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一国两制名存实亡 香港爆发大示威抗议“反送中”

更新:
2019年06月10日 23:04
忧一国两制名存实亡  百万港人上街“反送中”
香港上百万民众9日上街游行反修订《逃犯条例》。(路透社)

港府:仍按原订计划修法

香港政府打算修订《逃犯条例》,修法未来中国大陆可要求引渡香港境内的疑犯,引发香港社会对一国两制和香港司法独立性被侵蚀的忧心。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在6月9日发起“反送中”游行,并宣称获得103万人响应上街,创下香港1997年回归以来游行人数的新高,而香港警方则估计游行最高峰期有24万人参与。

综合《端媒体》和台湾中央社报道,“反送中”大游行获得数以百万计的香港民众身穿白衣响应。游行队伍从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出发,一路行进至4.4公里外香港立法会和政府总部所在的金钟。

游行原订于6月9日下午3点从维多利亚公园出发,然而由于参与人数众多,游行队伍在警方的要求下提前半小时出发。据报道,游行队伍的人数庞大,导致当队伍前列已抵达游行终点的香港立法会和政府总部时,大量游行队伍尾端的民众仍在维多利亚公园的草地和足球场等待出发。

crowd.jpg
(美国之音)
merlin_156179673_cfc7b1a4-ef6c-44fd-8446-423c55e4c1b0-master1050.jpg
(纽约时报)
a24d1a5e34aa4cfeb0f2a4166d3f7259.jpg
(端媒体)
c1057d0da3e54d76a0eea1394565131d.jpg
(端媒体)

占据6条马路车道的游行队伍从下午2点半走到晚上约10点20分左右才完全抵达终点。发起游行的民阵于晚上9点半宣布“反送中”游行总人数为103万,超越2003年“七一游行”的50万人。以下两部缩时摄影短片可让蚁粉一窥“反送中”游行的人潮熙攘与盛况空前:

警方于晚间7点估计共有15.3万人从游行出发点(维多利亚公园)离开,但在随后将游行最高峰期的参与人数上调为24万人。

游行结束后大批留守民众与警员发生冲突

“反送中”游行的主办单位民阵于晚间10点宣布游行结束,但大批参与游行的青年不愿离去,并聚集在立法会停车场、政府总部外等地。主张香港民主自决的政治团体“香港众志”宣告将留守至6月12日《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在立法局二读的当天,并呼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及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跟民众对话。

然而香港政府在晚上11点透过发言人表态将维持原订计划,如期于12日在立法会恢复《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二读。凌晨12点一过,配备盾牌和警棍的香港警方开始进行清场,强力将占领立法局停车场的民众驱离。

随后抗议民众和警方发生肢体冲突,警方使用胡椒喷雾和警棍驱赶抗议民众,抗议民众则开始向警方抛掷杂物,多名抗议民众和警员受伤挂彩。警方的清场行动在凌晨4点多结束,据报道近百名抗议群众被逮捕。

795cddde37be4130b353bd394d90ead2.jpg
(端媒体)
33494de1f9414a3d9bd84081cac6fa77.jpg
(端媒体)
f022ac70d0464ebbb8703668b18d3604.jpg
(端媒体)

港男在台湾杀害女友后潜逃回香港

去年2月,一名香港男子陈同佳涉嫌在台湾杀害其女友潘晓颖,事后陈同佳潜逃回香港。由于案发地点在台湾,香港和台湾并没有签订引渡协议,导致香港警方无法追诉陈同佳的谋杀罪行,台湾亦无法将陈同佳引渡到台湾受审。香港高等法院最终只能以4项洗黑钱相关罪名判处陈同佳入狱29个月。

20181203002905.jpg
港男陈同佳(左)涉嫌在台湾杀害其女友(右)后潜逃回香港。(中国时报)

香港保安局随后以无法将陈同佳移交台湾为由,向立法会建议修订相关法例。保安局在今年2月未正式咨询公众的情况下提出修订《逃犯条例》。修订建议包含两大部分:

  • 未来以“一次性的个案方式”处理中国大陆、台湾和澳门移交逃犯的要求。
  • 删去原本由立法会审议移交逃犯个案的权力,改由香港特首以发出“证明书”的方式启动移交程序,并由法庭审议。

香港社会担忧修订条例导致人权和司法独立受侵蚀

事实上,香港目前已经与20个司法管辖区(国家)签订长期的逃犯移交协议,该协议允许,相关司法管辖区可要求香港政府代为拘捕和移交潜逃至香港的疑犯。除此以外,相关法律也阐明除了上述签订逃犯移交协议的司法管辖区,香港也可与没有缔结逃犯移交协议的司法管辖区进行一次性移交,唯现行法律下,这些一次性移交的申请将交由立法会审议是否批准。上述条文也订明香港的移交逃犯法律不适用于中国大陆、澳门和台湾。

《逃犯条例》移交草案引起舆论的巨大争议和香港社会的强烈反弹,认为香港政府和中国北京当局会藉此将政治犯引渡至中国大陆受审。舆论担心,香港政府是以陈同佳在台杀人案为藉口,藉此打开香港和大陆之间的引渡大门,并因此侵蚀香港司法的独立性,使“一国两制”名存实亡。

bkn-20160314195753797-0314_00822_001_01b.jpg
修订《逃犯条例》引发香港社会对“一国两制”被破坏的忧心。(香港东方日报)

为此,民阵曾在今年3月31日和4月28日发动反《逃犯条例》游行,并分别获得1万2000人(警方估计5千2000人)和13万人(警方估计2万2800人)响应。昨日(9日)的“反送中”游行则创下游行人数新高。

《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在香港立法会闯关的过程也是火药味十足,5月11日支持修订《逃犯条例》的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泛民主派议员在立法会会议上大打出手,场面混乱。

由于亲北京的建制派政党在立法会占据过半席次,因此一般预料《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将会顺利通过。

20190511173147840498.jpg
香港立法会议员为修订《逃犯条例》大打出手。(上报)

香港保安局强调,只有针对疑犯的指控在香港和另一司法管辖区都构成罪行才适用《逃犯条例》,且覆盖范围只限于谋杀、毒品和性罪行等46项严重罪行,任何具政治性质的罪行(即政治犯)都无法引用《逃犯条例》。无论如何,保安局的上述保证无法获得香港社会的普遍信任。

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舆论的主要忧虑是对中国大陆司法制度缺乏信心,以及条例修订后在香港的任何人士都有可能被引渡到司法保障较差的国家。反对声浪担忧,随着《逃犯条例》修订,原本保障香港司法独立性,原《逃犯条例》中排除人权和法律制度有争议国家的防火墙将被击破。

BBC报道,香港泛民主派议员涂谨申认为香港和中国大陆一直未能达成长期逃犯移交协议是因为香港和中国大陆的“价值、人权标准不同,所以签不了”。他同时也建议香港政府可以先和台湾政府就上文陈同佳谋杀女友的案件签订一次性的协议,之后再寻求商讨长期政策即可。

铜锣湾书店前店长:中共可罗织罪名引渡政治犯

对此,曾在2015年被大陆警察逮捕软禁的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表示,虽然修例建议不适用于政治罪行,但中国大陆当局仍可以罗织其他罪名向港府提出引渡政治犯的要求。

林荣基指出,当年他在中国大陆被控违法经营书籍售卖罪,而另一名香港书商桂民海和中国大陆异见人士艾未未则分别被提控醉驾和避税罪名。

铜锣湾书店曾出版被中国共产党视为禁忌的政治禁书,2015年10月至12月间该店共有包括林荣基在内的5名相关人士离奇失踪。

林荣基在重获自由后于2016年在香港召开记者会交代自己“被失踪”的过程,其中包括被当局软禁在宁波、被迫签字同意不清律师、不联络家人和被安排按剧本拍摄认罪短片等。

160616133947_freed_hk_bookseller_lam_wing-kee_on_16_june_2016_ap_640x360_ap_nocredit.jpg
林荣基声称在中国大陆期间被软禁和“被认罪”。(互联网)

据报道,由于担忧《逃犯条例》修订后自己将成为“刑事包装政治”案件的代罪羔羊,林荣基已在4月离开香港,目前在台湾流亡。

香港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杨岳桥也指出,尽管香港法庭会考虑引渡申请是否具有政治动机、是否涉及宗教、是否判处死刑等因素,但他认为“没有一个国家会揭开肚皮跟对方说自己是因为政治原因”而检控疑犯。

各界皆有反对声音

另一方面,普遍保守的香港商界也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表达忧虑,其中甚至包括多个被视为“亲北京”的商会,香港政府随后回应商界要求,将部分与商业相关的9项罪行剔除,以缩减引渡相关条例的适用范围。然而,港府这个举动也被批评为倾向商界。

香港法律界在6月6日展开“黑衣游行”,主办方称有近3千名身穿黑衣的法律界人士参与该游行。香港大律师公会和立场偏保守的香港律师会针对《逃犯条例》修订表达深切关注。其中,香港大律师公会表示条例修订缺乏充足的保障措施以让个人在中国大陆获得公平审讯。

maxresdefault.jpg
香港法律界人士走上街头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互联网)

据报道,香港记者协会和4个新闻相关组织也担忧《逃犯条例》修订将影响记者和中国消息来源的安全,并因此造成寒蝉效应,削弱香港的新闻自由。

台湾严厉措辞提醒港府倾听民意

尽管是《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关系方,台湾陆委会仍在昨日(9日)“反送中”游行后发布声明反对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并声援参与游行抗议港府修法的香港民众,呼吁港府应该倾听民意撤回修法草案。同时,陆委会也强调台湾政府不会“接受任何以消灭国家主权为目的”的行为和“以修法为前提的个案移交”:

“港府先更以港女命案嫌犯将在10月获释,蛮横强推修法,假伸张公义之名,行威胁人权之实,我方认为港府应撤回修法草案,勿一错再错……”

“香港移交中国大陆后,中共不断侵蚀香港自由、人权和法治,此次港府强行修法,更无疑将为“一国两制”敲响丧钟。”

除此以外,台湾朝野主要政治人物也纷纷对“反送中”游行发声,包括总统蔡英文、行政院长苏贞昌、国民党总统初选参选人郭台铭和朱立伦纷纷表达对香港“一国两制”前景的担忧。

蔡英文在其面簿强调“台湾撑香港,我们守台湾”,而许多支持“反送中”的香港网民也纷纷到其贴文下留言“大吐苦水”:

“全世界关注自由、民主与人权的人,也都非常关注这个大游行,也都很支持香港人的主张。台湾也不例外,我们同样支持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与人权。”

“自由就像空气一样,只会在窒息时,才会察觉它的存在。”

苏贞昌则借机提醒台湾人必须警戒:

“不能为了一时小利、或好听的话,步上香港的后尘。”

《联合报》报道,郭台铭昨日(9日)谈及“反送中”游行时,也表示自己认为“一国两制是失败的。”

朱立伦则表示,游行人数反映香港人对中国大陆司法制度的存疑:

“今日香港,永远不会成为明日台湾;因为我们从没有将“一国两制”当作选项。”

值得注意的是,在昨日(9日)被媒体问及对“反送中”游行看法时推说“我不知道,我不晓得”的韩国瑜在言论也质疑后,今天发表6点声明强调自己捍卫台湾民主制度和生活方式的决心。

港特首:继续修法不下台

《星洲日报》报道,针对百万港人“反送中”,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今天(10日)早上11点召开记者会。林郑月娥强调不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并表示“反送中”游行人数众多却和平有序充分证明了香港是一个文明社会,且香港人在基本法保障下拥有言论和集会自由,而媒体亦享有新闻自由。

林郑月娥也指出港府会在四个方面加强回应香港社会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忧虑,包括:

  • 在草案审议期间或通过后加强对外界的说明工作。
  • 保安局将在《逃犯条例》修订案二读时以政策声明的形式,确保保障人权措施有法律约束力。
  • 接受政党提出定期汇报《逃犯条例》执行状况。
  • 尽快与更多司法管辖区签订长期逃犯移交协议。

据香港电台网站报道,林郑月娥在被问到会否下台时回应说,过去近两年作为香港的特首,她为香港各方面的福祉工作,强调会继续尽她的最大能力去做,尤其香港经济面对外围的不稳定,目前需要稳定的团队。

对于港府执意按原订计划于12日恢复《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二读,不少商家和团体开始在网络联署串连,准备在12日当天罢工、罢课。

有上街“反送中”的民众,自然也有反“反送中”的群体。《明报》报道,支持港府修订《逃犯条例》的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截至9日中午12点为止,共获得逾70万香港市民以“实名”方式参与网上连署,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

另一方面,《明报》6日公布委托香港中文大学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就《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所作的民调结果。民调显示,共有47.2%受访者反对修订《逃犯条例》,23.8%受访者表示支持修订《逃犯条例》,其余受访者则没有明确表态支持或反对。

33945bd031cd980f65bc392b34dfab53722de6e0.jpg
林郑月娥表示会与民众持续沟通。(法新社)

2003年“七一游行”曾迫使港府收回成命

2003年,香港政府曾提出就基本法第23条进行立法,以制定法律落实叛国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相关条文,此举令许多香港人担心香港在一国两制下原本享有的人权、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将受到影响。

发起本次“反送中”游行的民阵于是在当年7月1日发起“七一游行”,该游行获得超过50万香港市民上街支持。该场游行最终成功迫使时任特首董建华宣布暂停立法,时任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也为此辞官,董建华随后也在两年后以“脚痛”为由黯然请辞下台。

0207e2.jpg
2003年的“七一游行”获50万香港人响应上街。(互联网)
b4e9849a5492c127173edb590aa96553_w.jpg
时任特首董建华在“七一游行”的压力下宣布暂停基本法第23条立法。(互联网)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