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马国“钉子船”没辙?国防部长黄永宏:完全有能力驱逐

更新:
2019年02月19日 17:42
我国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今天在国会答复议员询问时说,我国海上安全部队有能力迫使入侵船只离开,但为了不影响新马谈判所需的条件,我国政府指示安全人员在现阶段保持克制。
我国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今天在国会答复议员询问时说,我国海上安全部队有能力迫使入侵船只离开,但为了不影响新马谈判所需的条件,我国政府指示安全人员在现阶段保持克制。(海峡时报)

哥我不是病猫。

面对非法入侵并滞留我国海域的马国“钉子船”,我们真的奈何不了它们吗?这相信是很多新加坡人心中的疑问。

不是的。不是我们不要驱赶,而是不想影响新马谈判。

st_A Malaysian government vessel, the Polaris (left), near a Singapore Police Coast Guard vessel (right) in the waters off the Tuas View Extension.jpg
一艘马来西亚政府(左)与一艘新加坡警察海岸卫队船只出现在我国大士海域一带。(海峡时报)

外交部长维文昨天警告,所有行动都要面对后果,需要反击的时候会反击。如果说外交更多是“务虚”,那国防毫无疑问偏重“务实”,反击对手就要靠国防“硬实力”的展现。

黄永宏:马国船只的存在不会加强马国的法律声索

今天就轮到掌管国防部的黄永宏部长清楚表明立场。黄部长在国会上回答议员的询问时说,我国海上安全部队有能力驱逐入侵船只,但为了避免冲突升级及影响两国商谈而保持克制。

黄永宏说:

“我国安全机构以最专业的精神执行任务。它们完全有能力迫使入侵我国领海的马国政府船只离开该海域,但为了不损害两国目前为和平解决争端而展开建设性讨论的氛围,政府指示安全部门在现阶段保持克制,避免紧张局势升级。”

黄永宏表示,马国政府船只去年12月3日开始入侵我国海域以来,我国安全人员已多次要求对方撤出我国领海。他说:

“我们将继续这么做,因为马国船只的存在并不会加强马国的法律声索,而且还可能酿成意外或令人遗憾的事件。”

据早报网报道,国防部今天还公开警察海岸卫队和海军部队执法船只昼夜在我国大士领海巡逻、持续监察马国政府船只行踪,以及向马国船只发出口头警告的视频画面。

柔佛州务大臣登船行为具挑衅性

马国政府去年10月25日单方面宣布扩大新山港界,之后派遣政府船只入侵我国领海。上周三(9日),就在新马外长友好会面后,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竟然大摇大摆登上滞留我国海域的马国船只,同时还大阵仗地引来五艘船只非法入侵我国水域。

20190110 Osman Sapian FB 1 (1).jpg
柔州大臣奥斯曼沙比安(左)上周三(1月9日)高调登上侵入新加坡领海的马国浮标船,还在面簿上载多张巡视照片。(奥斯曼沙比安面簿)

黄永宏批评奥斯曼沙比安的做法具“挑衅性”,不仅会导致局势升温且带来风险。黄部长说,

“我国安全机构监测到奥斯曼沙比安一行人的行踪,那时入侵我国海域的马国船只从两艘激增到五搜,我们的警察海岸卫队和海军迅速反应,因此在那一片水域的船只总数一下增加一倍以上。”

 

我国政府一再表明,冷静理性的态度并不代表被动或妥协,但有些网络舆论开始坐不住了,认为马国政府已经欺到头上来,政府应该有所反击才是。

舆论开始坐不住,《海峡时报》读者呼吁政府以牙还牙反制马国

《海峡时报》交流版今天就刊登一篇读者的投稿,呼吁我国政府以牙还牙反制马国。

读者Cheng Shoong Tat说:

“我们的政治领导人可能误读了马国首相马哈迪。这个人把克制行为当作是可耻的懦弱,可以随意践踏。他只理解及看中力量的展示。唯一可以把他拉回现实的方法是,以同等方式回应他的挑衅行为,但同时确保我们自己不主动挑衅。”

20190115 Screenshot ST .png

读者建议我国政府还以颜色:

1、我国马上单方面扩大大士港界,新山港界单方面扩大多少,我们就扩大多少。

2、马国政府派多少艘船进驻我国海域,我们也就派同等数量的船只进驻马国海域。对方增减多少,我们就跟。

3、我们的执法机构要严阵以待,马国当局对我们的船只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我们也对马国船只采取同样的行动。

读者说:“一个好方法是,我国一位部长可以登船视察我们的安全部队执行任务的情况,并坚称自己就处于新加坡海域。” (跟柔佛州务大臣学习越界“吹海风”。)

mahathir EPA.jpg
93岁的马国首相马哈迪去年5月回锅再执政。(欧新社)

万一那位马国回锅首相进一步挑衅,如禁止所有食品出口到新加坡,该如何是好?

这位读者说,遇到这种情况时,如果我们的政府没有一个食品安全紧急应对计划,那就让国人失望了。水,怎么办?已故建国领袖已经给出答案了。(我们有了新生水。)

这位读者还说:

“如果新加坡同胞觉得我鲁莽、不负责任或天真,我倒想问问各位这个问题:在最紧要的关头,我们能百分之百确认自己不会是先眨眼(输)的那方吗?”

他略为激动地说:“只要我们对答案有丝毫的疑惑,我们就不能成为一个真正主权独立的国家,无法在邻国面前挺直腰杆。我们和我们的后代将永远卑躬屈膝,即便这种微妙的屈从状态不常强加于我们。”

这种愤怒情绪在网络上已经涌现一阵子了,眼看马国欺人太甚,而政府又没有大动作,有的网民开始显得焦虑。但同样也有另一种声音苦口婆心地指出,面对邻居的挑衅,我们应该保持克制、冷静。

有位网民就提醒大家,“除非我们同意全面动员并开战,否则不要太情绪化。不过,如果对方领导人表现糟糕,我们需要以同样的方式回应吗……不开打不是因为胆怯,小心谨慎是智慧的展现。在外交上挺进需要武装力量的支撑,但反过来就不对了。”

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这两天轮流上阵表达我国立场,强调新加坡一直希望与马国建立更紧密的双边关系,但冷静不代表妥协,侵犯我国利益举动“都有后果”。

大白话就是: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但哥我不是病猫。北方邻居出于各种因素玩“新加坡牌”玩得不亦乐乎,但也该适可而止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