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天起,全世界将能窥探新加坡超级富豪的生活

更新:
2018年08月15日 21:58
1931 Marriage at Buitenzorg
1931年,新加坡上流社会流行的婚纱照。(华纳兄弟)

新加坡富三代亲自爆料。

今年暑假最热的好莱坞大片,就是明天(15日)即将在美国上映的《疯狂富豪》(Crazy Rich Asians)。

究竟有多热呢?《疯》在美国影评网站《烂番茄》Rotten Tomatoes上仅凭预告片就拿下100%可看热度。

crazy rich asians - rotten tomatoes 100%.png
有92%以上的人表示想看这部电影。(烂番茄网)

上周在洛杉矶举行的电影推介会上,群星聚集拍照的那片站立看板上的新加坡英文名和旅游局的口号,竟“热”得脱落了两个字母,变成SINCAPORE和Poss ble,沦成笑柄,《疯》的片商华纳兄弟为此向新加坡旅游局致歉。

Sincapore.JPG
站立看板上的新加坡英文名和旅游局的口号脱落了两个字母,变成SINCAPORE和Poss ble。(crazyrichasians Instagram)

新加坡旅游局与好莱坞如何沾上边?

这部由华纳兄弟投资3000万美元(约4100万新元)拍摄的电影与新加坡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某种意义上象征了新加坡首次“进军”好莱坞。

一、《疯》的电影剧本是改编自44岁的美籍新加坡作家关凯文(Kevin Kwan,音译)的同名畅销书;二、内容讲述的是不为人知的新加坡超级富豪的奢华生活;三、电影男主角和不少主要配角都是新加坡演员;四、电影拉队到新加坡取景拍摄时,我国政府特地配合关闭了好几条街道;五、参与幕前幕后的拍摄及后期制作的新加坡人,加起来有300多人。

joy luck club and crazy rich asians.jpg
左起:《喜福会》与《疯狂富豪》都是美国书店榜上的畅销书。(互联网)

这也是好莱坞25年来,继《喜福会》(Joy Luck Club)后再次将华人作家的作品藉由全亚洲演员班子搬上大银幕。在这部好莱坞大片里,史无前例的没有白人的主角与配角,也打破了欧美电影观众对亚洲人的先入为主观念。

并非所有移民美国的亚洲家庭都很穷苦,也不是所有亚洲人都在洗衣店或华人餐馆工作。这种先入为主的错误认知让12岁举家从新加坡搬迁至美国休斯敦的关凯文感到十分困惑。凯文就是《疯》的作者。

Kevin Kwan on stairs.jpg
《疯狂富豪》作者关凯文 Kevin Kwan。(海峡时报)

“当时在了解到美国人心中既定的亚洲人形象——即我们一定很穷,我们的父母一定在洗衣店里工作时,真的感到很困惑。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原来这样想。我一直在特权阶级的环境里长大。我代表了一批非常不一样的亚洲人。”

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童年

关凯文的曾外公胡善甫当年是新加坡历史最悠久的银行——华侨银行的创办人之一。凯文的祖父Arthur Pah Chien Kwan则是新加坡第一位在西方受训后回国服务的眼科医生,他后来还凭人道工作的出色贡献,被英女王二世封为爵士。

凯文的姑婆关馥馨(Margaret Kwan)也名声在外,她的儿子是新加坡前财政部长胡赐道,丈夫胡载坤医生则是南洋富商胡文虎(虎豹集团创办人)的叔父,他们一家就住在位于乌节路的胡家大宅——期颐园(Buitenzorg)内。那里曾经是柔佛苏丹的官邸,也是新加坡最豪华的房子之一。

Margaret Kwan and Husband.jpg
凯文的姑婆关馥馨(Margaret Kwan)与丈夫胡载坤医生摄于期颐园(Buitenzorg)。(关凯文提供)

“在新加坡,我们从小就在一个周遭都是佣人的屋子里长大。搬到休斯敦过上中产阶级生活后,我们就不再享有特权。”关凯文接受美国杂志NextShark访问时,提到了自己的成长环境。

在新加坡,凯文从小出入都有豪华房车代步,出国时乘坐的都是私人专机,购物时看着家人和朋友试穿一件9000多美元(约1万2360新元)的新衣,是他的日常。搬去美国后,这些“特权”突然消失,他发现,自己竟然必须动手做家务。

“搬到美国郊区对我而言是一个巨大文化差异,一夜间什么都得亲力亲为,要学会照顾自己。我想这也是我父亲为何要搬去美国的原因。他希望我们能够变得更自立。”

凯文还说:

“我从来都不需要想家务这个概念。我的任务只是上学。在新加坡没有人会叫我去收拾房间或为草坪除草。我由事事都有人操办,变成必须听候父母吩咐去除草或为家里吸尘。(在新加坡)我根本无须过上这样的生活。童年时,我真的彻底被惯坏了。”

凯文日前接受美国杂志Town and Country专访时,也首次公开他祖父母辈的珍贵黑白照片,镜头下可以看到一个新加坡上流社会的低调奢华。

凯文的姑婆关馥馨上世纪30年代也是他的祖父母的媒人。她将住在隔壁的26岁富家小姐Egan胡介绍给刚从英国留学回国的弟弟Arthur,搓合了一段姻缘。他俩的婚礼1931年就在期颐园内举行。

The wedding.jpg
关凯文的祖父祖母婚礼当天在期颐园门前合照。结婚当天是两人第二次见面。(关凯文提供)
dressing room.jpg
关馥馨睡房的化妆间。(关凯文提供)
living room.jpg
关馥馨在期颐园的客厅内看书,客厅采用Art Deco 艺术装饰风格。(关凯文提供)

凯文还透露,当年新加坡上流社会的超级富豪们,在家都不说华语,他们接受的是英文教育,生活习惯也和当年的英国人一样,下午5点钟一定要喝下午茶。晚饭后,他的爷爷一定会坐在门廊上抽烟斗。

“从小,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华人。我就是新加坡人,然而我的身份却被包裹在我日常所经历的文化里。举个例子,我根本不会说一句华语,我的父母也不会。我从小到大讲的就是字正腔圆的英式英语。我的阿姨姑姑们的口音也像是刚从英国电影里走出来的。那个世界现在已经消失。”

出书“爆料”新加坡超级富豪的生活内幕

凯文也告诉《联合早报》,犹记得小时候曾到母亲朋友家出席派对,竟看到女主人家中养了黑猩猩,令他喜出望外。“我的母亲拉我去参加一个下午茶,我明明不想去,可是到那里后看到后院有只黑猩猩。我抱了那只黑猩猩,它当时还穿着尿片!”

2010年,父亲生病时,凯文与父亲聊起了童年往事,这些回忆启发了凯文在2013年写成《疯》这本笔调幽默的畅销书,连续50周停留在榜上。2015年,他出版了三部曲之二《中国富豪女友》(China Rich Girlfriend),并在去年出版之三《有钱人的烦恼》(Rich People Problems)。

“当时没有人在写2009年在亚洲发生的事情。亚洲正在急速成长,亚洲人正在享受一种创富的复兴时期,而且将这些财富带往欧美。我的任务就是将这个(富豪)世界真实地展现在大家面前。”

在亚洲,一个新贵富豪人数不断激增,不容忽视的国家就是中国。中国不但以比美国更快的速度在产生富豪,目前的亿万富豪人数也赶超了美国。

凯文指出,这种趋势是必然的,毕竟中国有15亿人口。随着中国变得现代化,成为世界各种物品的批量产地,中国的许多企业与个人自然也会从中获益。

“早期是布料,现在全世界的奢侈品都在中国制造。举个例子,欧洲有多达90%的奢侈品牌的货品都在中国制造后运回意大利和法国加工组装,大家都没有意识到原材料都是中国制造的。中国企业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各种机会,缔造的财富也延续至第二代和第三代。”

《疯狂富豪》的剧本被好莱坞看中后,拍成了一部爱情喜剧,剧情与原文贴得很近,讲述充满理想的新加坡富三代继承者Nick Young(由本地欧亚裔男星Henry Golding亨利高汀饰演)只身到美国执教,结识了身为经济教授的女友Rachel Chu(由美籍华裔女星吴恬敏饰演)。

Henry Golding, Constance Wu and Kevin Kwan
《疯》的男女主角Henry Golding和吴恬敏与作者关凯文(右)合照。(路透社)

Nick带Rachel回返新加坡度假与妈妈(杨紫琼饰演)会面时,Rachel彻底大开眼界,见识了男友家族的奢豪生活实况,以及富豪们的种种“烦恼”。

Meeting the mum.jpg
杨紫琼(左一)在片中饰演男主角的母亲。(华纳兄弟)

这些“烦恼”包括住在王宫般的豪宅,出行时由私人飞机和游艇代步,购物时花钱如流水,一出手就买下价值35万8000元的三卡拉钻石戒指、2万8000元的名牌手链和78万4000元的钻石耳环。看到这里,红蚂蚁想起了邻国某前总理夫人似乎也有同样的“烦恼”,她的购物清单比这个还惊人。

蚁粉们从2分24秒的预告片中是否看出在新加坡拍摄的场景有哪些?除了滨海湾花园,以及著名的滨海金沙酒店的无边界游泳池之外,还有樟宜机场、赞美广场、莱佛士酒店、纽顿小贩中心、牛车水武吉巴梳等地。

导演也面对身份认同的矛盾

为《疯》执导的是好莱坞知名华裔导演朱浩伟(Jon M. Chu)。朱浩伟的父亲是中国大陆人,母亲是台湾人,他则是在美国出世的第一代美国华裔,对《疯》里头所刻画的不同文化冲击颇有感触。

Jon and Kevin.jpg
导演朱浩伟(左)与关凯文都有身份认同的矛盾。(互联网)

“我在一个华人餐馆长大。我的双亲在19岁20岁时从中国前往美国。我是一名彻彻底底的美国小孩,但我总觉得我必须在两种身份之间二选一。”

他说,9岁那年在台湾与祖父的一次谈话尤其让他印象深刻:“美国讲求做自己,追求个人的快乐优先,但在东方就比较不一样。”到了台湾,大家都把他当美国人,但在美国,美国人又不把他当纯美国人看待,他从小就在这样充满矛盾的文化中长大,因此对凯文所刻画的那个世界的身份认同冲突很能感同身受。

朱浩伟说:“虽然这部电影叫《疯狂富豪》,但我们的目的不是要拍摄一个关于富豪的电影,而是关于Rachel Chu,一个根本不富有的女孩的故事。她被丢进了几乎是一个爱丽丝游乐园的世界里,她不属于那个世界,却因为经历了那个世界而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这才是重点所在。”

为何选择来新加坡拍片?

Gardens by the bay.jpg
片中这场宴会的场景就是滨海湾花园。(华纳兄弟)

朱浩伟说:“我非常喜爱新加坡,因为它很少出现在电影镜头里,尤其是好莱坞电影里,所以我们选择来这里取景。在这里拍片纵然很困难,得面对各种各样的条例,但无论我们将镜头转向哪个方向,画面都很光彩夺目。这里就像是未来城市。”

找到如此称职的“代言导演”,又能将新加坡光彩夺目、超级富豪的一面美美的展现给全世界观众,旅游局的这笔宣传费用,看来很快就能收回成本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