佳承认谋杀罪行的情况下,香港当局无法追诉其谋杀罪,最终香港高等法院仅能以4项洗黑钱相关罪名判处陈同佳入狱29个月。

港府声称,扣除还押时间,陈同佳预计最快今年10月就能出狱。

AR7B9uue8hl86MiakpwXSM1iMnX7aGdOgF2LGIBdixg.jpg
香港男子陈同佳(右)涉嫌在台湾杀害其女友潘晓颖(右)。(互联网)

二、香港原本就有《逃犯条例》,但排除中国大陆、台湾及澳门。

按照现行《逃犯条例》,港府取得立法会同意后,即可与世界各地签订长期的引渡协议。目前香港与20个国家已签订相关协议,未签订的国家与地区,理论上也可以在经过立法会同意后以个案形式移交。

然而,现行《逃犯条例》规定“中央人民政府或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除外”。在港府的官方立场下,发生上述谋杀案的台湾和澳门皆被视为中国的一部分,因此疑犯无法被引渡至台湾。

F41DCB87-C83D-46EA-9B8D-5E32A3DAE165_cx20_cy11_cw72_w1023_r1_s.jpg
香港《逃犯条例》排除将疑犯引渡至中国大陆、台湾和澳门。(路透社)

三、港府建议修改《逃犯条例》开启中国大陆、台湾和澳门的引渡大门

今年2月,港府推出被反对民众称为“送中条例”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全称为《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修订)条例草案》。

上述修订草案涉及两大条例的修订,包括《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其中最引起争议的是《逃犯条例》的修订。

修订草案经香港立法会通过后,遭特定国家或地区通缉的人士一旦在香港境内,如若相关国家或地区和香港没有签订长期引渡协议,相关国家可对香港提出要求,启动“特别移交安排”

该修订草案建议涉及的罪行有37项,且必须可判处最高刑期为7年以上。

四、《逃犯条例》将中国大陆排除原本就是一项防堵机制

尽管港府声称是为了因应前述“在台杀人案”而修改《逃犯条例》以弥补法律“漏洞”,避免香港成为逃犯的藏匿天堂,但《逃犯条例》将一次打开对中国大陆、台湾和澳门的引渡大门。反对者批评港府此举实属“暗度成仓”,为未来把异议分子引渡至中国大陆铺路。

香港大律师公会针对修订草案提出反对意见,强调根据《逃犯条例》原本的设计,将中国大陆排除并非漏洞,反之该举措是刻意为之,以避免奉行“无罪推定”原则的香港将疑犯引渡至人权不受保障,且司法体系并不独立的中国大陆。

修订《逃犯条例》将把该条例原有将人权和司法体制有争议国家隔绝的防火墙拆除。

五、港人为何如此害怕“送中”?

港府一再强调任何具政治性质的引渡要求将会被驳回,然而中国大陆此前留下的不良记录,导致香港人担忧任何异议分子或曾批评过中共政府的人士,都有可能被罗织其他非政治性质的罪名,最终被引渡至司法体系不健全的中国大陆受审。

近年来,最引人注目的相关案件要数2015年的“铜锣湾书店事件”。铜锣湾书店是一家以出版中国大陆政治禁书闻名的香港独立书店。2015年10月至12月间,该书店包括股东、店长和员工在内等5人分别在中国大陆、泰国乃至香港境内“被消失”。

之后5人分别登上中国中央电视台和凤凰卫视承认不同罪名,其中店长林荣基返港后出面召开记者会陈述来龙去脉,包括中国大陆以和政治罪不相干的“违法经营书籍销售”罪名羁押他,并使其在电视上“被认罪”。

Clipboard14_232.jpg
目前被中国大陆通缉的林荣基已赶在修例前流亡台湾。(互联网)

中国大陆不良的人权记录和异议分子往往被罗织非政治性质的罪名,导致“反送中”的香港民众对中国大陆的司法体制缺乏信任。中国大陆长期传出打压异议分子,以“莫须有”罪名对付维权人士等负面讯息,更使香港民众陷入有一种罪叫作“中共认为你有罪”的恐惧之中。

舆论担心港府以“陈同佳在台杀人案”为借口,打开潘多拉的盒子,使中国大陆的“政治黑手”伸入香港,影响后者的司法独立和言论自由,使“一国两制”名存实亡。

除了香港民众,修例后任何在香港境内,无论是居留、旅游甚至过境的非香港人士都有可能在中国大陆的要求下被引渡至中国大陆。曾经发表对中国大陆不利言论或和当地政府有龃龉的异议人士前往香港有可能面临被引渡的风险。

台湾陆委会已强调,居港和游港的台湾民众在修例后恐有安全之虞,因此不会同意港府在修例后移交陈同佳,并呼吁港府倾听民意,也不排除对香港发出旅游警告。

香港大律师公会也曾提出扩大香港司法管辖权,以“港人审港”的方式让香港法院能够以“境外取证”的方式审理香港市民在没有签订引渡条款的国家或地区犯下的罪行,如此即可避免仓促修订《逃犯条例》导致香港司法独立性受损,唯港府反驳指该方式不可行。

_98970958_1234234.jpg
台湾维权运动人士李明哲(左)至今仍被囚禁在中国大陆。(中央社)

五、《逃犯条例》修订后移交逃犯将绕过立法会

《逃犯条例》修正后,审查移交逃犯的职权将从现行的立法会手中转移到香港特首和法庭手中

香港舆论担忧由小圈子投选,北京政府任命的特首会对中国大陆“有求必应”。

虽然港府声称疑犯在引渡前仍有香港法院这一最后救济途径,然而根据修订草案,法庭仅能审查要求引渡国家提出的表面证据和引渡要求是否符合《逃犯条例》程序。

《逃犯条例》修正后,香港法院不得审查被要求移交疑犯是否实质犯罪,也无法审查申请国家的人权和司法水平是否足以使当事人获得基本的人权保障。

file75su4mpse6b19r353d5_Large.jpg
香港民众不信任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会拒绝中国大陆的任何引渡需求。(法新社)

六、越来越多香港人参与“反送中”游行

今年3月31日和4月28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发起两次游行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并分别获得1万2000人(警方称最高峰有5,200人)和13万人(警方称最高峰有2万2800人)参与。

香港法律界也在6月6日发动“黑衣游行”,主办单位称有近3千人响应出席。

今年6月4日恰好是“六四天安门”事件三十周年,香港举行一年一度的烛光晚会,参与人数创下近年来的新高。

香港民间蓄积的不满最终在6月9日达到高峰,103万人(警方称最高峰有24万人)上街“反送中”,创下香港回归以来游行人数的新高。

merlin_156179673_cfc7b1a4-ef6c-44fd-8446-423c55e4c1b0-master1050.jpg
民阵称103万民众于6月9日响应“反送中”游行

港府在6月9日“反送中”游行后,坚持不撤回修例,“反送中”民众于是将抗争行动升级,在6月12日立法会二读修例草案当天发动包围立法会和政府总部所在的金钟地区。

立法会主席宣布12日不进行修例二读,但“反送中”民众要求修例草案全数撤回,并未因此退让和撤退。

香港警方在过程中使用催泪弹、布袋弹和橡胶弹驱逐民众,网络上流传的一些视频也显示警方对手无寸铁的抗议群众使用过度武力。

62579700_2241023912649883_8846405879726080000_n.jpg

香港警方将6月12日的“反送中”抗争活动定调为“暴动”,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当晚发表的一段强硬谈话,将“反送中”抗争集会解读为“公然、有组织地发动暴动”,也进一步激化抗争民众的情绪。

林郑月娥也在12日早上接受香港无线电视访问,晚上播出的片段中声称政府和民众的关系犹如母子,这段谈话也普遍被视为一场公关灾难,并引起网络舆论反击“没有母亲会用催泪弹和暴力对待自己的孩子”。

七、林郑月娥宣布“暂缓”无法平息怒火,抗议民众坠楼成憾事

发起前几次游行的民阵号召民众于6月16日再度上街“反送中”。

面对群众压力的林郑月娥在6月16日“反送中”大游行前夕的15日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直至港府完成沟通解说及聆听意见为止”,然而林郑月娥也强调暂缓修例不代表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

林郑月娥“暂缓”修例的宣布明显未能说服“反送中”民众打消上街游行的念头,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例的当天更发生了一名“反送中”民众疑似以死明志的憾事

一名身穿黄色雨衣的35岁梁姓男子在15日下午登上金钟太古广场大楼外墙鹰架,挂上写着“反送中No Extractition to China”标语的横幅,呼吁港府全面撤回修订《逃犯条例》。

经过长时间的僵持后,该男子在消防员抢救不及的情况下坠楼身亡,而警方也在时候搜获死者生前留下的遗书。香港网民在网上发起“一人一花”,呼吁民众在16日身穿黑衣,手执白花,悼念该名坠楼身亡的男子。

2019-06-15T115149Z_2079916575_RC197D120260_RTRMADP_3_HONGKONG-EXTRADITION.jpg
身穿黄色雨衣悬挂“反送中”横幅的香港梁姓男子疑似以死明志。(互联网)
photo.jpg
不少民众到坠楼事发地点献花悼念死者。(联合新闻网)

七、挤牙膏?林郑月娥从“暂缓”到“停止并道歉”修订,但仍不“撤回”

6月16日,香港“反送中”游行迎来比6月9日游行更多的民众参与。发起游行的民阵宣布有200万零1人(警方称最高峰有33万8000人)参与是次游行,其中多出的1人是为了悼念前一天坠楼的死者。

p07d8zw3.jpg
示威群众身穿黑衣诉求港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BBC)
64555681_2277652148988262_5220598706100764672_n.jpg
6月16日催出更多“反送中”民众。(Siu Bon Lui Instagram)

相对于先前的强硬态度,港府于16日晚间发出301字声明,称“市民游行是出于对香港的关心和热爱”。

有别于先前将游行定调为“暴动”,港府声明明显态度软化

“对于市民一直以平和、理性方式表达意见,行政长官(特首)清楚听到,并认同这正是香港作为一个文明、自由、开放、多元的社会,一直展现的互相尊重、和而不同的精神。”

与此同时,港府也宣布从先前的“暂缓”修例改为“停止”修例

“政府已停止立法会大会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工作,希望藉此可让社会尽快回复平静和避免任何人受到伤害。政府重申并无重申程序的时间表。”

港府声明也称特首对修例造成社会出现冲突表示歉意:

“行政长官承认由于政府工作上的不足,令香港社会出现很大的矛盾和纷争,令很多市民感到失望和痛心,行政长官为此向市民致歉,并承诺会以最有诚意、最谦卑的态度接受批评,加以改进,为广大市民服务。”

然而,这项声明仅限于“停止”修订《逃犯条例》,而非香港民众要求的“全面撤回”。

carrie-lam.jpg
林郑月娥宣布停止《逃犯条例》修订,并对香港民众道歉。(路透社)

 八、中国大陆是幕后黑手吗?

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接受BBC访问时表示,北京从未指示香港修改《逃犯条例》,此次修例是香港政府自发所为。

然而,中国大陆方面自港府推动修例以来倒是不遗余力地支持。中联办、港澳办和主管港澳事务的国务院副总理韩正都曾经高调地表达对港府修例的支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也在12日召开记者会,强调中国政府将坚定支持香港推进修订《逃犯条例》的工作,并指出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不容许其他国家“说三道四”。

香港《星岛日报》早前报道,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例前,曾与南下的韩正会面,经衡量各种因素后,决定推迟修法。

p8500521a51141279.jpg
主管港澳事务的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发言支持港府修例。(互联网)

九、美国会以何种方式介入?

BBC报道,根据美国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香港在主权移交回中国后将继续保持自由港和独立关税区的地位。然而,如果美国总统认定香港没有享有足够的自治,总统有权终止这项法案。

在这项政策下,香港仍被视为有别于中国大陆的经济体。美国允许香港采购敏感技术,且在中美贸易战中美国对中国实施惩罚性关税的大环境下能够独善其身。

美国国会两院共和、民主党议员于13日再度推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该法案将要求美国政府每年检视香港的自治程度,以决定是否维持香港的特殊地位,同时也将制裁侵犯香港人权的官员。

Trump salute.jpg
美国总统川普有权取消美国政策中香港有别于中国大陆的特殊地位。(互联网)

十、如果《逃犯条例》修订,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将受影响

向来与香港竞争亚洲金融中心地位的新加坡很有可能成为自认在政治上有风险的香港富豪避险的首选。

路透社报道,一名曾参与交易的顾问告诉该社,有一位认为自己在政治上处境堪忧的香港大亨已将超过1亿美元的资金从香港的花旗银行转移至新加坡的花旗银行账户:

“我们听说,其他人也在做这件事。”

Singapore_Finance_Professionals_Expat-862x451.jpg
新加坡将会是香港富豪的最佳避险地点。(互联网)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