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以为放弃新加坡公民权就无须服兵役 国防部不批准你依然是逃兵

更新:
2018年08月23日 22:52
Kevin Kwan
一夜间成为新加坡家喻户晓的通缉犯的,就是这名《疯狂富豪》(Crazy Rich Asians)的作者关凯文(Kevin Kwan)。(CNN视频截图)

这是一条不归路。

在新加坡出生长大,11岁与父母移居美国后放弃新加坡国籍成为美国公民,今年都44岁了,却突然被爆出,新加坡国防部正以“逃兵”罪名在通缉他。

难道是应验了“人怕出名猪怕肥”这句老话?

著作被拍成同名电影红遍全球的当儿,却在一夜间成为新加坡家喻户晓的通缉犯的,就是《疯狂富豪》(Crazy Rich Asians)的作者关凯文(Kevin Kwan)。

Kevin Kwan and actors of Crazy Rich Asians
44岁的关凯文(右一)与《疯》电影里的男女主角本月15日在洛杉矶举行的电影首映礼上合照。(路透社)

《疯》本月15日在美国上映后摘下票房冠军,五天内就进账超过3400万美元(约4648万新元),21日在新加坡举行了首映礼。

想知道更多关于《疯》这部拉队到新加坡拍摄的好莱坞爱情电影的情节,以及关凯文小时候在新加坡度过了怎样的奢华童年生活,才会写出《疯狂富豪》这本书,可以阅读红蚂蚁早前的文章:从明天起,全世界将能窥探新加坡超级富豪的生活。

关凯文没有现身新加坡首映礼

关凯文被国防部通缉的新闻是由《海峡时报》最先报道的,该报记者注意到《疯》21日在新加坡首映时,电影里的大咖都出席了隆重奢华的首映礼,唯独不见作者兼监制关凯文,于是向有关当局查询,一问之下才发现国防部正在通缉关凯文,对方自然不会乖乖入境新加坡束手就擒。

令人不解的是,如果新加坡的法定服役年龄为18岁,为何四分一世纪都过去了,国防部现在才发出通缉令缉拿关凯文?国防部昨天答复媒体时,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关凯文1990年没有按要求登记入伍,即便在国防部将通知和信件寄往他的海外住址后,他也没有这么做。”

国防部还说,关凯文1994年申请在不服役的情况下放弃新加坡公民权,但不获批准,他提出上诉但同样遭驳回。过后,关凯文在没有在持有效出国准证的情况下在海外居留,触犯了新加坡国民服役征召法令,因此国防部决定以逃兵为由通缉他。

想放弃新加坡国籍 先服完兵役再说

看来我们都想错了,并非国防部 bo zo gang(偷懒),而是已经通缉了关凯文26年了!只不过关凯文选择不去正视服役问题,将问题一搁再搁,才走上这条“不归路”。

在新加坡国民服役征召法令下,即使在18岁前选择放弃新加坡国籍,仍然必须服完兵役,这是两码事。除非得到国防部的批准,否则一旦被判罪成,将面临高达1万元罚款,或三年监禁,或两者兼施。

从这件事我们基本上可以总结出两点:

  1. 在新加坡土生土长的男生,一出世就是与国防部捆绑在一起的命运共同体,服兵役就是一座无法逾越的“五指山”,不是一句“我选择放弃新加坡公民权”,就能轻易得到解脱的。
  2. 事情一旦没处理好,就会像关凯文那样,在最毫无防备时或功成名就时突然打你个措手不及。

挺关凯文的网民居多

有不少网民力挺关凯文。这位网民还用自己同学作为例子,说明逃兵的生活质量可能比你我都好。

“我以前有名同学也在服役年龄前随父母移民去美国。是的,他没有履行国民服役,现在就连坐飞机也不能在樟宜机场转机,除非他想被抓咯。但是他告诉我,他过得超开心的。他跟我说回新加坡干什么,他的家人全部都在美国了。所以嘛,人各有志……毕竟世界那么大。”

也有网民说:“随他去吧……他现在就是一名美国公民,只不过依然还记得他童年时在新加坡生活过的那11年,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在有意无意间为之前的国家做了一些好事而已……我们手头上还有比这个更迫切的事情要处理。”

当然也有网民立即联想到上个月申请延迟国民服役去英超富勒姆队踢球,却被国防部以三大原因回拒申请的17岁班戴维斯(Ben Davis)的缓役申请事件。不少网民鼓励戴维斯不要有后顾之忧,勇敢去追求梦想,像关凯文那样在全球闯出名气,即便代价是今后再也无法踏上新加坡这块土地,也在所不惜。

是真的再也不能回到新加坡了吗?

关凯文去年的一篇专访引爆谜团

去年5月17日,《海峡时报》刊登的一篇专访关凯文的报道中出现了这么一段文字:

他(关凯文)不常回到新加坡,当他回来时,就会四处寻找一碗美味的云吞面,因为这在纽约根本找不着。

他最喜爱的小贩中心是纽顿小贩中心。关凯文说:“那里可能会亵渎了真正的美食家的味蕾,但对我而言,却是最靠近我们家的小贩中心,也是承载着我最多美好回忆的小贩中心。”

Newton Food Centre.jpg
纽顿熟食中心(Newton Food Centre)关闭翻新3个月后与2016年4月重开,摊贩陆续开业,人潮也回流。(新明日报)

该报道还说,关凯文并未透露他最后一次是在什么时候回到新加坡。

Kevin Kwan - does not often return to SG.png
文章截图。(海峡时报)

问题来了,关凯文所说的那些回到新加坡吃云吞面的回忆,究竟是发生在他放弃新加坡国籍之前还是之后。如果是之前,那问题不大。如果是之后,为何他入境新加坡时没有被抓?难道有关当局有双重标准?

有网民抓住了这点留言说:“尚穆根部长最好解释一下,关凯文究竟是如何在国防部声称已发出通缉令缉拿他逃兵的这段期间,仍可以随意进出新加坡。”

确实需要解释。

红蚂蚁能想到三种可能情况:

  1. 关凯文说了谎,这些年他根本没有回过新加坡吃云吞面。
  2. 《海峡》的写法给人造成错觉,误以为关凯文在成为美国公民后依然不定时回访新加坡。
  3. 关凯文真的逃过法网,明目张胆回到新加坡吃美味云吞面。

可别以为什么东西都会与“阴谋论”沾上边,等媒体朋友成功联系上关凯文,这个谜团或许就会水落石出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